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注視與遺忘

發布於

拜登和 lamestream media 單方面宣佈選舉結束後,我繼續在看一下不同光譜上的人的反應,這將會比 4 年前喧嘩得多,遭遇戰也將頻繁得多。這喧嘩不止在美國本土,還在全球上演,我也加入喧嘩之中水一水文,在不樂觀的未來中刷一下存在感。

Fox News 遭遇建台以來最大壓力

Fox News 和 lamestream media 一樣,單方面宣佈了選舉結束。

因為這樣,Fox News 目前被不少 MAGA 大統領支持者大力抵制。社交媒體上已經可以看到有陰謀論指其實 Fox News 其實一直都是 anti-Trump 的,只是在這一刻暴露了他們的真面目。

比如說 Murdoch 家族的媳婦竟然在慶祝拜登單方面宣佈勝利,證明了作為大老闆的 Murdoch 家庭其實也是叛國反川的 deep state。

Raheem Kassam 和 Dinesh D'Souza

轉發的人是 Raheem Kassam,前 Breitbart 主編,英國脫歐領頭人 Nigel Farage 的前首席顧問。父母都是印度移民,生於穆斯林家庭,但 Kassam 本人則是 alt-right 的堅定支持者

Raheem Kassam 和另一名同是印度裔的 Dinesh D'Souza 都是川普的絕對支持者,而且同樣的影響力驚人。Dinesh D'Souza 本人還被川普用總統特權特赦過 (被邪惡民主黨人挖地三尺找出的小犯罪)。

Fox News 的 Sean Hannity 當然目前在痛心疾首,大呼選舉舞弊,這也是目前非常多川普支持者的心聲。只是不知 Hannity 有沒有和其他 MAGA 友一樣認為 Fox News 將付出沈重代價。

美國外的意見領袖

我看到不少美國外的撐川 KOL 都是這種看法,其中包括蕭生蕭若元,蕭生也不是一次兩次轉 Sean Hannity 的 twitter,最近又轉了川普大統領親密戰友 Rudy Giuliani 的推文。

美國之外,有影響力的人中並不只是蕭生這種看法,我還看到非常多的意見領袖是類似的看法,在這就不諗名字了......

說實話我自己對蕭生並無惡感,對持有類似的看法的一些 KOL 在以前還頗為尊重,所以看著這些又喜感又悲感的 twitter,對未來加重了悲觀的看法。

Megyn Kelly 的 battle

其實 Fox News 在 2016 年前,也不是一開始就撐川普,Rupert Murdoch 旗下這座保守主義的燈塔,在 4 年前還曾經和老川普小小碰撞過,Fox News 知名主持 Megyn Kelly 因為在辯論中問了幾個川普關於女性的問題,令到她受到川普競選團隊的集火,其中一個主事人就是 Steve Bannon,武器是 Breitbart。

我去瞅一瞅 Megyn Kelly 這幾天的 twitter,也是頗有意思。

Kelly 認為前東家 Fox News 對威斯康辛州 WI、阿利桑拿州 AZ 變藍的預測作肯定,覺得老東家在這件事上不會出錯。

之後一日,Megyn Kelly 說川普有權去保證選舉公平,去保證沒有舞弊。但當選舉結果變得明確後,老川普也要去承認選舉結果。

看起來 Kelly 好像也是有點 anti-Trump,但她的取態更為複雜,在 lamestream media 單方面宣佈選舉結束後,Kelly 為川普支持者辯護。

她認為幾年來,川普支持者受到不公的對待,被主流媒體 / 左翼妖魔化。

Megyn Kelly 目前在 twitter 和不同的人在 battle 。其中包括 CNN 的 Joan Walsh。她說她嘗試去向人解析美國一半人的 mindset。


Megyn Kelly 又和來自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 Ted Lieu 在 battle。Ted Lieu 中文名是劉雲平,台灣移民的華裔。Lieu 指川普大統領污名化亞裔移民,而 Kelly 則指 GOP 的選民也是日常被污名,並建議 Lieu 和他的紐約同事 AOC 談一談。

目前類似的 battle 正在社交媒體上爆發性地增長。

Kelly 的看法也很有代表性,她本人被川普攻擊過,她的家庭還因此收到恐嚇信。但她還是同情川普支持者,認為 GOP 選民這麼堅定支持川普,是有他們的合理的理合 (我也認為是)。

而這種 GOP 選民支持川普的心態,並不為左翼 / 主流媒體 / 建制 / 精英所好好理解,而左翼的雙重標準和選擇性遺忘,更令人覺得左翼偽善。類似的感覺非常普遍,即使沒有川普,這種情緒和意志還存於 GOP 選民當中。

注視與遺忘

這個注視與遺忘的問題,目前也頗為無解。

Kelly 說主流媒體 "看不見" "遺忘" GOP 選民的核心心態,說 AOC 等的民主黨人被大部份的 GOP 選民所厭惡。但同時,其實 QAnon 之流也無法被民主黨支持者接受,即使是最溫和的都不可能。

雙方都說你自己只關注自己看到的東西,川普支持者自稱 "被遺忘",說民主黨人不能代表他們,其實他們何嘗又不是只注視了自己想注視的東西,遺忘了對方很重要的關注點?

Kelly 說川普支持者被妖魔化,其實民主黨 progressive 的支持者也被妖魔化,例如說 progressive 都是共產黨人,都是穆斯林等等等等。這在一些撐川社交媒體帳號上也隨處可見,不同的是這些聲音未能和 CNN / NYT 等老媒體站在了正式舞台上。

所以這可謂彼此彼此,被遺忘的不止是川普支持者,被遺忘的也是最仇恨川普的一群。

在光譜中 Megyn Kelly 大概是中間偏右,川普當選她可能不會太激動,但覺得這是 GOP 選民意志,川普當選沒問題。拜登當選她也不會太激動,覺得這也是選民意志,只是主流媒體認為這部份選民很多,卻忽略了 GOP 選民。

溫和選民

不知道 Megyn Kelly 投了誰。而有中間偏右的共和黨人 / 前共和黨人在總統上投拜登,在眾議院上投共和黨,然後在參議院上又投民主黨。

這些溫和共和黨大部份認為川普要承認選舉結果,所以某程度上,這也不只是美國左翼的 "單方面宣佈選舉結束",在這些溫和共和黨 / 獨立選民眼中,選舉也結束了。

我瞅一瞅類似的溫和共和黨人的 twitter,有些已經在想 2024 年要推出那一個共和黨總統侯選人比較適合,有些在想怎樣重整共和黨黨內的 "文化"。

我覺得能將川普支持者拉中間的,只有這些溫和共和黨人 / 溫和前共和黨人,光譜裏面中間偏左和左端的敍事,對這部份的美國人是完全無用,甚至有反作用的。

保守派媒體除了明星級別的 Fox News,還有 Washington Examiner。Examiner 最近的版面就是這樣的。

在 Opinion 那邊都好幾篇 "反川" 文章了,這是保守派媒體。標題分別是

EDITORIAL :  Joe Biden's victory is much less worrisome than it could have been
Donald Trump lost the presidency because he refused to act like a president
Voters stood up to the culture and declared their center-right values


或者 2024 年最佳的結果是 47 = 溫和共和黨人?

在此之前可能還要承認川普政策中合理 / 合情的部份,不可以完全否認川普政府做過的事,無論民主黨的 progressive 對此可能會多麼的憤怒。

或者很抱歉的是 Bernie Sanders 仍未適合現今這種情況下的美國,而比 Bernie 更為激進的 AOC / The Squad 或者最好還是只佔少數。

這種綏靖 / 和稀泥是部份人 "理想中" 的情況,他們想要的是一個 "平平無奇" 的美國。

拜登單方面宣佈勝利後,Bush 家族中的 Jeb 就道賀了,這些 "建制中人" 或者 "高高在上,看不見民間疾苦",和華盛頓特區九人投拜登的人一樣離地。

然而他們起碼注意到這是一個分裂的美國。

Jeb Bush 對拜登作祝福,希望他作為美國總統能帶領美國走出困境。
























一場擴大化的戰爭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