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屈穎妍與黃智賢,香港有激進建制,台灣有促統派

有人跟我說屈穎妍之前還說武漢肺炎是謠言,我去搜一搜屈穎妍的文,還真的這樣,串起來看極度為趣。作為激進建制的筆桿子,屈穎妍這次是炒完車都死口硬,對於激進建制我毫無好感,我必需要落井下石一下

其實屈穎妍 "吾道不孤",在台灣也有一個名嘴黃智賢,黃智賢在台灣口罩之亂又站在最前線和中時一起發光發熱,回顧一下黃智賢的精彩表現

https://news.cts.com.tw/cts/life/202001/202001231988515.html

黃智賢22日直播時表示,「不要再叫武漢肺炎,因為WHO已經把它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但台灣有些媒體故意稱它為武漢肺炎」,她批評,背後就是在操作仇中、反中。
黃智賢指出,武漢肺炎就是很單純的、這是一個病,要好好防治,希望大家都不要感染,感染的人要趕快康復。不過她又說,「不要用這個操作仇中、反中,然後把整個大陸變成說,『你看,又髒又亂,又隱瞞病情,這樣子的中國還要跟我們統一嗎?』」黃智賢怒轟,「夠了沒啊!所以,必也正名乎,這叫新型冠狀病毒。」

所以因為日本腦災帶日本,所以不要叫日本腦災?所以因為香港腳帶香港,所以不要叫香港腳?所以因為非洲腦瘟帶非洲,所以不要叫非洲腦瘟???

回到屈穎妍到底說過甚麼,首先屈穎妍在 1 月 8 日說武漢肺炎是謠言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20/0108/401542.html

提防是好,但有時會覺得,香港人是不是太神經緊張?本地和西方媒體又是不是太厚此薄彼?
先看看這讓香港人聞風喪膽的武漢肺炎。
近日在武漢發現的病毒性肺炎,因為不知染病及傳播原因,令人立即聯想到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加上一張不明來歷的聊天截圖在網上瘋傳,裏面有這幾句:「武漢二醫院後湖院區確診一例冠狀病毒感染性肺炎……SARS已基本確定……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疑似SARS」,於是,謠言一傳十、十傳百,「武漢」跟「沙士」兩個詞,就在未有證據下「被結合」了。
其實,據《人民日報》報道,12月至今武漢發現病毒性肺炎病例共27宗,當中七個個案病情危重,其餘病例病情已受控,有兩病例更是情況好轉擬於日內出院。
沒有死亡個案,疫情卻傳得好像全中國都得了瘟疫般,所有跟「武漢」有關的東西彷彿都生人勿近,是香港人太大驚小怪?還是媒體又用慣有的手法來抹黑中國了?

然後屈穎妍又提美國流感,但沒有提到大陸流感一年死多少人,亦不提流感與 SARS 很不同的地方。若果流感和 SARS 一樣,需要全世界這麼警惕嗎?


在 1 月 16 日屈穎妍還在戴口罩一事上作文章,這時侯離大陸 "公開" 疫情還有幾天,說在香港店鋪看到別人戴口罩不舒服,提議店員不要戴口罩

https://www.speakout.hk/港人博評/52702/趕客的口罩

老闆們,身體有病菌戴個口罩返工都尚且被認為會引起顧客不安,更何況思想有病菌戴個黑口罩表態的員工就更惹人恐懼,這是顧客的感受,希望你們明暸,更望你們重視。


然後大陸在 1 月 20 日終於重視疫情,屈穎妍竟然還用 "謠言" 兩字作為標題,彷佛自己在 1 月頭寫的東西不打臉一樣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20/0129/410076.html

最早期傳的,是駭人的蝙蝠湯,一隻死不瞑目的蝙蝠浸在熱湯上,那震撼畫面,直插進大家的潛意識,於是,「武漢的蝙蝠湯」,成了非常成功的第一擊謠言,儘管已有澄清證實那蝙蝠湯是西太平洋島國帛流的料理,但入了腦的印象,不易鏟除,以後大家看到蝙蝠,都覺得關武漢事。

屈穎妍大概不知道求驗傳媒之類一早有講這是謠言?

之後又有人傳出一段視頻,據說是武漢醫院內的慘烈情況,鏡頭拍着三條捲成一團的棉被,說這是三具屍體,死了就這樣被丟棄在醫院走道,沒人有餘暇處理。

屈穎妍可以看看陳秋實的實況,看看這到底是不是謠言

看通了,就明白,這不單是一場疫戰,還是反對派借瘟疫打出的一場心理戰,為的是要讓大家人心惶惶,聞武漢色變,聞中國色變。

甚麼都拉上反對派,好像甚麼都是反對派搞出來的 (滑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