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Donkey

🇺🇦 酒神拿著一串葡萄說,要有一顆歡樂的心!喝!🍺🍺🍺 🇺🇦

這是美國版的全球化叫魂

發布於
修訂於


我感覺很多人還未意識到美國 QAnon 的嚴重到了哪一步。



這是美國版的全球化叫魂

QAnon 就是美國版的「叫魂」。

叫魂,群體性瘋狂如何可能
1768年正當所謂“乾隆盛世”,關於這種妖術的流言在民間盛傳。年初始於浙江地區,幾個月間迅速蔓延,波及十二個大省(其人口總和超過兩億),爆發了一場公眾大恐慌。平民百姓人人自危,想方設法對付妖術;乾隆帝獲知後斷定背後暗藏着謀反的政治陰謀,隨即發詔書在全國的清剿妖術;而各級官府起初企圖息事寧人,爾後奉旨竭力追查妖案,捉拿“妖人”與“妖黨”。這場群體性瘋狂充斥着誤會、怨恨、誣告、陷害和報復,造成了無數冤假錯案,奪取了許多人的生命。最後,因為叫魂案無一可以作坐實,這場歇斯底里的大規模清剿運動也終結於不了了之。

而更可怕的是,社交媒體是「美版叫魂」的載體,所以擴散速度非比尋常,而且已經向全球擴散。

這不只流傳在美國的 alt-right 圈,還流傳在歐洲,流傳在南美,流傳到了印度,流傳到了日本,流傳到了台灣和香港。而且傳播者還覺得自己是在維持正義,要將真相普及到世界每一個角落,他們認為這是喂別人吃「覺醒藥丸」(電影 Matrix 的典故)。

很多人會想「陰謀論這種東西,總會有人看破,其實不用這麼擔心。」

我曾經也是這樣想的,我在美國大選前還想著 QAnon 之類的陰謀論,應該總有一天會結束,川普若果下台就差不多慢慢消退了。


川普給出的真正的測試

但真正的測試來臨。

川曰「選舉存在大規模選舉作弊。」@realDonaldTrump

至今,起碼超過半數的川普支持者相信選舉存在舞弊。見

搬運 - 國會事件後的 Frank Luntz 小問卷

過半數的川普支持者是一個甚麼概念?就是指共和黨黨內初選,非泛 Q 人士已極難出線。


你沒有信教的基础

很多沒有接觸過 QAnon 的人,不明白為甚麼共和黨選民之中,這麼多人輕輕鬆鬆就接受了川普大統領的「大規模選舉作弊說」,只要 twitter 上有「川曰」,這麼多人就誠心跟隨。

那是因為沒有「打基础」,因為我們還未被 Q 的教條受洗過。

像 QAnon 也只是美國「從古至今」一系列陰謀論的集大成者,它的核心就是「深層政府在操縱著全球政治」,這核心外附上一些幾十年前的共濟會,幾十年後的 pizzagate,終就成為了百家爭鳴的 QAnon 拼圖。

有了「深層政府」的底,許多似是而非的東西都可以往上塗墨染色。

而且還有人會信。

而泛 Q 圈外的人,沒有這個信仰的「底」。


我們就是叫魂人

「叫魂」對於深受「科學」「世俗化」「唯物主義」洗禮的 2020 年,許多人都不以為然。

但「叫魂」的「唯心神鬼世界觀」不存在了,但冒出一個「深層政府世界觀」卻好像更為可信。

這就是「選舉舞弊」的「底」。

在 QAnon 擴展的世界觀中,正義和邪惡是絕對的,非川普支持者,就是「深層政府的惡魔」。

翻譯一下,在 QAnon 的世界觀中,不信川普者,皆是「叫魂人」,我們就是「叫魂者」,我們就是盜取靈魂的人

是我們偷走了美國的靈魂,讓他們永不超生。所以他們如此的急。


美國獵巫

因為我們不支持川普,我們就間接支持了「叫魂人」盜取了他們的靈魂,所以這些泛 Q 支持者可以如此的憤怒。

在他們看來,這是「正義與邪惡之爭」,這是「生死之爭」,這是「末世終戰」。

所以不要奇怪為甚麼 Lin Wood 和 Michael Flynn 叫軍事介入,這麼多人轉發叫好,因為非川族類,已被泛 Q 理論界定為受邪惡所污染。

這裏或有跨大,但請看看泛 Q 信徒相信的東西...

  • Bill Gates 和中共共謀,一起製造了 COVID-19,然後再和深層政府大藥廠共謀,在疫苗中植入了晶片要控制我們,所以 COVID-19 是騙局,所以我們不能打疫苗
  • 911 是美國聯邦政府自編自導自演
  • pizzagate 是真的
  • 奧巴馬老婆本來是男人

以上僅僅是其中一部份,事實在馬特巿就有人轉發過泛 QAnon 的分支「學說」。

@Qanon

George Floyd之死及黑人暴动是一场阴谋集团策划的伪旗行动

文中說,George Floyd 的死,也和深層政府有關,是深層政府自編自導自演。

一切都和深層政府有關。所有的邪惡都因深層政府而來。

而深層政府 = 美國民主黨 = 美國共和黨 RINO = 中國共產黨 = 古巴共產黨 = 索羅斯 = 比爾蓋茨 = 奧巴馬 = etc....

到了最近

深層政府 = Mitch McConnel = Mike Pence = William Barr

???WHAT ???

連 Mike Pence 都被他們列入了「獵巫名單」,可以想想國會事件當天,若果被泛 Q 支持者抓到 Nancy Pelosi / AOC 會怎樣?

這就是一些忠於川普的人,對於川普這樣對 Mike Pence 感到憤憤不平的理由,川普在坐在電視機前發 tweet 拱火,作為總統的他對於自己的副總統安全不聞不問。


共和黨內多懦夫

而令人寒心的是,美國共和黨內,現任的政客只有很少部份站出來講這是不真實的,親愛的選民們,你們相信的東西有問題

大部份的 GOP 政客,都是明知 QAnon 有問題,但見到泛 Q 學說能固化甚至擴大基本盤,就保持沈默,不表態,不肯定也不否定。看看 Marco Rubio 看看 Mitch McConnell 這兩個多月來的表現就知道。

而反川共和黨人私下問他們為何「不肯定也不否定」,他們說

  1. 怕被川普在 twitter 上 @,引來飯圈圍攻
  2. 怕被激進泛 Q 選民威嚇,家人不安
  3. 怕下次初選選不上,退出政治舞台

共和黨內多懦夫,並非虛言。

而比這部份「明知卻不不定」的 GOP 政客更可怕的是,有部份 GOP 政客是「真心相信」美式叫魂

歡迎來到 Marjorie Taylor Greene 的獵巫新美國,這位泛 Q 政客已經入到國會。

害怕 AOC 極左?不應該更害怕泛 Q 的人入到國會嗎?AOC 你還能和她講科學,Marjorie Taylor Greene 你要和她講玄學。


所以我毫不反對封號

所以在我自己的天秤內,我毫不反對把 Donald Trump / Lin Wood / Sidney Powell / Michael Flynn 封號,因為很多人還未意識到事情嚴重到甚麼程度。

社交媒體對泛 Q 其實已經足夠的容忍,幾年來都沒有大規模的限制,是選舉舞弊和國會事件測試了泛 Q 運動的動力,才令人醒覺到泛 Q 的東西可以演變成甚麼。

所謂的煽動暴力一直存在,泛 Q 信條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正義與邪惡鬥爭,與毛式階級敵人的語術沒有任何區別。


聰明仔 Rudy Giuliani

Rudy Giuliani 知道甚麼能說甚麼不能說,所以沒有被 twitter 等大公司封號。

看看 Rudy,聰明仔就真的不一樣。

但這樣的聰明仔才是最可怕的。林伍德律師那滿腔的愛國情,我還能點個讚。而像 Rudy Giuliani 和 Steve Bannon 等等「戰略性叫魂大師」,才是全球開放社會的送葬人。


兩場疫情

可以說 2020 / 2021 全球有兩場疫情,一場是 COVID-19,另一場就是這個「美國版的全球化叫魂」,COVID-19 有疫苗,「全球化叫魂」是沒有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搬運 - 國會事件後的 Frank Luntz 小問卷

匿名者 Q 的勝利

川普被封號——方可成先生別再忽略這幾件事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