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示威者暴力, 藍絲也是香港人, 建制新貴

看到 HK思考01:暴力與未來 一文,作者文中觀點我很同意,99% 都同意,剩下的 1% 是真正中立的標點符號,喜見 matters 有此文

在 matters 撕逼的同志大概會覺得我深黃到飛起,我這叫深黃個鬼,身邊有 "真深黃" 的人,"真深黃" 絕對不會 "很同篇" 此文

引一下作者 HK思考01:暴力與未來

原諒我要說的第一個議題「暴力」,因為這實在是現在最需要指正的事。目前有一個十分令人擔憂的情況--幾乎所有人,我指的是中立及支持運動的一方,都不願意指責抗議者的暴力。我明白和理非從情感上不割席的理由,也明白「不割席」是因為人們不願意從內部分裂。但是總要有人出來指出整個運動中不對的走向,運動目的是正確的,但運動在進行當中不可能永遠正確,批評其中不好的狀況不會影響運動目的的正當性,我也清楚「不批評」在某種程度上是害怕出現大規模的負評,傷害前線的感情,也會令人質疑運動的必要性。但是不能不批評,絕不能不批評,要有客觀的聲音出現,如果僅僅因為害怕批評會傷害到抗議人群的感情而不去指正道路,那才是除了子彈外真正會傷害到他們的事,總有一天他們會因為沒有人指路而走向毀滅,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說一個極端的例子,中共走到今天,正是因為他們沒有勇氣和膽量去迎接「批評」的聲音,雖然香港沒有批評聲音的原因與中共不同,前者是出於關懷之心,後者是出於恐懼,但最後結果卻是一致的,都喪失了批評的聲音,那誰又能說自己不會成為別人口中的壞人呢?


中共在建政後這麼多錯,的確是因為中共沒有擔量接受批評,非人死不能錯止,若果毛澤東多活 50 年,文革大概到今日都沒有辦法去反思?人們對民主的期待之一就是協調性和糾錯性,若果不能協調,凡事可用力壓之,軍政府即可


同時也能看到很多「非共同立場」的人群之間發生了衝突,很抱歉我無法成為法官去判定每一場衝突的對錯,但我相信有很多時候錯不在抗議者。但請明白有一部分人是「無辜」的,仍然不理解這場運動重要性且不支持的人太多了,不支持這場運動不是一種罪。我明白一部分人在觀點碰撞時或氣憤或失望或傷心的心情,但請千萬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因為互不理解是常態,部分經歷了動蕩時期及衣食無著的人群自然會認為「麵包」是更重要的,你可以氣憤他們觀念陳舊,埋怨他們沒有和年輕人做同樣的選擇,但是請給予一定程度的尊重,因為如果沒有這群人,就沒有現在可以為了「自由」「民主」而奮鬥的香港,他們為現在的香港做出了貢獻,是香港的基礎。但也同樣請記住,不要讓他們影響自己,你們是香港的未來。

作者這段是幫俗稱 "港豬 / 只會搵食藍絲" 講話,其實我也是同意的,幫 "藍絲" 說話這樣大逆不道的舉動是和解必要的一環。我自己也不用 "港豬" 這種貶稱。

但是請給予一定程度的尊重,因為如果沒有這群人,就沒有現在可以為了「自由」「民主」而奮鬥的香港,他們為現在的香港做出了貢獻,是香港的基礎。

無論如何,"廢老藍絲" 都是香港建設的一部份,我自己也不用 "廢老" 這詞,都是老人家還置甚麼氣呢。

外部輿論不可能無止境地支持抗議者的暴力行為,尤其在抗議者的某些暴力行為影響到了本國利益,傷害了本國感情時,「支持」兩個字是很脆弱的,普通群眾在認識遙遠的他國發生的事情時,只會通過最簡單的事實去決定自己的立場。

的確是這樣,外國怎會無條件支持香港的暴力抗爭,像法國西班牙美國都自己出過暴力抗爭的問題,若果不是中共在某些事情上太離譜,中美又開始新冷戰,外國對香港的暴力的理解性會更低,泛民在國際線上大概每和外國媒體政要上講暴力都要盡力去想到底怎解釋。

就以功利現實的角度來講,爭取外國支持,暴力就不能過火,特別是影響到外國旅客。

但這個 "批評" 會出現一個反駁,就是沒有暴力,就沒有關注,沒有暴力激起當權者的怒火,他們就出不了元朗事件的昏招。

這其實是很無奈,的確沒有激烈的衡突,就沒有國際關注,也引不來激烈的政治改變,後生仔這種 "血色邏輯" 的確也講得通。但引起國際關注不一定要這種血色手段,一定用一種準革命的色調去動員政治情緒,抗爭與不合作運動可能也有其他更好的方式,比如這篇文

https://www.iyouport.org/2、让你的对手陷入愚蠢滑稽:充气武力和反叛小/

对一些人来说,隐秘反叛小丑军(CIRCA)可能看起来只是一群衣衫褴褛的活动家,他们戴着假鼻子、满身都是油漆涂料、迷彩裤和乱蓬蓬的假发。
表面上看的确是。
但是,他们实际上是一支训练有素的行动者团队,一支真正的民兵队伍,一个专业的小丑营

在香港有人做類似的事,例如 pepe 頭

照片來源: 端傳媒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1208-whatsnews-hk-parade/

當然 pepe 頭遊行出現後也有不同的批評,同一陣營的批評,例如 "嘉年華抗爭" "人血饅頭" "抗爭不認真不嚴肅" 之類,這也是可以預見的。

然而抗爭手法只有血色是不可的,抗爭是為了社會更好,抗爭的目的之一是打破異溫層和媒體同溫層,傳逹有效的政治訊息並得到別人的同理,激進的血色抗暴敍事有它的隔離層,下至 3 歲上至 80 歲不可能人人都接受天天打生打死,這並真的是戰爭年代。

回到外國不可能無條件支持示威者暴力這點,之前 "反華媒體" 德國之聲對邵嵐訪問就表逹這一點,訪問者直說若示威者暴力過火,外國同情就會蒸發。

作者文中指

美國近期的表態是一種很危險的暗示,它將抗議者和港警的暴力行為相提並論,意味著在某種層面上,抗議者的暴力行為已到了「不可理解」的邊緣,如果繼續保持此種狀態,美國在政治立場上也可以有「選擇」

這是指美國國務院的文

說美國 CIA 支持 "暴徒廢青" 打砸破壞香港,那美國 CIA 和國務院大概在自相矛盾?中共常年的慣性把自己的人民都繞進去,玩弄民意結果把自己的黨員都誤導

曾半開玩笑的說,CIA 快點主導運動,讓 CIA 建大台, 關於勇武激進抗爭策略, 我希望外國勢力大力介入,我期待 CIA 專業特工帶領下,勇武張弛有度,在打陣地戰時同時在輿論戰上佔領道德高地,同時團結社會上能團結的人,團結國內國際能團結的人,搞一個政治光譜前所未有地廣的統一戰線。

問題是沒有,無大台才是真正的現實,這是一群 15+ 的後生仔,後生仔的政治常態是甚麼?

  • 反權威
  • 激進化極端化
  • 非黑即白
  • 沒有深遠謀算,考量面不夠大
  • 主戰不主和,爭為玉碎不為瓦全,攪炒邏輯

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後生仔的日常是 DLLM

但又有人批評無組織無紀律,事實是後生仔在這幾月來的表現不是 "無組織無紀律" 就能否定,看看文宣組,文宣組那些換成甲方出錢,要多少錢?這都是自發去做的。到外國媒體登報這又哪一點沒有組織力。

有些人一時批評勇武無組織無紀律,一時又批評勇武能做出這樣的事,背後一定有組織,自相矛盾不過如此。香港從來不是一個強勢政府主導一切,公民社會自我組織有這麼難理解麼?外國勢力即使界入也不是以資助勇武的形式,而是政策立法施壓

有些後生仔前途都不要就要飛蛾撲火,這的確是運動持續下去的原因,香港強硬派看不到打壓越大形成的 "殉道者氛圍" 對社會的影響,畢竟香港強硬建制和共黨都覺得這都是 "廢青蟑螂",都是只能狠狠打擊不能對話的賣國賊

當然我自己認為飛蛾撲火不可取,引作者說

所以請不要為了一個漠視生命的政權而無辜地付出自己的生命,因為不值得,請有價值地活下去。

後生仔會回應 "這次輸了,香港就一無所有了,我們不衝,誰會去衝?我們不送頭,香港不會醒" 這也是後生仔常見的情緒動員,聽到這樣的話只能啞口無言。

但這真的不值得,我還是希望把香港當成 "白區" 來戰鬥,送頭式喚醒別人不值得。

廣州黃花崗那些人是甚麼人?許多都是留學有識的人,就這樣一次過消耗掉自己的生命

這是送頭革命法

在激進化準革命的情緒下,後生仔很多時侯都很難聽到別人希望他們溫和點,所以老一輩的人就想,那我們站在前台發聲,幫助你們受捕後的需要,讓後生仔知道社會上不只有他們,他們不孤單, 也不需要絕對,8 月份維園那次流水集會不就是這樣。

這才是不 "指責" 勇武暴力的重要前因後果之一,廉價的指責誰都可以做,批一批評勇武暴力大公文滙之流就歡天喜地好像發現大新聞一樣,他們能理解這些?

一直有人在做化解後生仔絕對和憤怒的事,指責暴力就能解決絕望和憤怒?

年輕小朋友會覺得絕望,告訴他們不要絕望,香港人沒有放棄。

天天強硬建制在批評別人煽暴,雙重標準,要人看看美國執法,那你身為建制,懂得聆聽下一代的聲音?即使這些聲音無知又天真,你身為 establishment 你不去聽,斥之香港垃圾廢青蟑螂?別人家的 establishment 不可能把人民內部矛盾當成敵我矛盾在打吧?

強硬建制這樣做,是在自絕合法性,為自己帶來管治危機而已,中共這樣做,只是把香港進一步推向獨立,讓香港獨立這玩意不只是後生仔的暢想,而是成為一些中佬廢老開始覺得可以理解的事

有人說講藍絲只是想安穩生活,但他們的店被破壞,警察的子女在學校被同學排擠,警察被起底婚禮被人 "贈慶",這就有道理了?又有誰為他們發聲?

這沒有道理,但同時不代表 "黃絲" 沒有聽到這些聲音,當然要深黃的人認真處理是很難的,但黃不只有深黃,正如藍不只有深藍,這是事實。不要讓中共群眾鬥群眾那一套,讓社會加大撕裂。"自由派" 對暴力的失聲,自由派不只是對暴力失聲,其實很多人只是不知說甚麼好,因為說甚麼都說不清而已。


這本來就是一件很複雜的事,只給兩個按鈕 "暴力" "反暴力",建制某些人當這是打機呢?後生仔是 "打機式抗爭",把抗爭當打機一樣玩,那建制某些人就是打機式治港,以為這是打地鼠遊戲,打完地鼠就能 end game 上北京去釣魚台國賓館領朵小紅花

仇恨不解,困局不止

「勇武派很多衝擊或破壞行為,是不是真的跟五大訴求有關係?這是我從來不清楚的。我在街上看到他們有很強烈的感受,對港府、警察、建制有很深很深的仇恨,你用五大訴求回應他們有用嗎?不可能的。」回憶6月中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時的畫面,羅永聰當時站在警總門口,看着一群警察放工從後門離開,然後被一群年輕示威者爆粗口追趕;他從示威者的言行中感受到,這股情緒顯然不僅僅源於《逃犯條例》修訂這般單純。

有人講這都是泛民講出來的仇恨,例如蘋果日報之流,講道理,泛民做的事有很多都 "很白左",我舉一個張超雄

https://evchk.wikia.org/zh/wiki/張超雄

張超雄在澳門出生,7歲時移居香港。他經常為酷刑聲請留港的難民發言,又為新移民爭取權益,有網民因此認為他是一名左膠,他亦多次被網民批評為道德潔癖[1]

泛民自己大比數否決 "保障香港不受大陸化 " 議案,這又聽過沒有?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51121/19381766?fbclid=IwAR3wbdTFRDxUlj3szkjuo1UBSltSQuFj3Nfn9iAkK4OpXwwNOLdZB6V8hJI

兩天前,毛孟靜在立會提出「保障香港不受大陸化」議案,遭建制派否決是意料中事,但分組點票共有19名民主派議員投贊成票,與過去相比就有很大改變。2013年毛孟靜、范國威提出本土優先議案時,不僅大部份泛民投反對票,而且22名泛民議員還召開記者會提出「反歧視、反分化、反排外」口號,譴責毛范提出減少新移民來港配額,「令港人蒙羞」。

誰為新移民發聲發聲到出名?何君堯嗎?北京甚麼時侯給張超雄弄一個和平奬?事實是何君堯上了 CCTV,張超雄在內地誰人識君?(笑)


搬運羅永聰的文作為結尾,如羅永聰這位在建制混過的人講的,問題之一是在於仇恨,若果強硬建制和中共還是 "廢青蟑螂走狗" 的非人化邏輯,哪麼誰在撕裂社會?小黃絲小藍絲嗎?

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上)
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港府有何解方-下
羅永聰提到,他讀大學時正好遇上2000年香港大學校長民調風波。當時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向報章披露,港府對港大的施政民調頗有微詞,並透過校長鄭耀宗等人施壓,要求停止一切民調。事件引起輿論的軒然大波,羅永聰與朋友在下雨天到街上示威,也引起外界譁然。
「很多人覺得,『嘩!他們為什麼會在下雨的時候出來?』。在那個年代,這已經很誇張了,到後來的皇后碼頭、反高鐵、反國教、佔中、旺角騷亂、DQ(取消議員資格)……這二十年來的變化,很清楚看到香港人抗爭的evolution,大家不停的在進化、在學習。現在的勇武不是突然冒出來,可能在之前的事情中就存在了。他們從先前的經驗中學習到一些事情,對問題的看法也改變了。和理非沒有用,那什麼東西才更有用呢?」羅永聰說,如果把這幾年的事情放在一起考量,就能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那麼憤怒,這憤怒跟現在的五大訴求可能有點關係,但更多的是長期積怨的爆發,勇武則是經驗總結後的選擇。

當然香港社會各方分岐都太大,總體來說持續悲觀,悲觀還悲觀,但還是要繼續想怎樣令情況不惡化下去的。若果中共願意能將權柄交給有能力想搞和解的人,這樣的人不是不存在,只是大概黨國認為這些人不夠忠誠,政治立場不夠堅定,看齊意識不夠強,總而言之 "不夠聽話" 而已

中共用人之道如此,所以別人看到這些沒有意見?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甚麼背景,她適合當律政司搞公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鄭若驊

她擅長於處理建築業與國際投資爭議的法律事務,並有豐富的國際仲裁調解經驗。[4]2008年,她通過全球選舉成為首位出任特許仲裁學會主席的亞洲女性。[3]在任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主席期間,她致力促進中港兩地仲裁合作,因此與中國關係良好。[4]另外,鄭若驊的刑事檢控經驗較少,但公職經驗豐富,熟悉政府及公共政策的運作。

很多人都講香港政府劣幣驅逐良幣,建制就沒人了,要用到這些人當三司司長?

以前香港行的是唯才唯賢是用 (meritocracy),然後近年越來越唯忠是用,以前你是香港精英,所以香港政府邀你任公職,或給你一個太平紳士。現在是黨國說,你以前不是精英,聲譽也一般,但我給你精英的位,你就是精英啦!組織看好你!

感謝國家感謝人民,愛國愛港的力量混了多少這樣的人,去當建制就為混人大政協,混一個公司的執行董事?

何君堯一個空降兵,配做太平紳士?他配嗎?

為甚麼建制的人都對建制有意見,有些淺藍的人都保持沈默兩不雙幫?因為建制的一些精英都被邊緣化啊 (笑) 他們覺得在建制沒用,做不到事

反而是激進建制和強硬派挺上鏡的,那都是甚麼人吶?看看葛佩巩議員的水學歷

建制派的自甘墮落
第二類建制派,就是曾前主席所說的「智商不高」類型,或許是這類人易洗腦、易催眠,易於被強權所控制。第一大黨是盛產這類型的基地,單是疑似涉假學歷的立法會議員,最少已有兩位;更別說有喜愛潑婦罵街式發言的工業家千金、自動上繳調查文件予特首辦更改的so call律師,以及連蒙面法已生效也不知的神隱鄉事。這類建制派收到的命令與第一類一樣,就是要盲撐政府,但由於智商實在有限,所說的話邏輯欠奉,甚至會出現「今天的我打到昨天的我」的尷尬情況。最慘的是他們不少都是地區直選議員,對一些議題不能不表態,不能如第一類建制派般只需投票時按個鈕,被逼自曝其短,淪為笑柄。

建制派這麼多豬隊友,老建制和老左派願意麼?

引練乙錚在 2004 年的文章,新人笑舊人哭

https://www.post852.com/234427/練乙錚:全民政府不搞鬥爭 正統左派晉身主流(/

正統左派當中,不少是學問和能力都很高強的人,和一些當時得令的在位者相比,絕不遜色。這些人在文教界、社福界、勞工界、演藝界、商貿界、漁農界……都有;回歸前,他們被港英敵視、被社會輕視,發展機會很有限,才華長期被埋沒;回歸之後,這些人被極左好鬥的中央要求繼續犧牲,他們的才華繼續被埋沒。這些幾十年真正愛國愛黨、有承擔、吃過港英一切政治苦頭的人,至今未能一展抱負、進入政府機構盡其所長,是很不公平的。我從七十年代初就結識不少正統左派朋友,其中很多都十分值得我尊敬;這些人已屆中、老年,青春和壯志都消磨得差不多了,有些更鬱鬱以終,但今天在台上風光的,卻盡是些在「愛國有獎」時代裡忽然愛起國來、在全無風險之下表表態、喊喊口號的機會主義紅人。

在梁振英之前這些現象雖然有,但還可以接受,大家都是繼續搵食賺錢,梁振英之後這些建制豬隊友加速入場

詭異的是 2019 年的今天,這些平均素質 low 於傳統建制的建制新貴,是中央解決香港問題的 "標準答案",這些人才是中央眼中的 "有大局意識" "有擔當" "深刻了解香港" 的人

HK思考01:暴力與未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