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盯著鴨子久了就變會成鴨子

發布於

之前一位 Matter 友說了類似「不要聽風就是風,要有獨立思考,自由民主之類的問題政治哲學大家都未想清楚,你們就急著下結論」之類的雲雲。

我就反駁「那大概閣下的思想在網上也找不到類似物,是真的獨立到不能再獨立的思考」

Matter 友反駁「獨立思考不是指思考出來的結束和其他人有多麼不同,而是指經由自己的理性推導得出結論。」

我沒有再反駁,因為這 Matter 友說的的確就是「獨立思考」的原意。

然而在現今的世界,「獨立思考」是否真的是「獨立思考」呢?鴨子不只會生鴨子,盯鴨子久了也會變成鴨子。

小鴨子在鴨子群裏長大覺得自己是一個鴨子,吃的像鴨子,行為像鴨子,愛的也是鴨子,但可能它是一隻染黃毛的鴿也說不定,只是因為待在鴨子堆裏久了所以看啥都是鴨子。

這也是染黃毛鴿子的「獨立思考」,因為 TA 的思考素材和認識環境就在引導著 TA 最終的結論,小鴿子的確在獨立思考,但它的獨立思考本來就沒有多獨立。

那不是小鴿子就不想非獨立思考,那是它本身的弱點,那是每一個人的弱點,是不可避免的。

現在現今社交媒體普及,人們認知到的東西好像多了,其實或者也只是在網上看到更多的各式各樣的鴨子,在演算法下卻沒有真的看過真的鴿子。

所以要駁「獨立思考是指經由自由理由思想推導出的結論」,可以說「閣下怎知道你的獨立思考環境並不是被制約的呢?閣下怎知道你獨立思考起始所隱含的假設就是真的呢?」

所以說「閣下的思想恐怕在網上也找不到相似,是獨一無異的思想」是這個脈絡下,畢竟看起來是鴨子,聽起來是鴨子,那就是鴨子

不論是左是右,是上是下,是威權是自由民主,人們都有先天的認知限制,全知全能無錯的人不存在,若非如此,世間也不會有這麼多話術與套路。

就像我以為「另類選舉人」這種東西是川大總統幕僚在電視機前的口硬,我還真沒想到共和黨有人還真的 cosplay 另類選舉人並且認為自己做的事能改變歷史走向。

而且還有人信,在網上說「現在有兩組選舉人,你為甚麼和主流媒體一樣選擇性只報一個不報另一個?你這樣對不起信你的人」雲雲。

這兩位網友也可以說自己有「獨立思考」,但他們的腦迴路其實和 twitter 上的 MAGA 小紅帽沒有區別,在 twitter 那邊的 MAGA 友一樣的義憤別人為甚麼不報他們那個「真.另類.選舉人」。

而我為甚麼一開始就沒有當真?因為這不合我對「選舉人都是由該州勝出黨派產生」的基本認知,所以覺得那個「真.另類.選舉人」是 cosplay,但我這也不是甚麼「獨立思考」,我也是參考「主流媒體」「左膠」「白左」「邪惡陣營」的消息。

所以我聽到有人將 cosplay 當真還把逆轉勝的希望放在那,我的第一反應是,WHAT?那就是白宮那群反智幕僚嘴硬,你們不是真的把這過家家的當真吧?世界觀都不一樣,也以為別人和我的想法一樣。

大家其實都沒有甚麼真的「獨立思考」,真與假其實並沒有看起來這麼結實。

既然「真 / 假」的認知體系都不那麼結實了,那「正義 / 邪惡」的道德體系呢?既然「正義 / 邪惡」都模糊了,那「愛 / 恨」又如何界定呢?

怎知道自由民主就一定是正義呢?怎知道中共就不好呢?怎知道大一統才是最佳的路道呢?怎知道美國的民主實驗就不會失敗呢?

但「自信」這種東西也是人性皆有的缺點,所以以為自己在「獨立思考」,這是人人都不可避免的弱點,除非成聖成佛,不然也只會不時錯一下。

其實我們都是尼安德特人的後代。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