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風暴裏的小帆船

發布於


香港是一隻小帆船

寫在開頭的題外話︰聽聞美國人民在街頭抗爭對抗警暴,作為一個醉酒的無政府主義者,我認為我們要打破所有秩序,才能邁向人類文明新的未來!(不會有人當真吧....)


川建國同志剛取消掉美國對香港的一系列優惠,國安法攪炒完,就是特別關稅區攪炒,甚刺激


要節省水源


香港是一隻小帆船,它靠著中西之間的平衡來搵食賺錢維生,中國和美國兩位大佬就是香港的天

為了航行安全,老一輩的香港人玩左右逢源的遊戲,在北京、倫敦、華盛頓之間遊走,那邊都沾一點,又那邊都不太沾

自曾蔭權後期,梁振英上任開始,北京對內對外的總體路線改變,要奮進擴張,十分鐵血

自由主義在 2012 年的中國還能苟活的活,那 2020 年就成為了愛國青年的殺敵明志的對象。黨軍國民融合一體在 2008 年是 7 分的話,那現在 2020 年則是 15 分

有人覺得這頭黨軍國民神龍宏偉壯麗,有人則暗驚這無上神靈在將來越來越沒有人與之相抗,愛國青年將以愛國之名盡誅邪魔外道,那種替天行道維護五行的意氣風發,將成為下一個 10 年的大陸精神面貌

那大佬修習的心法變了,作為小帆船的香港也不能不變。作為左右逢源的世界仔,小帆船不能不看大佬面色,不能不領會大佬的深刻意志

不領會大佬的意思,後果將 very 嚴重

以往香港內部的共識,是作為小帆船佃農我們就抱團在中間,外面大佬搞事的風風雨雨不會太影響到我們的團結穩定,這是香港舊有的溫和政治生態

那現在大佬要練九陽神功,建制的老人也要跟大佬去光明頂接受大日精華的啟悟

儘管建制老人對此感到不安,他們也只能被拉到那一邊。大佬見建制老人好像不願意一起敬禮太陽,就覺得必需要在香港注入新血,那就是建制新貴,那是馬列遺傳學在香港的最新成果

大佬說小帆船側著航行好像也不錯,那我們就側著飄移,誰叫你是 BOSS,誰叫 BOSS 用的人過去沒有一兩點毛病。周末去東莞放鬆的愛國愛港商人留下了這麼多美好回憶,不聽話大概會變成老年陳冠希的不和諧結局

作為熟用法家的大佬,這都只是用人上的小手段,帝王心術,法家精品

維多利亞港的肥肉,你不吃一口怎知道這到底有多肥,不入建制,你怎知道那有多快樂

來一起玩呀


一位大佬喜歡練九陽神功,另一位 sam 姓大佬則對傳教深深著迷

若果說民主基金會 NED 之類有甚麼過錯,那我只能說他們對傳教太熱情,將新福音當成是耶穌道成肉身

這些傳教士的天真往往與他們在外界的陰謀家形象格格不入,你以為民主基金會是共濟會,其實那是一群把傳教當大麻的嘻皮士,你永遠不能低估這群傳教士對現實政治與現實社會複雜性的過度天真

這種傳士士的福音熱情影響了不少人,當年的韓國教會牧師收容異見者,今日將大陸視為罪惡之源的香港 "無產階級" 也被這幅伊甸園的圖景所感召,過度簡化香港問題,忽視在香港的種種制約

現實黑色幽默的地方是若果 NED 之類的小傻瓜是 CIA 的頭人,那大概蘇聯已經把紅旗插在了白宮上面,華盛頓一早被無產階級解放了

當然,sam 姓大佬作為小帆船的另一位 BOSS,它的存在感也滲透香港各界,CIA 在美國使館裏面叫麥當勞外賣也不是甚麼秘密

然而香港獨立並不是美國的目標,那是另一位大佬用來凝聚國內民意的說辭,美國在香港更多是想建立親美的民意,令行政權掌握在北京手上的香港有民望上的平衡

搞笑的是建立親美的民意也不用甚麼陰謀詭計,因為香港本來的民望就是拒共的,若果共產黨多年建政有好一點的名聲,美國也不會在香港搞搞研討會、資助幾個學生學者就能讓香港這麼多人嚮往西方樂土

在香港做 CIA 大概和渡假一樣,在中東還要幫忙賣軍火扶持親美勢力,在香港則是和建制吃吃飯,和泛民吃吃飯,了解一下本土年輕人的看法做做民調,到處收收風,間中去蘭桂坊認識一下中環 OL,這都是也是中環風景的重要構成


兩位大佬已經打起來也打出火了,過去小帆船眾人抱團靠中間,希望有一個平穩的航行體驗,現在兩位大佬先後下場,平衡已經不可能

風雨飄搖中,還些人們還在懷念過往的平衡,但這不可能了,平衡早被打破。我自己不認為這些人還想維護平衡是過於想理化,但小帆船的確也不能缺了這種人。若果有一天香港回復平靜,他們也能有發揮作用的地方

當然結局也可能是某位大佬不顧香港民意與國際輿論,把香港的各山頭都插上自己的子弟兵,把不是自己那一側的政治正確都掃掉,那我也無話可說,大佬既然這麼有氣魄,那我們這些妖魔鬼怪只能退避,誰叫大佬你代表九陽玄功的無上正氣呢?


在巨大失衡的左右擺動中,小帆船要做甚麼,要怎樣走位,才能撐過這場百年一遇的大風暴呢


再此再祝願美國人民推翻美國暴政,無政府主義萬歲!

一個失衡的城巿

士紳已死

3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