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solar system

"自由派" 對暴力的失聲

2020 年, matters 在區議會選舉後也沒有那麼政治化, 這是好事, 畢竟政治不能吃飯, 吃多了也會營養失衡, 我自己喜聞樂見 matters 多點旅遊生活歷史還有其他不同色調的內容

但見同志在 matters 批評 "自由派" 對示威者暴力失聲, 又忍不住水一水...


示威者暴力的確是存在的, 但所謂的 "自由派" 其實是一個很泛化的詞, 甚麼叫 "自由派" 呢? 同情勇武的 "自由派" 來源其實很多樣, 他們也不是一個籃子裏的人

像練乙錚, 這位信報前總編出身一個國民黨的家庭, 然後練乙錚青年時代卻醉心共產黨, 非常左, 令到父子關係很差, 後來練乙錚從 "共產夢" 中醒來, 然後一路變 "右", 但變右歸變右, 在董建華時期, 練乙錚是中央政策組的成員, 是港府的智庫成員, 後來 2003 年 23 條辭職, 而 2014 年佔中後越來越 "本土化"

像劉銳紹, 前文滙報的記者, 1989 年人在北京, 六四事件後成為反共立場, 他支持暴力了? 他支持燒中資了? 他港獨了?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新聞/半世紀的悲劇再現-191491

又像劉夢熊, 這位本來就不是泛民和自由派中人, 而是商界建制中人, 還被統戰成政協, 當年 2012 年還支持梁振英. 但這次修例從 2 月份劉夢熊就極力反對, 他又支持暴力了? 

https://www.ipkmedia.com/劉夢熊:力挽狂瀾必須反「左」/

這些人知不知道勇武暴力? 誰不知道呢, 像劉夢熊本來就不是甚麼 "自由派", 但他的行為發言在 2019 年大概又被歸為 "自由派"

為甚麼這些人還在持續同情示威者? 他們難道就不批評暴力? 他們難道就認為路線沒有問題?


請看以下一段視頻. 感謝港人港地這種激進建制的媒體, 讓我們看到了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被學生圍的一幕

感謝港人港地提供的珍貴片段

視頻中, 教授難道就認為暴力是唯一出路?


那有同志會說, 那你起碼要割席, 要表個態, 這才是守衛自由民主價值

大家都知道這不民主, 但割席就有用? 這是不是高估了所謂 "自由派" 對 "勇武派" 的影響力, 要知道 2019 年前和理非和勇武, 本土和非本土都還在吵架, 議會選舉都可以互相狙擊, 勇武派會因為自由派和理非 KOL 割席就停止?

請看 7.1 立法會被砸前, 泛民的人在做甚麼, 他們在勸阻

完全勸不了, 白頭佬梁耀忠被示威者大力推開那一幕, 還被傳得很廣, 說泛民這條老狗被這樣推, 是大快人心

割席有甚麼用? 甚麼叫割席? 甚麼叫 "自由派" ?

批評一下勇武暴力就叫割席嗎? 那一早已經割了成千上萬次, 割席這麼容易, 那我天天割

對於不在香港的看客來說, 香港勇武就單單是香港勇武, 但對於一些同情者來說, 這些菜雞暴徒還是他們的下一代, 是他們的學生和後輩, 或許無知或許天真, 但起碼他們付出了代價, 現在新屋嶺還有幾千人

同情示威者不一定是支持示威者行為, 要解決 "勇武劫持運動", 割席沒有用, 問題根源是仇恨, 對警察的仇恨, 對大陸的仇恨, 對政府的仇恨, 割席了仇恨就不在了? 這麼簡單的話, 也不用搞半年到了 2020 年元旦還有這麼人出來遊行

連登為代表的仇陸情緒當然存在, 香港人也從不佛系, 不均也不是善男信女, 2014 年後 "自由派左膠" 和 "本土派法西斯" 不就因此對罵? 

問題是香港排外也沒有大陸宣傳口那樣的嚴重, 在商場地鐵講普通話會被打? 用普通話問路會被打? 我保證不會 

又有人批評黃色經濟圈是擴大社會撕裂? 那我們又有甚麼好方法呢? 誰在社會撕裂, 黃色經濟圈起的頭? 國泰辭退黃絲? 不同公司 HR 拒收香港畢業生? 梁振英在 facebook 批鬥蘋果日報, 說在蘋果上登廣告的都是賣國賊? 

有權有勢有資源的人, 動用經濟力量制裁老百姓就沒有人講撕裂社會, 民間自己組織抵制, 這就叫撕裂社會?

我也想回到宇宙大和諧的香港, 我也不想有藍店黃店之分, 問題是回不去, 割席沒有用, 敵意要消散不是批評一下勇武就能出現的事, 事實是硬核的勇武也不會聽, 要聽的一早也聽到

田北俊田北辰之流在香港左右不討好的, 或者可以標為 "中立". 問題是北京會將田北俊田北辰當成解決問題的思路嗎? 且看這張環球時報年會邀請的人, 這份名單很出采...強世功, 譚耀宗, 吳秋北, 何君堯...

何君堯那塑料普通話, 也不知道台下的人能不能聽懂

回到主題, 所謂的 "自由派" 其實包含甚多人, 有些人甚至都不是 "自由派", 他們不是看不見示威者暴力, 也不是對示威者過火的暴力沒有意見

彼之曱甴廢青, 我之下一代, 他們不是某些人的下一代, 所以某些人可以叫他們做曱甴廢青

以前政協劉夢熊在 2019 年 3 月講的東西結尾, 若有同志要所謂的 "自由派" 大聲反對示威者暴力, 可以先叫劉夢熊在每一個視頻都做, 因為這是前政協, 有義務愛國愛港, 反對示威者暴力

其實劉夢熊也說過不支持示威者打砸, 問題是大概要有心人才能找到劉夢熊甚麼時侯說過, 不是有心人大概也找不到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