DrunkenDonkey

🇺🇦 酒神拿著一串葡萄說,要有一顆歡樂的心!喝!🍺🍺🍺 🇺🇦

班農等人到底有多危險

發布於
修訂於

標題黨。


說是 Steve Bannon 「等人」,是因為 Bannon 是最知名的一個,而且他的國師形象很突出,在將前大總統 Trump 拱上寶座一戰裏出力甚多,是右翼民粹的經典成功案例。但和 Bannon 和光同塵的人有一大票人,他們的想法和世界觀都是類似的。

而這票人到底有多危險?國會事件後還有過半數的 Trump 選民認為選舉舞弊。

搬運 - 國會事件後的 Frank Luntz 小問卷
Washington Post - Which Republicans are most likely to think the election was stolen? Those who dislike Democrats and don’t mind white nationalists.

信任破壞容易建立難,這是「保守主義者」做的事?


國會事件後,有人批評 Twitter 等科技數字霸權聯手封 Trump 號,是在往左翼威權與共產政權靠攏。在歐洲,有的國家如德國立了法管制網絡平台上的仇恨與煽動言論,而美國則一直沒有類似的立法,歐洲的做法是把這方面的管制歸政府和司法管,但美國因為一直立法不到,面對像國會事件的東西,只能讓科技公司自己管自己,而科技公司有沒有濫權則是不透明的。

而 Steve Bannon 那一票人的做法是甚麼呢?那一票人的做法,其實是想把科技數字霸權的人都抓起來,然後政府接管。

?!!

他們是認真的。

VICE - We Talk to Steve Bannon About the 2020 Election's Potential For Chaos

這是一個 11 月 3 日,開票日前夕由 VICE 攝製的採訪,那時候還是 Hunter Biden 硬盤門,Twitter 則把右翼媒體 New York Post 的號給鎖了。

而採訪人,問 Steve Bannon 對 Twitter 鎖號的看法,Steve Bannon 說他希望「把 Twitter 和科技大公司的高層都抓起來,由政府接管這些公司」

36 分 30 秒。

這基本上和 Steve Bannon 的理念是一脈相承,不要以為他是在開玩笑,這票人就是認真的。

最搞笑的是

  • Cambridge Analytica 丑聞裏面,Steve Bannon 和大金主 Robert Mercer 都是首先利用社交媒體的私隱數據來搞大數據精準競選工程
  • 然後搞 Breitbart,搞水軍搞 disinformation 搞資訊戰的,又是 Steve Bannon 這票人
  • 動搖專業媒體信任的,也是這票人一直以來的議程,在德國歷史上還有一個名詞叫 Lügenpresse
  • 到最後在社交媒體得益最大的人,說他們要把社交媒體的高層都抓起來,由「政府」接管。

這群人與法西斯在歷史上做過的事真是親生兄弟般的類似。

然後現在一堆 Trump 支持者,說要悍衛他們大總統的「言論自由」。啊哈,等下給 Steve Bannon 那票人掌權接管了美國,看下他們治下的「言論自由」到底會有幾「自由」,絕對會令人拍手掌。

Trump 支持者還不理解為甚麼有些反川的 RINO 瘋魔一樣的對 Trump 仇恨比對左翼仇恨還強,因為他們不想他們待過的黨,變成新羅馬的新納粹黨。

Steve Bannon 這票人還不止在美國活動,他們還在世界各地活動,要搞全球各地的右翼民粹革命。這群民粹革命家最近還拉上了法輪大法的李洪志和頗有錢的郭文貴,而法輪大法的李洪志手上也有「世界性的宣傳機器」,若果再算上 alt-right 和 QAnon 對基督教的滲透,可以講是這票人實力強大。


華盛頓郵報有一篇評論,由剛退休的共和黨眾議員 Will Hurd 所寫。

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

Washington Post - Will Hurd: If the GOP wants a future, it must look in the mirror
Those of us who were old enough on 9/11 will always remember the image of the second plane slamming into the World Trade Center, just like all of us will remember the image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at the Capitol attempting an insurrection on Jan. 6. Both were acts of terrorism conducted by fanatics. If Islamist terrorism was the existential challenge of the early 2000s, then the environment of disinformation, misinformation and lies fueling domestic terrorism is the challenge of our current generation. This “infodemic" is getting worse, and it is radicalizing elements of our societ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搬運 - 國會事件後的 Frank Luntz 小問卷

將繼續存在的川普崇拜

不同類別的共和黨人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