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這是他們認真相信的複雜性 - 團結基金會的張維為講座

有沒有辦法長話短說水少一點呢?


他們認真相信的複雜性到底為何?

國安法推出後,香港政府不斷拉攏各界,一邊要人表態站隊外,還在安撫各界的人心,和舉辦講座給出理論上的支持。

社交媒體上的片段化訊息,其實不足以讓人們了解 "另一端" 的政治光譜,社交媒體只能給出一個片段性的印象,好像 "另一端" 政治光譜毫無複雜性可言,其支持者全是無腦生物。然而這並不是事實,即使是傳統的帝王將相政治,背後都有一套複雜的外法內儒理論存在,操作與思想並重

若果 "對抗性" 點想,將 "另一端" 定義為 "深藍 / 深紅" ,那將整個政治角力比喻為兩家大企業的商業戰爭,那對手從高到低的內部情況,封外策略,內在文化其實都需要去了解。儘管我們的共識是香港政府很糟糕,裏面的人都好像是豬頭,但事實明顯也不完全是這樣,這些 "深藍 / 深紅" 的人不乏留學英美、在英美經商多年,同時又與北京中南海打過交道的人。

既然他們不是豬頭,那麼到底他們在想甚麼呢?為甚麼與 "我們" 對整個局勢的認識有這麼大的不同。到底,他們認真相信的複雜性,是何物?

若果 "和諧" 點想,民主政治要運作良好,必需要對 "另一端" 的政治光譜有一定情緒上的理解與包容性,不然走不出內耗。畢竟,深藍的可能是我們的阿爺,也可能是我們的子女,他們雖然為他們,但他們仍然是我們。

好像沒辦法長話短說了,開始就水了一大段...


張維為教授要講好中國故事

董建華特首的團結基金會,最近邀請了張維為教授去做講座,其實團結基金會在幾年前就開始邀請張維為教授去講思想理論。

董建華特首作為團結基金會之父,本人也是出席了的,出席講座的還有 "深藍" 智庫的人。

【中華大講堂】張維為主講:民主問題與香港選擇 - 足本重溫

從張維為教授說起,張教授本人上鏡率非常之高,在中共中央 "講好中國故事" 的政策下,張教授本人一直做好這個工作,而且他的節目也很受歡迎,受視率可以說是頗高,非一般網紅 KOL 可比。

而張教授本人作為 "中共中央智庫" 的一員,可以這麼高調一路順風,某程度上也表明其本人宣揚的思想,就是中共中央某些人的思想。

而董建華前特首這麼給面子,出席張教授講座,說明董特首本人非常認同張教授之外,也說明董特首本人的思想就差不多是這樣。出席的也不止董特首本人,還有曾在民主思路的黃梓謙,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等等

中共中央 - 張教授 - 董特首 - 再出發大聯盟 (再深藍大聯盟) 由上至下的思想連貫性得到了體現,我自己認為這個張教授的講座是很有代表性的。

我認為董特首認同張教授這一點,它不單單是政治對齊與政治舒適,而是這些 "深藍" 領頭人,是認真認同的,是真心認同的,這基本上就是他們相信的複雜性,這就是指導他們行為的政治哲學理念。而他們的信念與思想理論,也一直在形塑香港上層政治路線的走向。

這份複雜性信念,或者其中有重覆自我肯定的成份,但起碼它不是被迫的,鄧小平在文革中被逼寫反省交給毛澤東看,但董建華特首絕對是有其真心的成份。


社交媒體對政治共識形成的影響

張教授在講座中說了不少西方民主制度的問題,其中一個是它不能有效地嚮應互聯網社交媒體的出現。

以往的民主政治之所以能運行,其中的一個重點,就是參政的是有一定見識的紳士,或者叫 gentlemen,伊頓公學牛津劍橋,即使這些 gentlemen 從政後分屬不同黨派,但因為他們相似的經歷,讓他們在政治理念對抗外,還能不斷地尋求共識。

而他們的政治理念宣傳,也是透過所謂的 "主流媒體",這些媒體中人也是受過一定教育,對社會各界日常保持接觸的人。

而 facebook、twitter、instragram 等的社交媒體出現,改變了舊有的政治共識形成過程。twitter 最多只能發 140 字,facebook 的轉發也是圖片 meme 居多。民眾從這些快餐化資訊中知道了 something,但又不會比主流媒體的媒體人知道更多。

而對一些 "新聞" 的大量 like / share,讓人感到 "原來這麼多人和我的意見一樣,我的意見並不是唯一的,別人也是這樣認為"。然後 facebook、twitter 的推薦演算法 (algorithm) 基於大數據,還會將相似相近內容一直推送給用戶,加速加固了認識同溫層的形成。

就是說社交媒體在政治共識形式的過程參了重要的一腳,讓政治認識碎片化和民粹化。而那些牛津劍橋的政治精英在這些政治議題上的共識,可能沒有他們的選民片面,但問題的是選票在選民手中,這令到舊日的民主精英也要相應的改變其比較中間溫和的立場,向極端化靠攏。

社交媒體帶來的負面影響還不止如此,一些人還可以利用社交媒體的片段性和群聚性,以水軍的形式大量轉發煽動性的資訊,其意在於讓選民厭惡 "政治光譜的另一端",保持選民必會選中 "另一端的另一端"。

而 Steve Bannon 的 Breitbart News 還只是這種形式的初級手段,更高級的手段還有利用大數據與智能分析的 Cambridge Analytica。

張維為說他問過福山 (Francis Fukuyama) 這個問題有甚麼解,福山的回答是引用林肯的一句名言

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人,你也可以一直欺騙部份人,但你無法永遠欺騙所有人。

福山的回答比較樂觀,張維為則不這麼認為。

到了 2020 年,我們有一個重要的標本叫 Donald Trump,他的死忠支持者永遠支持他,而他的死敵也永遠地反對他。國師 Steve Bannon 成功地利用社交媒體去操縱民意,是這一個領域的大師級人物。


數字威權主義?

儘管張維為 PK 福山好像這個問題在中國完全不存在,但其實 2019 年我們還有另一個標本,就是逃犯條例。

在香港有極黃極藍的 "社交媒體日常 PK",但另一個重大的問題是,張維為教授本人支持的中共,也加入了這場社交媒體對噴的嘉年華,CCTV / 環球時報 / 新華社是產業上遊,專家意見學者訪談是中遊,共青團微信號 / 微博分享 / facebook 深藍是下遊。

共產黨有多年片段地展示事實的傾向,在社交媒體下這種愛國洪流也更加強壯,是為數字威權主義。

儘管很多海外華人驕傲地和你說,他們從不看 CCTV 與環球時報,但實情是很多他們看的東西,本來就是稀釋 CCTV 與環球時報的 N 手產品,可能唯一不同是用了英文。這些驕傲的海外華人甚至不知道他們看的某些段落,第一手資料是來自香港文滙報大公報.....

若果說美國有 Steve Bannon 這樣的大師,那對輿情研究甚深中共在這場資訊戰爭中,就更加如魚得水,若果說國師 Steve Bannon 是美國分裂的重要推手,那中共本人其實也一直是香港台灣分裂的重要推手。

有趣的是,在這種同溫層下,很多人越來越相信這就是香港的真實情況,其中不乏教育程度高有閱歷的人。那不是 2019 年逃犯條例才開始的現象。



趙靈敏的林鄭月娥是香港最後的機會

早前我看到一篇文,是趙靈敏在 2017 年寫的 林郑月娥是香港最后的机会-世界灵敏度-原创-赵灵敏-世界灵敏度-2017-03-27,這篇文章其實有許多有待查證的地方,比如關於曾俊華的一段,可謂與事實相差甚遠,原文說反對派支持曾俊華是為了讓北京難堪,林鄭月娥才是那個有能力的人

事實上,要論能力,林鄭月娥為三人中最佳;要論理念的契合度,反對派應該支持另一位參選人胡國興。但反對派偏要支持曾俊華,表面原因是民望,真實的原因不過是因為選擇他更能讓中央政府難堪。可以想見,如果北京支持曾俊華,他們反過來一定會支持林鄭月娥,到時的借口恐怕是「能力強」。顯然,對這些人來說,理念不過是幌子,為反對而反對,讓中央政府難堪才是目的。

事實是,因為林鄭月娥一生人都在公務員系統,所以很多很多人都知道林鄭的行事風格偏向強硬,不懂得調和。梁振英 2012 年上任後香港越發撕裂,所以反對派的那一群人,希望 "調和一點" 的曾俊華被選上,減弱香港撕裂。而這也不只是反對派的認識,而是建制中有不少人也是這樣認為。

講真,趙靈敏大作家寫這段純粹信口開河,胡靈敏都不清楚當年建制有多少人投給 / 想投給曾俊華。好吧,這種有一定名氣的大作家 / 大學者搞不清香港政治的一些基本事實,是極度常見的。

有趣的是趙靈敏這位不時在 Financial Times 發文的大作家,或者以為自己是很 "獨立思考",事實是....她這麼脫離常識,令我不得不認為她其實只看了一些 N 手信息,而那些 N 手信息的一手來源其實是文滙報......................比如文滙報的這篇文章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2/24/WA1702240007.htm

而曾俊華得到民主黨的提名,相信其他反對派政黨也會陸續表態支持,固然有助其「入閘」,但同時也暴露其支持基礎很大程度來自「反中」的反對派,當中包括高喊結束「一黨專政」、以對抗中央為職志的政黨及政治人物。這些人提名曾俊華不過為了攪局、破壞特首選舉。曾俊華要得到他們支持,必定要作出政治交易,如果將來反對派繼續與中央對抗,並要曾俊華歸邊,他如何自處? 而曾俊華成為反對派代言人,又如何令建制派選委信任,又如何得到中央的信任?

又或者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2/28/PL1702280002.htm

曾俊華為拿到反對派提名,在23條立法和「8·31」決定兩個重大原則問題上,為了入閘放棄原則,和反對派搞「魔鬼交易」。反對派明言,提名曾俊華是因為對方在近日網誌中刊載了對於政改、人大「8·31」框架及23條立法的「最新立場」,「展現了誠意」云云。而反對派開出的條件,嚴重抵觸中央的特首標準,衝擊「一國兩制」底線,挑戰中央和基本法權威。

好吧,文滙報是這樣講,但實際上支持曾俊華的人有李鵬飛這種在香港也算是德高望重,當年護航香港回航的建制派。

所以呢........所謂的數字威權主義不只是一個概念,而是一個令香港更加分裂的實在行為人,it works!

時聞香港之類的 facebook 深藍群體,比 2016 年美國大選要早。當然玩得最花的不是中共和美國右翼民粹大佬,而是俄羅斯人,俄羅斯人有幾十年 KGB Active Measures 的優良經驗,很容易就融入社交媒體這種新玩具到底可以怎被利用。

像趙靈敏大作家這種 "有識之士" 也不免被文滙大公隔山打牛用量子糾纏的方式影響到,一般香港群眾會被怎樣影響其實也是可見的......



離題了.........其實我是想把主題放在張教授所講的內容上,在下認為張教授所謂的不少內容還是很值得思考,需要我們去有深度地回應的........



領域人的政治經驗

張教授還講了不少中國制度的優越性,比如領導人從政從基層做起,在當國家領導人前,一定要有省級 / 直轄巿的工作經驗,這很合理,從政也是一個專業,而且是一個很困難的專業,涉及民生經濟社會軍事方方面面,讓有經驗的人去做總比沒經驗的人去做靠譜。

然後美國出了一個 Donald Trump......

當然,張維為教授這樣講也不是完全公平,畢竟美國總統周圍有一堆 advisor,這些 advisor 都是專業的,即使是民粹右翼大國師 Steve Bannon 本人也不是一個沒有深度與複雜性的人,若果我們看 Steve Bannon 或 Trump 一些 advisor 的訪問,會覺得 "what? 你明明可以好好說話,思考邏輯嚴謹,為甚麼會將 Trump 推上寶座"。

Steve Bannon 本人在訪問中甚至稱 Trump 是 "他是極多缺陷的工具,但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做爆破式的破局工作",大意是這樣,原句是

a very imperfect instrument, but he’s an armor piercing shell
https://twitter.com/frontlinepbs/status/1186875560074592256?lang=en

Steve Bannon 也是一個有複雜的信念的人,在下打算另水一篇文專門講 Bannon 這位民粹天才,又離題了....

如何產生一個更好的國家領導人,我覺得張教授所講的是需要去思考,也需要去回應的。即使 "充滿從政經驗" 的梁振英和林鄭月娥把香港搞成這樣,但黨國把一切鍋都丟給反對派,那就讓反對派成為最大的罪人吧...



治理民生作為制度指標,善治 (Good Governance)

張教授又提到,一個制度的認受性不應看他的權力產生機制,即民選或威權,需要看具體它們治下有沒有達到改善民生,或所謂的善治 (Good Governance)

張教授講的這個善治概念也不是甚麼新的概念,在一段時間之前,我就聽過類似的概念。只不過在 2020 年 COVID 19 的疫情下,中美防疫的對比更令人對這個概念印象深刻。

而大陸許多許多許多人支持中共,也不是因為意識形態或者社會主義,而是因為的確改善了民生,這都是中共的基本盤,畢竟民以食為天。

好吧,雖然香港也不算是甚麼 good governance,民生也一年比一年差,但黨國可能認為反對派要負全責,那反對派也就接鍋吧,雖然數碼港之類的東西和反對派完全無關,特首本人不只被反對派制衡,被媒體制衡,還被北京與中共制衡著。

但張教授講的東西的確是值得思考回應一下,張教授又提出台灣民主化後,台灣經濟停濟不前,台北建設比不上一線城巿,甚至也比不上一些省會二線城巿。其實這也不是甚麼很新的論點。


千古罪人彭定康

張教授又提到彭定康是舌古罪人,說的仍是英國人解殖時到處留下禍根,彭定康也是這樣雲雲。其實彭定康所作所為,與 1989 年中共做出六四事件有重大關係,畢竟沒有六四,香港也不會恐共恐成這樣。不過中共對六四能不談就不談,所以將鍋都丟給彭定康也越丟越自然了,若果沒有六四,其實彭定康當年在香港沒有那麼多支持者的,一切因果都有定數啊。


減少政治局常委數目,是制度改革...

不時張教授是不是認真,他認為減少政治局常委數目從胡溫的 9 個,減到習李的 7 個,是政治制度改革。而張教授認為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就無法減少席位....所以美國制度的改革性不及中國..............這或者是張教授全場最大的缺陷...............


制度改革?治理改良?

張維為教授說中國制度是充滿改革性的,當地政府的官員都必需考量如何找到經濟增長點,這和官員的政治績效 KPI 直接相關,所以政府回應社會往往回應得很及時。張教授這點其實也不陌生,早在幾年前就有人說,這其實是叫治理改良,不能叫制度改革.....

當然中共的治理改良也不是沒有用的,這的確是有其正面的地方


川普是一個很差的總統,美國在他帶領下只會越來越壞

張教授說川普是一個很差的總統,美國在他帶領下只會越來越壞。或者這是少有的完全認同張教授的地方....


國安法有助穩定,施永青提議要集權到底

張教授認為國安法是必要的,打擊了美國伸手入香港,香港萬惡的反對派不能再作妖,那麼香港就會走向繁榮穩定的中興之路。

儘管我對何君堯這種草包演員能帶香港走上中興表示懷疑,畢竟何君堯是建制內部都不能一致認同的人。但黨國也可以依靠香港公務員系統,加上一些比較正常的問責高官,香港新加坡化,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也不無可能。

最少,張教授的思路和香港有一票人的思路就是這樣的。

以施永青為例,施永青這位中原地產的地產大佬,也出席了張教授的講座,在問答環節,施永青大佬說 "其實中央可以把許多權收回去,讓香港保有普通法法治、資本主義制度、私有財產權、生活一定自由" 即可。

在下覺得,施永青是認真的,而且這不只是他一個人的想法

這就是香港新加坡化的思路,維港這塊肥肉,只要沒有反對派搞事,就能繼續肥下去。

當然像沈旭暉之類的噪音 (這是反話),會說新加坡是西方長期盟友,所以西方敢在新加坡投資,但中國香港可不是西方盟友,中國主動地大力地干預香港,只會讓西方失去信心,讓資本流向新加坡。

然後反方的反方又可以說,華爾街和法蘭克福的人本性逐利,有錢賺去哪其實都沒差,只要香港仍保留普通法,那麼這些逐利者還是會嗷嗷叫地在香港開 party。

你看,Donald Trump 為了中美貿易談判,新疆那邊的制裁都沒有用,Donald Trump 背後一堆鷹派 advisor 都是這樣搞,那麼你不能期待華爾街那群人有更高尚的節操。這不是 fake news,這是 Trump 本人訪問時自爆的...

https://www.axios.com/trump-uighur-muslims-sanctions-d4dc86fc-17f4-42bd-bdbd-c30f4d2ffa21.html

Exclusive: Trump held off on Xinjiang sanctions for China trade deal

很好奇為甚麼 Trump 說 John Bolton 是 fake news,因為 Trump 本人好像一直就是這樣做 deal 的...


華爾街那群瘋子絕對要為全球民粹抬頭負上極大的責任,沒有華爾街的任性,Trump 也沒有機會上台。這是了制度性的貪婪,造成系統性的災難,然後全世界的人為這一丁點人買單,買了 10 幾年還在買。


民粹化的民主制度,還能走下去嗎?

2000 多年前,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有這麼一段...

富裕的寡頭被貧窮的大眾所厭惡,佔多數人的民眾推翻寡頭,實行了民主惡的一面民粹,之後這些窮人的領袖,會以魅力打造新的獨裁,那就是新的暴君的誕生。

理想國原文不是這樣,但大框架是這樣,而這段話對 2008 年華爾街災難後的美國適用,對 1945 年的共產黨其實也適用......

民粹化的民主制度,還能走下去嗎?張教授認為是不能的,張教授認為西方民主制度是工業時代的制度,而中國的制度,是適應了 21 世紀變化的制度,中國的道路 / 中共的道路才是世界的未來。

這是張教授的原話大意,張教授建議香港要拋開對西方制度先進性的迷信,舊日是深圳參考香港經驗,今日是香港參考深圳經驗。

儘管我自己不太認同張教授所說 (但董特首和嶺南大學校長明顯是認同的),張維為在台上光彩亮麗地傳授中國經驗,但大陸明顯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角落,只是因為透明不足而沒有照射到,反而是愚蠢自大的美國人透明到 John Bolton 出書 PK 總統...

參照中國共產黨報喜不報憂,家丑不外揚的優良傳統,張教授所講的東西儘管值得參考與吸收,但像董特首那樣不斷點頭在下也是無法做到的。施永青說香港問題是不夠集權,政府對社會還不夠威權,只要像新加坡那樣香港就解決了問題。

但若果集權後,是集在梁振英 / 何君堯這樣的人的手上,加上沙中線等等等等問題仍顯謎團,這又教人如何信任?香港有地不去用,卻心心念念玩填海,之前想填一個明日大嶼,這種計劃,仔都生完兩個怕是還沒有建完。

而工聯會的吳秋北又玩新花樣,說要這樣搞

明日大嶼還不能滿足你嗎?吳秋北

what?那你找智庫背書的明日大嶼呢?你們是認真的嗎?

要知道吳秋北不是甚麼二打六小角色,雖然一個公職都沒有,但該出席的 "高端" 場合他都會出席,高級黨人嘛,很有排面。然後這位吳秋北大師給出了桂山島公屋方案。

中共在香港信任的就是這種人,黃絲敢給他們集權?



一個能做事但利益交換的制度

一個能做事,但枱底下大量利益交換的制度,能不能接受?官員和建制有大量的灰色收入,即使沒有灰色收入,建制內部也有大量的內部福利,這能不能接受?一個家長式的政治制度,能不能接受?一個招入各界精英,常備灰色打手的制度 (何君堯 etc),能不能接受?這都是大陸現行運行的政治規則。

張教授的理想很美好,愛國愛港的董建華也真心相信 "國家儘管有不完美的地方,但逐步都會改進的,國家好,香港好,國家未來只會越來越好"

中共的說服力很強 (經濟政治說服力),但同時中共也做了 Steve Bannon 在做的事,我只需要堅固我的支持者,反對我的人,他們的路線都是錯的。但和美國一半 PK 一半不同,香港黃絲是少數,中共才佔多數,這也是一些建制中人能自我肯定的地方。

當然中共越是這樣以敵我矛盾鬥爭走,那香港就會越來越多人認為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很多海外華人覺得這很瘋狂,然而一切因果都很長遠。

中共的基本盤是很強的,中共黨員也不是甚麼簡簡單單的人,能混中共系統的人都必需要有一定的複雜性,而中共的政治哲學理論,其實也不是那麼的簡單易明,再加上其強大的經濟實力與治理成績,中共吼叫時,很多人自發隨之吼叫。

儘管中共本身歷史上是民粹的得益者,平常也持續地利用民粹,但民粹對民主的破壞,在美國已可見其危害,這也是需要正視的事。

福山對民主制度的自我矯正仍有信心,引林肯

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柏拉圖在 2000 年前說民粹打倒了富裕的寡頭,迎來了短暫的自由,最後成就出一個充滿魅力的暴君

這是想以慈父面目示人 / 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利維坦

PK

a very imperfect instrument, but he’s an armor piercing shell

和梁振英不同,許多政界的人對董建華的評價都是 "他是一個好人,但...",一個是利維坦養的浮士德,一個是還受儒家思想影響的 wanna be 慈父

wanna be 慈父的團結基金會當然沒有團結到香港人,只是團結了黨國要團結的人,即使沒有社交媒體,利維坦政商圈本來也缺乏包容性一直自建同溫層。到了 2012 年習總上台,梁振英上台後 "路線改變" 後就更加如此,排斥性越來越強,將反對派定為 "敵我矛盾" 也越來越露骨。

慈父一邊不停的招手,說你們相信我啦,我這樣做是你們好。另一邊又將浮士德放出來,說蟑螂收了美國人錢,只會吸毒濫交和搞破壞。所有錯都是反對派的錯,外國勢力的錯,所以慈父 - 浮士德中有些人,也 "真心相信" 只要除掉所有反對派,KO 掉所有外國勢力,香港就能新加坡化重次閃耀。

一字不漏地聽完張教授的講座,一秒也沒有快進地聽政府前高官商界大佬的問答。這是一個偉大的平行世界。

黨國利維坦一直加持深藍,即使是淺藍都不能入佛祖法眼,不能參與轉法輪的過程,淺藍如此,淺黃深黃更加被視為敵我鬥爭的對象。敬國家!


這即是董建華慈父,與梁振英浮士德真心相信的複雜性,如此團結基金會成努團結了想要團結而有價值的人。


敬利維坦!它是如此的成功!


太平洋對岸的燈塔在忙著挖自己的哲學立命之根。





有空想專門水一水國師 Bannon,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老頭。








記錄片 - 美國大分裂 - 奧巴馬的失敗

Bolton vs. Trump 續 - Bolton 接受訪問

士紳已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