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昂山素姬, 羅興亞人, 新疆, 克什米爾, 聖母不是針對你

昂山素姬 (翁山素季) 近日否認她所在政黨全國民主聯盟執政的緬甸政府對羅興亞人進行屠殺

昂山素季出席國際法庭聽證會 否認緬甸種族清洗意圖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0755583

Aung San Suu Kyi Defends Myanmar Against Genocide Charges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12/10/aung-san-suu-kyi-defends-myanmar-genocide-charges-hague-icj-rohingya-crisis/

當年的諾貝爾和平奬得主竟然受面對種族清洗指控, 歷史果然充滿了不可預見的黑色幽默. 昂山素姬還拿過香港大學的榮譽法學博士, 這含金量當然比何君堯議員的有分量多了, 國際社會也一直把昂山素姬視為曼德拉級別的民主自由人權象徵

不知道緬甸軍政府在過往有沒有指控昂山素姬是西方勢力代理人, 要在緬甸搞顏色革命. 或者說昂山素姬家人都在英國, 所以昂山素姬戀殖崇洋兼賣國, 希望緬甸回到大英帝國的懷抱

昂山素姬的父親當年為了緬甸獨立, 在二戰時還幫助過日本, 希望能藉日本擺脫英國的殖民統治, 到了二戰後期見到軸心國節節敗退, 又轉而投靠回英國去打日本. 聽說昂山站在日本一邊時, 還曾幫助日本打入緬作戰的中國遠征軍. 昂山作為謀求緬甸獨立, 民族自強的緬甸國父, 卻在快要獨立的前夕受到暗殺

緬甸主流宗教還是看似人畜無害的佛教, 如今卻面對法西斯的指控. 昂山素姬的辯護說國際社會忽略了羅興亞人激進分子. 羅興亞人祖上是孟加拉人, 移居到緬甸後多次與緬甸當地原居民發生劇烈衝突, 仇恨深種

2012 年若開邦 3 名羅興人姦殺了 1 個女性佛教徒, 引發了種族仇殺

2012年5月28日傍晚三個羅興亞人搶劫與姦殺一個若開人女性。6月3日一群佛教徒民眾以兇手在車上為由攻擊一台載滿羅興亞人的公車,導致10名羅興亞人的死亡,隨後引發羅興亞人的報復行動。雙方開始一連串的互相攻擊。[5]6月10日政府開始在貌奪實施宵禁(禁止在公共場所超過5人聚集),並在該地區部署軍隊試圖控制這場動亂,雖然依然接二連三發生衝突,但最後還是開始獲得控制。截至6月14日,官方統計有29人傷亡-16個穆斯林和13個佛教徒。估計30,000人因暴力事件而流離失所。2,528房屋被燒毀,其中1,336屬於羅興亞人和1,192屬於若開佛教徒。

這些事令人聯想到新疆的狀況, 少數民族, 穆斯林, 百年以上的種族衝突, 互相控控的仇殺 (是你先動的手), 激進份子進行恐怖活動, 主流民族支持鎮壓, "外國勢力" 與西方白左聖母

不同之處是中國采用同化政策, 將維吾爾族人漢化, 而緬甸則是驅逐到羅興亞人的 "歷史祖國" 孟加拉, 只是孟加拉也不想收羅興亞人. 

昂山素姬的困境或者在於緬甸主流民意應該是支持 "鎮壓" 羅興亞人的, 所以面對國際社會西方媒體指控軍隊屠殺, 強姦, 燒毀村莊, 就用反恐來辯護

或者昂山素姬也知道自己的辯護無力? 但民意如此, 民選政府不能逆民意而為? 或者昂山素姬覺得自己政黨執政才幾年, 羅興亞人問題卻冰封三尺非自己一日之寒, 自己也是接盤俠, 那為甚麼自己要逆民意在國際背禍? 穩住國內民意比取悅國際社會更重要?

純粹腦洞, 緬甸的真實情況和昂山素姬的想法我無從得知. 

倒是西方媒體為自己找不自在, 當年力棒的和平使者, 今日為反人類罪行辯護. 昂山素姬某程度是他們多年 "顏年革命" 的成果, 西方大可以悶聲發大財, 與親西方的民選政府各種私下密室利益交換, 而不必用羅興亞人打自己的臉

有時西方媒體並不是雙標, 有些左翼西方媒體可能比想像中還要天真可愛? 聖母基因讓他們控制不住自己戰天鬥地

紐約時報或者不是針對中國, 紐約時報之流可能是孤獨地和人性不可避免的黑暗面在戰鬥? 香港反逃犯條例運動的同情, 聖母西媒全球最大民主國家印度找不自在

看紐約時報對克什米爾的報道

Inside the Kashmir That India Doesn’t Want the World to See | The Dispatch

有趣的是克什米爾同樣是穆斯林, 印度給了克什米爾某種情度的 "一國兩制", 克什米爾人想 "高度自治", 其中當然少不了親印度的一國一制支持者, 也不少了希望脫離印度統治的獨立運動人士, 意料之中的政治光譜

香港這個全球知名的 one country two system 動亂同時, 克什米爾這個一國兩制同樣遇上信任與管治危機, 聽說印度已經快要把克什米爾一國一制掉

2019 年, 香港和克什米爾人民同樣享受到新鮮的催淚彈, 兩地勇武同樣扔磚

從諾貝爾和平狀得主到全球最大民主制國家, 都有著左翼聖母的身影, 就這點來說, 新疆問題不是聖母針對中國, 聖母是在針對全世界...

或者說聖母是在針對全世界難以改變的人性...

人性這些黑暗面或多或少難以避免, 左翼精英以悲憫的角度配上深沈的 BGM 展開他們的敍事, 但現實是還有許多人都活在水深水熱之中, 一日堅尼系數沒有逹到北歐那種標準, 一日民粹就可能冷氣房左翼精英要頭痛的問題, 種族, 宗教, 貧富這些都是潛在的民粹炸藥筒

這文用聖母這種貶義也多是對左翼的倜侃, 不是真的對左翼有惡意. 為了倜侃紐約時報之流不是針對在坐的某些人 (中國), 要引用名台詞

紐約時報不是針對你 (滑稽)


世界哪裏需要我, 我就在哪裏

這是甚麼精神? 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 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

若果長槍黨復活, 或者國際縱隊也會再一次自帶干糧上戰場. 但國際縱隊向社會主義陣營的大佬中國求援可能得不到回應, 畢竟中國是習近平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 非常先進, 與舊時代社會主義價值觀格格不入了 (滑稽)

【纽约时报披露中共内部密件】中共在新疆残酷迫害维族同胞的铁证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