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solar system

醫生過世後的輿論場

在香港活躍的那些輿論都在悼念李醫生吧,因為 "政見不合" 過激的聲音有,但在連登這次也是有人幸災樂禍被罵得很慘,作為光譜一極的連登都這樣了,"香港平均人" 就不可能有更激進的反應,2 月 7 日中環遮打花園也有悼念活動

在大陸冒著前途被折這樣發聲就不容易,因為照顧病人自己也被感染過世,留下幾歲的孩子,對比起來護旗手甚麼的只是很小很小的小事,轉梁美芬甚麼的,在大陸搞清香港政治光譜的沒有多少人,這同樣是微不足道可以完全不提的小事,在大陸誰會沒事去看梁美芬一直以來做過甚麼呢?正如何君堯若果不是 7.21 元朗事件和其後的挖墳他也沒有辦法出名,到今日在大陸同樣是無名之輩

趕巧不如碰巧,昨天屈穎妍發了一篇人人都在轉的奇文,昨為在 1 月初附和人民日報說武漢肺炎是謠言的香港第一健筆,在這個時間點前發這一篇不合時宜的文,可謂非常倒霉了

https://blog.stheadline.com/article/detail/1036840/馳援

同樣,如果武漢不是遇上新病毒,世界未必看到,原來中國這制度運行起來,是這麼高效、這麼厲害。當英國人在驚歎我們七天建成一間醫院,他們可能要七年才決定建一間醫院的時候,大家心底一定會反思,行之已久的西方制度,有需要重新審視嗎?

在大陸連胡錫進都在因為李醫生過世而上彈藥集火湖北武漢政府

https://www.weibo.com/1989660417/It5Xa8wFr?filter=hot&root_comment_id=4469344253775806&type=comment

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武汉和湖北的主官们也欠对湖北和全国人民的一个郑重道歉。武汉市的主要官员为什么不在李文亮病重期间去慰问他,为什么不早一些推翻之前对他的态度?我们的一方政府和官员们做错了事情,向受了冤屈的人道个歉鞠个躬,难道就这么难吗?
实事求是说,当初大家对新冠病毒的认识太少了,警方“训诫”李文亮也有在当时情况下履行他们职责的一面,不能把责任都推到警察的头上。除了科学认识问题,舆论中出现不同看法时包容度太低等都是原因。但不管怎么说,后来的事态很快证明了李文亮等医生当时的警告是对的,而且民间还有那么大的意见,在这个时候武汉市官方就应该坦然承认当初搞错了,迅速还李文亮等8人一个公道,这是人民政权应当有的态度。

雖然有些網友不買帳胡總編僅集火湖北武漢的地方大員

當紅得發紫的代言人胡錫進都在 "順勢而為",香港的政府超忠實支持者、激進建制之流今日完全保持理性的沈默,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香港人就該管好香港自己的事的珍貴美德。就如兔主席在今日還用流感和武漢肺炎對比著看,在輿論海嘯下還保持著正能量的心,實在不易,的確有國家棟梁之風

當年 2003 年 SARS 在香港造成港人對香港政府極大的不信任,埋下了後來回歸以來第一次大規模的七一遊行,也埋下了董建華二十三條沒有通過的種子

https://www.ln.edu.hk/mcsln/10th_issue/criticism_01.shtml

香港政府處理SARS表現,被批評為反應遲緩,香港人對政府的不信任度,也在2003年4月創出新高。時任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長的楊永強,被多方面批評,包括醫學界和立法會調查政府與醫院管理局對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爆發的處理手法專責委員會(下稱「立法會專責委員會」)。楊永強最初拒絕辭職,被SARS遺屬指責為「厚顏無恥」。他最終在2004年7月7日以「體現政治問責為由」請辭。
5年後的今天,在SARS時期任職衛生署署長的陳馮富珍,當選了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早在1994年出任衛生署署長,直至2003年8月──即SARS疫症結束後不久──轉職為世衛助理總幹事。在任內,她經歷了禽流感及SARS。
然而,這些經驗不能令她處理SARS的表現免於批評。

楊永強成為被集火的對象,後來當上 WHO 總幹事的陳馮富珍也不能幸免批評,在今天看來尤為神奇的是,大公報、東方日報、星島日報都在批評之列,這些全都是親中媒體

《東方日報》則指責陳馮富珍失職逃責:「第二位罪責難逃的,乃是前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但在沙士一疫,她工作不力,最後甚至失職逃責…香港沙士病亡慘重,陳馮富珍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她現在雖然轉職世衛,但絕對不能讓她一走了之,她必須為失職付出代價,一個可以考慮的做法,就是斷她的長糧,我們不能讓一個負有沙士罪責者,繼續享用雙重福利」(「引咎辭職」,2004)。
《大公報》亦指陳馮富珍應為未能及時控制疫情負上最大責任:「陳馮富珍沒有及時重視廣東疫情訊息……工作表現都未能令人滿意,對未能有效控制疫情應承擔一定的責任」(「吸取教訓加強問責健全體系」,2004);「毫無疑問,楊永強在抗疫期間工作有不足,但重大失誤的直接責任者並不是他。立法會沙士調查報告及其他大量事實都已經顯示,當時具體負責防疫抗疫工作的官員是衛生署長陳馮富珍」(「『政治』猛於沙士」,2004)
《星島日報》則指在幾名被點名批評的官員的回應中,陳馮富珍的「最令人失望」。那是「自我美化、掩飾失誤的做法,相信是絕大部份市民所不能接受的」(「有獎有罰懲處犯錯人士」,2004)。

今時今日這些當年批評楊永強和陳馮富珍的媒體,樂於集火黑醫護,而對政治防疫問題視若無睹,若果香港政府沒有問題,何以澳門政府在疫情爆發以來被多次比較?

要知道香港人十分驕傲,驕傲點之一就是其公共行政在世界前列,然而經過 2003 受災共同記憶下,2020 這次防疫卻不如 "看不上眼的澳門公共行政"。香港政府財力也十分雄厚,澳門政府卻能在歐洲不計代價買入 2000 萬口罩,香港政府卻理所當然說向外收購口罩不順利... 

抽水太多,以此為止

武漢肺炎461香港1.33k
5
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