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胡錫進說港澳辦協調了一千七百萬口罩給香港他不舒服

胡錫進說他感覺不舒服,胡錫進說他希望別人說 "我们拒绝戴中国口罩",說 "觉得国家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用口罩去感化那些香港人",很好笑的是藍絲也有香港人,藍絲同樣被 "放棄了" 。
台灣限口罩出口一個月,就這麼義憤說民進黨人血饅頭,然後放在香港就說 "給香港人不舒服",哦,我自己看到被逼接受得也不舒服啊。天天說黑醫護,黑醫護關你胡錫進甚麼事呢?2003 年感染的香港醫護你胡錫進認識幾個?
香港醫護都缺物資下還不封關,全港八成民意說要封關,結果政府一拖再拖,你胡錫進在北京城大老進染了病還能睡幹部病房
胡錫進知不知道澳門就訂了 2000 萬口罩呢?香港政府卻說對外採購不太順利?
我代表不了別人,別人有急用或許需要。但我自己拒絕了可以嗎?我的口罩來源從來不是大陸,香港缺口罩缺了這麼久,等著大陸口罩一早沒法出街。誰要胡錫進之流感化呢?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8日对媒体说,在过去一个月,香港特区政府在港澳办的协调下成功从内地输入早前订购的1700万只口罩。她强调香港现在口罩紧张,要首先供医务人员等一线人员使用。

消息传到内地,网上立刻出现很多负评。那些声音主要生气在几点,一是内地的口罩也很紧张,很多人买不到口罩。二是内地的疫情比香港严重而且人口众多。第三点则尤其让人窝心,那就是去年6月以来的香港反修例抗议中,戴口罩成为激进示威者的标准打扮之一。直到本月3号,香港几千名医护人员还带着口罩上街示威,要求关闭与内地的所有口岸。内地增援的口罩将会有部分戴到那些没良心、疯狂反对国家的人的嘴巴上。

老胡跟大家的感受是一样的。刚看到这个消息,第一个感觉就是很不舒服,觉得国家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用口罩去感化那些香港人。事实证明他们当中很多人是感化不了的,其中甚至有人会认为,国家这个时候克服困难拨给他们口罩就是因为他们敢闹闹来的。

冷静下来之后,经过理性分析,老胡又想到,这不是一件赌气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不管那里是否有一批人同国家离心离德,但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面前,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国家都要履行对香港的正常责任和义务。香港是个制造业相当空心化的城市,原来的大部分生产能力都转到了内地,它的电、淡水及大部分食品都依靠内地供应(所以少数人喊“港独”纯属疯了),突然发生新冠肺炎疫情,那里口罩等医疗物资供不上,需要从内地和外部世界紧急采购是必然的。包括香港在内的全中国现在都缺口罩,国家只能在各地之间进行统筹安排,协调各地的采购。这个时候从道理上说,既不能抛弃香港,也不能特殊照顾香港,只能把它作为全国的需求点之一来对待。

林郑说香港从内地买了1700万个口罩,她还说输入时间是过去一个月,而且那些口罩是早前订购的。那么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香港特区政府动手更早一些,在1月20日以前就已经行动了。而内地各个城市是在那之后才开始大规模抢购口罩的。

我不相信国家会在内地形势越来越紧的时候优先对待香港,试图在这个时候用提供口罩来取悦香港社会,收买那里的人心。有关部门和官员应该都很清楚这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如果内地现在还有哪个部门提出用向香港多提供口罩来改变那里政治风向的动议,那么老胡作为一名对香港有些了解的媒体人对此坚决反对。我不相信现在内地还有那样天真的人。

最后,不管香港社会里那部分与国家离心离德的人是否听得进去,老胡都要对他们说一句,摸摸你们的良心吧,你们要知道这些口罩是国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给香港挤出来的。看看武汉那些前赴后继的医护人员们,他们没有人退却,而且那里有一个口号叫做“共产党员先上”。再瞧瞧香港那些虽属少数但也是成批的医护人员在接受治疗护理新冠肺炎患者时当场辞职或者强行告长假,你们应该为那些人的表现和香港激进示威者喊过的反对国家的极端口号而羞愧。

至于那些最恶毒攻击国家的人,我期待他们有骨气喊出来:我们拒绝戴中国口罩。

是谁在意淫要台湾输出口罩了?

台湾限制N95口罩、外科口罩出口

誰在哄抬台灣口罩禁令的政治意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