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solar system

對中共不夠尊重,太過鐵頭娃

香港國安法,本來沒想就此寫文,想等下周會演變成怎樣才水文,這篇水文也不是關於國安法,而是關於香港人所採取策略的問題

而看到有人說,他從一個支持者,變成冷眼支持者,覺得

  1. 香港人不理解面子對中共來說代表甚麼;
  2. 也有人說,香港人的意識形態團結不了大陸國內的群眾,無法引起大陸底層中層的共鳴;
  3. 如是,對於高層,香港人忽視了中共面子等於其統治權威的意思,在中下層,也因為過於右翼也無法在大陸獲得足夠的支持,只能訴於國際戰線,祈求在西方世界獲得同情,讓西方向中共施壓,保護香港
  4. 然而,中共對於香港這條狗引外敵打主人面,無疑是相當憤怒的,所以打國際線只會越來越惹怒中共,最好的辦法是統戰深圳河以北

這種分析這一年來並不缺,中共統治權威是一個面子秩序的問題,也不是對香港老一輩很陌生的事。反對派之中有不少就是香港共產黨扶持的左派出身

君說,你從一個運動支持者,變成冷眼旁觀者,覺得香港人燒國旗不智,機場打付國豪愚蠢,馬鞍山放火燒藍絲阿伯是瘋了。我也覺得不智愚蠢和瘋了,在香港看到這些問題的人也不是少數

我自己也沒有想經過這麼多事後,還能奢望反修例得到無條件的支持,即使是外國,德國之聲對香港大學生外事代表的訪問,也透露出西方和理非對香港這種 "準革命" 的懷疑,而這些其實不需要德國之聲暴露,因為反對派有不少人本身就和西方的政界不斷溝通香港在發生甚麼事,他們也知道西方不會無條件支持

其實你說這些,在香港都有人知道,但他們那些老一輩的人還是飛向西方,在美國國會打中共臉,還是對燒國旗不聞不問,為甚麼?

我也想知道為甚麼,但這絕對不是香港人被洗腦了甚麼,或者是香港人就是只懂打直球,只會走鐵頭娃路線

然而搞 "曲線救港" 的人,在香港也不是不存在,而且還拿了人大這個 title。可見 士紳已死

在這麼複雜的局面,單以 "香港人不理解中共面子代表甚麼,香港人不懂尊重中共,香港人不懂深圳河以北民情" 論之,是過於單薄,以上這些問題都存在,但老一輩經過風風雨雨的人還是選擇站香港那群政治天真的年輕人背後,為甚麼?難道他們對馬鞍山燒人沒有意見,對打砸中資商店樂見其成,對於動不動就說你是內鬼很滿意?

在國安法立法當前,說一句,"我以前是支持者,現在冷眼",對我來說,沒有份量。我們都不是專業搞權謀的,業餘的人玩不過成精成油條的黨機器,但這個遊戲你還站在岸邊,沒有想過下水,所以你的批評我並不認為很有深度。你說的,在香港不是沒有人知道

誰希望這逃犯條例越演越烈?有人覺得是反對派,其實建制派有些人何嘗不想這事情沒完沒了?可能反對派有些人想一直想越快完結越好

這個不是完美的運動,在去年 6 月 9 日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多人,搞這個的,其實都是業餘的,你覺得他們這樣挑戰專業的黨國不夠格,那起碼你要落水挑戰一下,而不只是在岸邊指點落水姿勢過於丑樣,無法給出高的評分





1 人支持了作者

士紳已死

《港版國安法》:請國際手足出手相助!

迷茫、媒体与民主 | 日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