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從共產主義接班人到自由反賊 - 伊啟威這位紅三代

發布於
修訂於
一直對中共體制內反水成為「反賊」的人的心路歷程感到興趣,無意中看到伊啟威的訪談,有感權力的遊戲令人樂此不疲,連一個 10 多歲的孩子都知道往上爬是為了甚麼。

一直對中共體制內反水成為「反賊」的人的心路歷程感到興趣,無意中看到伊啟威的訪談,有感權力的遊戲令人樂此不疲,連一個 10 多歲的孩子都知道往上爬是為了甚麼。


伊啟威的紅色基因

伊啟威是一位 90 後,生成 1996 年,原名吳迪釗,滿族人。

伊啟威祖上爺爺那輩,是跟著共產黨爭天下的老黨員,所以伊啟威 / 吳迪釗也以「紅三代」自稱。伊啟威他爺爺曾任職中央警衛局,而中央警衛局對應美國的單位是特勤局 (Secret Service),負責保護政要。

而他爸則是光大銀行某分行的副行長,在 2015 年在習近平反腐下被雙規,讓從小就想進入中共體制從政的伊啟威夢碎,不得不走上「反賊」的路。


家道中落於金融災難

若看伊啟威的一些訪問的自述 [1] [2] [3],他很直白的說自己從童年就是既得利益者,而且不諱言他爸教他用光大銀行的名義開發票 (光大集團是黨國體制中的其中一隻國家資本巨獸),所以其實伊啟威他爸被反腐掉真的是不冤。唯一冤的可能是不止他爸這樣教仔,但只有他家出事。

他爸出事與 2015 那輪大陸股巿的狂歡有關,至今仍有各種新奇的陰謀論圍繞著這場 2015 的大變,有人說是美帝金融戰,有人說是黨國派系內鬥,各種小道消息都有,後來「寧波敢死隊」徐翔 [4] 出事也傳和 2015 的金融崩潰有關。

他爸的罪名是挪用 2 億人民幣做槓桿,大概爆倉了這公款填不回去。

「2015年中國股價大跌,中國形容為『金融政變』,我爸之後被抓了,被指挪用了2億(人民幣,約新台幣8.6億元)做槓桿」[2]

如何成為共產主義接班人 / 如何成為利益集團

伊啟威說自己很早就出國留學,並不在祖國接受教育,而伊啟威在少年時代,就立了遠大志向,要進入體制從政。

而伊啟威在少年時代為自己設計的上升路徑也相對有趣 - 立下神童作家這個人設。

2015 年獀孤還有這篇報道 [5] - 昔日天才作家吴迪钊,已成 “领袖青年” 伊启威

他,曾是全国瞩目的“天才少年作家”。他,有着满清皇族的血统伊尔根觉罗氏正黄旗。他,13岁在“有妖气“”“起点网”连载自己漫画小说。他,14岁由中国文联发行出版长篇小说“救赎”。他,15岁吴迪钊开始出国留学,这个从中国走出的天才。他,曾让全国不少父母为“制造”神童着迷,成为无数孩子的榜样,“制造神童”成为一种风气。时至今日,在人们谈到神童教育都离不开他的名字—吴迪钊。


漫畫神童伊啟威與美國民主黨前總統克林頓的合照


其中伊啟威與美國民主黨前總統克林頓合影是亮點,據伊啟威自述,這個合照機會是花錢買來的,如他後來能進入 Stanford 就學一樣,是捐款得來。

「網上說我連載漫畫、出書、見柯林頓、讀史丹佛都是真的。但網上沒寫到的,是我出的書能刊在中國的大報宣傳、有國務院大人物提名推薦寫序都是靠家裡的關係,留學時能見柯林頓那也是花錢買的、史丹佛的學歷也是捐款和靠關係。」

儘管美帝是需要被我黨國滅亡的,但無礙這種與美帝領導人的合照有開路之能。

不怪寒門難出貴子,的確有的人出生點就是別人的終點,這種上升路線是一般國人都無法使用的,不在體制內別人根本不帶你玩。

一般百姓上學是讀書考試,貴族上學是擴展人脈和交朋友,從古到今不論中西都是這樣。

薄瓜瓜 (薄熙來之子) 左擁右抱不代表他學習不好只知玩樂,這種小缺點無礙貴族接班人意識的養成,甚至這很可能是能交際能應對場面的加分項。規則制定者的教育,和規則跟隨者的教育有萬二分的不同。

不入建制,何以知道建制服章之美?

正如 1997 香港的回歸對於許多樸素的愛國人們來說是偉大歷史的新篇章,而對於香港新華社 (後來中聯辦) 及其香港本土盟友來說,這是偉大蛋糕的新展開,維多利港的富有足夠愛國愛港者得到其合理的投資回報,這種鉆營必需上船才能見到壯麗的風景。

至於律師、教師、記者、醫師等自古以來的反動角色其實在這場盛宴中沒有太多分利,政治尋租的空間和維多利亞游艇住民比就是一納米。

著名的 - 薄瓜瓜左擁右抱圖


而「神童」伊啟威的作品,受到國務院某學者的背書,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為養成共產主義接班人提供一條龍服務。

而伊啟威也直言,自己走體制不是為了成為「杠著紅旗反紅旗」的體制內反賊,而是成為利益集團的新星。

為了上進,伊啟威還直上書今聖習近平總書記,要讓總書記留下一個小小的印象 - 這是咱家的孩子。沒想到後來伊啟威他爸仕途終結於總書記反腐,自己精心設計的從政路也被生生打斷,並被劃出「紅三代」這個圈子。


我是滿族人

比較特別的是伊啟威是少數民族,滿族人,而伊啟威也明言少數民族雖然仕途有加分,即享有俗稱為「無知少女 (無政黨人士、知識分子、少數民族、女性)」的上升優待,但從政的天花板不成文的會被漢族幹部低,難以真的當上某個單位的一把手。

這個不成文規定曾和一些 matters 友辯論過,有 matters 友對此的理解是「因為漢族人口多,所以統計上做到一把手的人比少數民族多,其實我國並沒有這個少數民族從政天花板的存在」。

而伊啟威也不諱言自己的認同是「滿族人」,而非「中國人」,以前認同「中國人」的說法是想混體制,這種直白是少有,不過也可以是伊啟威自己新定位「反賊」的另一種包裝人設。


一個新反賊

即使伊啟威家道中落,共產革命路斷,但他到了海外,也繼續接上自己的人脈,目前也衣食無憂,還有閒暇當反賊,這位青年人並不諱言自己很有錢,並且不時以此嘲笑小粉紅是「匪菜」。

觀伊啟威的言行,他有著比一般平頭老百姓反賊多的見識和眼界,通曉社會和體制內真正的秘傳規則,也能以可憐又嘲笑的心態去對待同是 90 後 00 後的同齡人「小粉紅」。

在鏡頭前,伊啟威有一種「表現感」,他說在體制內必需收藏自己真正的情緒和想法,現在成為了反賊,這種張揚可能更符合自己的性格,染金略頭長的頭髮,蹺著二郎腿論我黨國潛規則,這是他新的叛逆者形象。

毛澤東或者青年時代也有過很多夢想,他設想過湖南獨立聯省自治,或者在其後長時間內毛澤東仍不忘初心,為國為民,其後青年毛澤東一步一步演變成老年毛澤東,則是入政治旋渦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萬年人性自證。

無論是民主還是專制,是皇帝還是革命英雄,只要在政治泥濁中都會沉迷於這個權力的游戲中不能自拔。

10 多歲的伊啟威立志做共產主義接班人,20 多歲的伊啟威立志悍衛自由世界,做一個新反賊,他說他會六國語言,目前似乎已入藉日本。

在這場權力游戲,比起許多黨內的「戰敗者」,伊啟威的「下場」是較好的,他未正式開始就已經結束。

想想中共老人之一的王明,敗於毛澤東手後,就以「養病」之名一直被養在莫斯科。當蘇聯和中國蜜月期時,王明被雪藏無人問津,當蘇聯和中國交惡時,王明被祭出來,要用筆1悍衛蘇聯同志的正確性,「回顧」他在中共的種種見聞,王明最後白耗一生,死在異鄉,政敵受萬人擁戴,王明作為前任天子驕子卻早被遺忘。

伊啟威透露自己也與 Sidney Powell 的 MAGA 撐川團隊聯系上,靠上了 alt-right 的脈動,希望這位 90 後的青年人在新的沖浪有新的感悟,並繼續與自由世界分享。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F8U625cyk

[2] https://tw.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20210307/JYBGWAA2XNGYNNDXG5XSMYNWRE/

[3] 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4249

[4]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60330/c30mag-hedgefund1/

[5] https://m.sohu.com/n/412391580/?pvid=000115_3w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