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關於香港民主運動應該連結大陸這個問題

發布於
修訂於

本來冬至不想水這種不快樂的東西,但看到「香港民主運動應該連結大陸」這點,又把評論複製過來。

源於 William 兄寫的 香港反對派的明天 底下的評論。


香港民主運動應該連結大陸。是的,我很同意,我超級同意,從開始就是這種看法。

在這點上,我一直支持的是梁文道先生,基本上我是無腦支持。


我一直覺得香港的民主運動不連結大陸,不依靠大陸是終究走不通的。香港的反對派固然勇氣可嘉,

額,哈哈,這多少有點無奈吧

老一派的人就是連結了大陸 30 年,紀念六四等等,像劉曉波等人他們也是日常在關注,每一次發生甚麼人權問題他們都會留意,基本上老一派的人其實一直在連結。到今日大概已經沒有人記得香港泛民老一輩那群人的名字了 (他們不少還在世),在前台的已經不是他們

到了 2014 / 2016 本土主義掘起,年青一代偏右翼的說不用紀念六四了,終究大陸是改變不了的,我們只能改變香港,而且和大陸連結隔了道牆溝通成本太高,宣傳機器不成比例雲雲

其實年輕一代還有左右翼之分,像黃之鋒周庭等人其實是偏左,梁天琦等人就偏右

本來我今天想水一篇水 Ted Cruz 阻了那法案後,香港的另類右翼還是「體諒」 Ted Cruz,連登基本都還在 MAGA MAGA,說我們理解 Ted Cruz,敖卓軒你不能代表香港人 (掩面)

想到冬至就覺得和和氣氣算了,找天再水出來

香港搞這種民族式右翼運動的麻煩之處是,大陸那邊其實也是民族式右翼,而且宣傳機器更強,一旦發生點付國豪之類的事,或者講普通話被排擠的事,就會令大陸的人們想起在香港講普通話被岐視的經歷,兩個民族主義敍事的對撞就是互相算那一個資源多哪一個勝出,那一個 disinformation 的資訊戰打得長就勝出

悲觀從 2019 年時就已悲觀,預期其實一直不高

若果華人作為一個整體,在這段歷史中留給子孫些甚麼,恐怕就是各種乏善可陳,有權的沒權的,有名的沒名的,以自由民主之名還是以愛國榮譽之名的,都沒有做得很好,這其實是一段偏灰暗的歷史


我覺得老一輩的支聯會,司徒華,李卓人,包括長毛這些還是太潔身自愛了。他們和內地的連結其實遠遠不夠,我不想以惡意揣度人,但他們做的其實也就是躲在安全區聲援一下而已。並沒有去大陸傳播思想,親身實踐,特別是環境還相對寬鬆那幾年,仍然緊守羅湖橋,導致他們在大陸的知名度非常低。

這個,恐怕比想像中的要複雜,這其實是幾方面

  1. 一方面是他們很多人是沒有回鄉證,就是他們早被禁足在香港,沒法去大陸。這也是我一直都支持梁文道先生的地方,梁文道先生是少有的做了不少異議的事,還繼續能在當局眼中活動的人
  2. 另外是他們和中共有談過,說不搞「輸出革命」來換取香港穩步的政改,是的,這就是他們和中共談過的,所以 2008 年前,大陸環境還未開始國家民族主義化時,他們就期望政改來臨
  3. 且建制派的民建聯在回歸初期把 07 / 08 年爭取雙普選寫了入他們的政綱,那是民建聯,那是建制派,所以你看到那本來他們和中共談的內容到底是甚麼
  4. 曾蔭權政改失敗
  5. 之後 2010 有過一次泛民和中央的談判,有了政改進展,這次泛民和中央的談判。2012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6. 之後就是梁振英上台,中央採強硬路線,然後這才是 2014 年的佔中

說實話,老一輩的人沒有流過甚麼血,所以李柱銘被捕時他還會覺得釋然,覺得自己終於有個交代

同時老一輩的敍事的確要升級了,這太「古老」了他們的敍事,泛民那邊也其實沒有做得很好,黨內也有過分裂之類,也有貪污之類

老一輩泛民那邊其實一直需要進步,但他們進步有限。

然後新一代與老一代交接時,遇上一個強硬路線的梁振英 + 習近平,然後他們理所當然認為老一輩甚麼都沒有做,而且做的東西沒有效,需要更激烈,更有攻擊性的手段

嗯.....

至於新一代青年的無能力建設民主中國,還是先顧好香港的說法,其實也說不通。事實已經證明了,中國一日不民主,香港也不可能民主,兩者非毫無關係而是是密切相關。建設民主中國其實就是在幫香港實現民主,畢竟中國一民主香港民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我也支持這看法。

然後青年一輩不少人世界觀是這樣的,

新一代不像老一代,有中國情結,有我是中國人那種哀我國殤的感受。老一輩裏面有不少人是有很深的中華情結,看司徒華就知道 (司徒華年青時其實參加過中共在香港的外圍組織)。一位香港愛國民主元老之逝,「愛國民主」, 2011 年這詞還是正常詞。

司徒華本人也有若干缺點,老一輩有缺點,新一代也有缺點。

而新一代他們看到的世界,就是中共是不好的,歐美是先進的,但英國竟然把我們交給不好的中共,我們無力改變中國,我們只能改變香港,並且要求助於歐美


泛民確實也有很多醜聞,我也實在不忍心去苛責老一輩。但與虎謀皮,歷史還沒給夠教訓嗎?既然要建設民主中國,當然是一邊答應中共,一邊培養下一代繼續輸出革命啊。特別是在內地維權運動興盛那幾年,如果泛民前輩都能派替身去協助,甚至坐洗頭艇去,既然走得上這條路就不要怕坐監。到時候中共如果把他們抓了,還能擴大影響,證明兩地一心,一舉打響個舵。
年輕一輩的做法,只能說還不如老一輩,加速毀滅加速死亡。我曾經給一個粉紅朋友看民主歌聲獻中華,他都看哭了。如果去年反送中用89年的方式去抗議,以樓價和反對地產霸權,反對權貴資本為主打,中共想栽贓港獨也沒機會,估計到現在都不敢報導。部分極端分子舉港英旗,美國旗,自以為好威,但其實恰好幫中共提供了港獨和勾結外國勢力的鐵證,導致香港的民主運動在大陸名聲盡失,無力回天。中共就更加肆無忌憚,也是很悲哀。

我也是能認同這樣的看法的,我自己本身也是這樣看。


或者 Donald Trump 對香港的好處是,可以讓香港更多人的看到民主制度的各種不完美,而且 MAGA alt-right 的右翼民粹可以演變成甚麼地步。

當然現在很多香港人還是繼續在 MAGA (年青人 + 老年人),覺得選舉舞弊,各種 QAnon,然後 Ted Cruz 否個法案竟然還真的信了 Ted Cruz。

這段偏灰暗的歷史其實各方都做得不好,我自己個人當然是偏心香港,也只能期望這堆 MAGA 每一天的另類右翼,在漸漸的細思這一年發生的事。人可能會成長,人也可能不會成長,也可能只是重覆又重覆過去發生過的事。

大陸那邊對香港的鄙視也是很正常,這些怒氣和反應都可以預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反對派的明天

從World Value Survey看港台民眾的錯覺與策略選擇

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2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