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所謂民主不是零和一? 秦制符合國情? 英國人不給香港人民主?

回應 为什么中国模式与中共无关

因为这种以威权换效率的逻辑最符合中国几千年来的中央集权+君主专制的统一体模式。固然,进入现代社会,古老的文明需要吸纳民主自由等理念以完成政治现代化,但这一定有一个“以我为主”还是“全盘投降”的问题。复兴一个文明,靠的不可能是他者的元素。

威權換效率的邏輯最符合中國,這又何以得知?中共現今視為公理的 "中央集權" "民主就會亂" "威權最適合中國" 何以會是不證自明的呢?


(一) 民主有一個度,不是零和一

"民主" 有一個度,民主不是 2 選 1 不是民主就是獨裁的按鈕遊戲,甚麼都有一個度

  • 中共容許中國民主黨派例如致公黨之類的人做高官,這是不是民主?
  • 中共搞黨內政治透明化,不是高層晚上碰個面,然後把第二天開會的內容都敲定,這是不是民主?
  • 茂明建火葬場前,先諮詢民意而不是叫齊人大代表開個會一致舉手通過,這是不是民主?
  • 而雅典公民人人抽簽,抽中的人當一段時間官,難道這就是完美民主?


10 年前中國比現在開明,這是一個事實,人們能理解中共不可能一步到位,但這幾年中共治下一直在 "硬威權化",這才是令人擔心的地方


印度是民主國家,但印度做得很差,所以民主不 OK,所以民主不適合發展中國家,從而不適合中國,民主不是零就是一?不是完全沒有就是完全有,只有帶有民主成份都要全部拒絕,不然就落得印度的下場?

Modi thinks he is Xi Jinping, but protests show India is not China

如你所引的文中也提到,印度多民族多宗教,歷史上沒有強的大一統的傳統,印度的民主算不上有效管治,但在印度搞一波共產黨喜歡的秦制,也不一定會把印度起飛



(二) 聯省自治與大一統的路線之爭

而 "秦制式" 中國是不是一定就適合中國國情?你以聯省自治失敗,國民黨只能北伐來說中國國情只能一統

這又是不是一定如此?若果袁世凱不沒有稱帝,那中國會繼續統一在北洋政府下,而不會讓北洋政府失去管治能力然後人人有藉口搞事,國民黨在當年還沒有 "黨國化",何以知道若果袁世凱不稱帝下,議會政治就一定失敗?

而當年的中國還有一個大背景是有強大的外敵存在,日本和眾多列強都是真實存在的威脅,所以救國思潮一直有一種思想,是集中力量讓國家富強,讓中國不要亡國

在亡國的威脅下,人們對於集權的默許度較高,但國民黨是不是就是集權者的 "天命所歸" 呢?

那個時代沒有誰真的服誰,在沒有壓倒性力量下,就各玩各的,聯省自治也是偏共和派的人的嘗試,如你所引,毛澤東當年也是 "民族自決" "湖南高度自治" "湖南獨立" "反對大中華主義" "反對大一統" 的人

而國民黨被蘇聯 "選中" 卻不是因為蘇聯很中意國民黨,蘇聯在找國民黨聯俄容共前,找的是其他勢力比孫文大的軍閥,若果當年有軍閥足夠 "共產國際兄弟情",或許 "南伐 / 東伐" 的人和黨就要換一個名字

孫文的武統中國路線,與陳炯明的聯省自治路線不合,兩者也內戰過,國父是否就完全正確?代表著中國唯一道路?陳炯明當年也是同盟會的人,參加過廣州黃花崗起義,是義士之一

孫文的路線真的沒有任何問題?即使親近如黃興,也認為孫文搞 "中華革命黨",要宣誓效忠領袖,不合民主精神,陳炯明同樣是這樣。國民黨的 "民主集中制" 的一個精神源頭正是孫文思想認為不集權不上令下行,力量太分散就成不了事

然後聯俄容共,"改組" 國民黨讓國民黨學習布爾什維克 "民主集中制" 的先進黨政治生活經驗,黨國體制就開始它的美好生命

正是因為黨國化的影響,後來共產黨怎批評國民黨的?

共產黨批評國民黨不民主...

那我置換一下 2020 年 1930 年,國民黨當年是不是該對共產黨說 "我黨的中國模式,是集中力量辦大事,抵抗外敵,是中國的唯一道路"。共產黨聽到後,看看隔壁印度一盤散沙,甘地和理非到一個廢柴的程度,反抗英國人竟然一點都不勇武,所以共產黨決定聽國民黨的,不搞革命了,按 "中國模式符合中國國情" 邏輯,是不是這樣才是共產黨當年應該做的事?

关于国民党,它在大陆时期的表现,或许能够说明统一体模式确实是中国文明传统,因此中共的专制表现实在不是中共的独家专利。《党员,党权与党争》这本书对大陆时期的国民党的诊断是“弱势独裁政党”,说白了就是有心无力,因而KMT真不像今天的某些小布尔乔亚想象得那么贴合自由主义的美好。



(三) 國民黨有布爾什維克基因,中共在抗戰上很謙虛

國民黨當年當然並不是如此的美好與自由主義,布爾什維克的黨國基因怎會 "自由主義",但中共做到國民黨做不到的事,就是壓服知識分子,中共可以用延安整風的手段,在日本侵華期間有空自己搞思想淨化,證明中共內部果然有高人,平內抗敵兩不誤,這國民黨是比不上的

中共黨內高人這麼多,但建國卻太自謙了,看看淞滬會戰,日本想直插由長江共和國首都南京,全國不同地方都有人組織軍隊去前線送頭,我想共產黨也組織了死士,但共產黨這麼多年似乎深藏功與名,對淞滬會戰己方出了甚麼力謙虛得很,我想這大概又是中共無名英雄的偉業,在謙虛這一點上國民黨也是比不上中共的

中共在抗戰上一直都很謙虛,符合中國人謙讓的傳統美德

水遠了,黨國體制另一個好處是,無論你內政搞得多慘,只要有一定家底,都有機會反勝,斯大林即使大清洗完蘇聯高層將領,到最後都能在蘇維埃督戰隊和祖國母親的呼喚下擊退德軍,所以我們也可以在這方面歌頌黨國體制的強靭性



(四) 訓政甚麼時侯結束?

但國民黨的 "黨國體制" 還有一個口頭上用來宣傳的 "軍政 訓政 憲政",對外宣傳下從威權到 "真共和" 的三步曲。而中共說要建設新民主主義,然後一步到位公私合營掉商人,一步到位將分出去的田又公社化,到底甚麼時侯結束訓政?

那孫中山和共產黨當初為甚麼搞革命?現在中國一線城巿的基建都超越老牌帝國主義國家了,那中國的訓政是不是要中國取代美國才能做呢

民主和威權都不是 "有" 和 "無" 的選擇,10 年前的中國比現在開明,若果中國能做到新加坡的那種威權,對中共的意見又會如此的大?不只民主有一個度,威權也有一個度,威權也有軟硬深淺之分

集中力量搞秦制在當年受到人支持,是因為有一個日本外敵存在,二戰時美國總統也自動連任,但現在中國的外敵到底在哪裏呢?

中國連大陸的民主黨派都設政治參與上限,這些民主黨派從反右開始就領會了馬克義主義的真理,自帶 23 條國家安全法,那中共到底還有甚麼是不放心的呢?



(五) 英國人沒有給香港人民主

香港人不可能進入大陸建制,政治局是妄想,國務院當個閒職也不可能,只能是人大政協的國級人民大團結象徵物,功能是微笑、拍手與歌唱祖國

有人說,香港已經有一國兩制這種優惠了,所以進不了大陸體制也是很合理的。那我要提 1997 年前,香港和英國其實也是一國兩制,香港同樣不需要向英國交稅。那為甚麼香港人不繼續和英國一國兩制,而要和黑歷史不少的共產黨一國兩制?

有人說那英國人沒有給香港人民主啊,總督和政府高層是英國人,沒有港人治港,沒有高度自治,但中共給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這我就要提出一個小小的問題,問題是為甚麼新加坡可以獨立,香港在當年沒有被英國解殖?英國不止給新加坡高度自治,英國後來直接給新加坡獨立了

且看一點不太方便的歷史文件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41028/c28hongkong/zh-hant/

但英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最近公開的一些文件顯示,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管治香港的殖民總督多次尋求推行民眾選舉,但迫於北京的中共領導人的壓力,最終放棄了那些努力。
這些用打字機打出的文件,是香港兩家報紙的記者請求公開的一批外交檔案的一部分。檔案顯示,中國領導人極力反對香港實行民主的前景,以至於威脅稱,如果倫敦試圖改變現狀,就會入侵香港。

紐約時報反華反中這麼多年,湊合著看,但歷史文件可以查。關鍵問題仍在,為甚麼新加坡可以獨立,但香港卻沒有被英國解殖。我再提另一個小小的問題,葡萄牙在 1974 年,獨裁政府被革命掉,然後葡萄牙讓東帝汶解殖,但澳門在 1974 年之後卻還是殖民地?

澳門可不是葡國殖民政府獨大,要知道澳門左派在 1966 年就讓葡國殖民政府跪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一二·三事件

澳門左派的先進鬥爭經驗,還讓香港的左派同志前往去學習,香港的左派同志獲得一波加持後回到香港在 1967 年大放異彩,成功的鼔動學生勇武抗爭,在學校實驗室製造炸彈,又成功的讓學生私了政治異見者,燒死了公眾人物,又炸死了無辜兒童。若干年後,工聯會的楊光拿到了大紫荊勳章

水遠了,我認為 "英國人沒有給香港民主或自治" 是一個不方便的問題。看看新加坡,看看東帝汶,看看澳門,到底是誰在 "沒有讓英國人給香港民主或自治"



(六) 秦制符合中國國情,革命同志可以含笑見馬克思

因為中國國情,所以秦式制度才最適合中國

還是因為有人喜歡秦制,才覺得要中國國情與之相符?

新加坡也是威權,但新加坡不那麼秦,有時侯秦不秦不是國情的事,而是看領導們秦不秦。領導有時可能喜歡秦,但不想別人說他們秦,看看秦暉先生的寫的走出帝制,不就被和諧了嗎?

中國這麼大,國情當然是複雜的,但複雜的國情所以硬威權只能秦制?這就是真正的中國模式?然後中共只是 "無可奈何" 繼續這條路?不走這條路中國就分崩解析,美帝就成功了?

如 "英國人不給香港人民主" 這樣充滿不方便事實的 "歷史常識" 一樣,中國模式符合中國國情論,建基的有多少是真事實,又有多少只是因為方便領導首長而弄出來的敍事?

當黃興反對孫文搞無條件服從領袖,對領袖忠誠時,孫文是不是該理直氣壯對黃興說

同志,我國自有國情在此,我黨黨人只能這樣做,這是中國模式

那這麼多革命者、抗爭者、勇武派搞這麼多事後,聽到一句,看著已經變成的建制同志就能含笑吐出最後一口氣安息,去見馬克思他老人家了

以告別激進之名,讓我們對秦制作現代化創新

为什么中国模式与中共无关

天降的民主:葡國康乃馨革命與澳門民主化

政治花瓶?淺析葡屬澳門的「華人代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