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回清楚同志, 論兩害取其輕

這篇是堾對 @清楚 同志帶有火氣但喝了酒精神清醒的回應

https://matters.news/@goodwill/對於-香港羅生門-2-3-下面-清楚-先生評論的回應和補充-zdpuAny5wcm14GmnNzLKF19PNFDmFL9L1ndgCXTxEHWeiGhki

梁振英在佔中時就在講外國勢力了吧, 之後拿出了多少證據? 黃之鋒這樣的人, 被人傳受 CIA 訓練, 然後又傳是越南仔. 是這些謠言和抹黑, 令到外國勢力論非常的 "刺耳", 讓外國勢力論完全失去了巿場

我自己相不相信 "外國勢力" 存在? 存在, 當然存在. 美國在香港搞意識形態滲透, 美國媒體為黃之鋒做神. 但是呢, 北京也在香港有意識形態滲透啊, 回歸 20 年了, 香港政制是偏向建制的, 在自己領土的半主場上, 北京滲透不過人家, 然後香港一亂就將問題推到華盛頓身上? 外國勢力論的巿場只會越來越小, 將一切東西都推給外國, 只會讓人對說這些人話的人失去聆聽的興趣

你說了

把此次事件全部歸因為外部勢力操縱是過於簡單化香港的政治運動,是只想卸責而已。

你說這句我贊成. 問題是你看看董建華, 梁振英, 葉劉等人, 這些人是政治高層, 他們拿著這種說辭, 很多人就當真, 北京那邊也有很多人是真心相信外國勢力就是一切黑手, 人民日報的輿論我就不用提了吧, 這些又影響了多少人

這種政府能取信於民? 這種政府有公信力?

而不是大量引用別人的話來旁敲側擊。特別是直接跳到結論“溫和路線走不通”

作者那裏這樣做了? 作者沒有講 "溫和路線走不通" 吧? 作者只是在講 "溫和怎變激進" 吧?

是為了怕一些對香港不熟悉的人誤以為您的敘述等於事情的全部面相,故此要做提醒。

你這句話和北京提吧, 北京搞輿論影響 14 億人, 我寫了一篇關於平衡的文章, 你在這裏講 "全部面相" ? 你講的 "全部面相" 的文章, 在微信微博根本不可能存活過 24 小時

我老實講, 我自己就是 7.21 搞得我從來沒有如此的反共, 而且我一個不支持港獨的人, 也開始想 "港獨是不是唯一出路". 我這種人都這樣想了, 那些 15+ 的後生仔內心想法是怎樣?

你認為 7.21 的合法性被後來 8.13 等的事件否定了?

你選擇性看不到央視對爆眼少女的假新聞吧? 你選擇性的看不到央視搞甚麼慰安少女嗎? 你選擇性看不到出軌事件, 那些工聯會還有大陸媒體怎說, 是 "暴徒搞到出軌" 吧?

然後一個國家媒體, 鼔動人去起底?

我真的從來沒有如此的反共,

誰掌握權力, 誰就要負責. 勇武丟氣油彈, 人肉警察, 打政見不同的巿民, 私刑大陸記者. 但你政府惡意抹黑, 起底的人甚至不是港獨, 將外國勢力論視為至理, 誤導決策層. 那邊罪惡大一點? 那邊影響惡劣一點?

你要平衡嗎? 你把權力因子放入去計算吧. 暴徒有, 暴政也有, 那哪一邊罪惡大一點? 兩害取其輕的話, 我要取那一邊? 我就算兩邊都不取, 我都不會同情政府, 因為整件坑爹的事, 就是林鄭政府的坑爹搞出來的

董建華推 23 條為甚麼失敗? 你看看香港 2003 年的環境就知道為甚麼會失敗. 這怪香港人多一點, 還是怪董建華多一點?

林鄭的錯誤和董建華是類似的, 而且更嚴重, 打擊面更大

我真的從來沒有如此的反共, 這是我正常辯論的模式, 我知道沒甚麼作用, 所以呢很快我又會轉回反串黑的模式, 因為我真的對這些 "選擇性無視" 很嘲諷,

你看看工聯會吳秋北那些人在做甚麼? 打李家誠??? 香港樓價問題李家誠一個人就引起的? 吳秋北作為工聯會主席, 就多年來 "愛國愛港" 的李超人, 講成了 "蟑螂之王" ??? 屈穎妍講甚麼 "終極黃絲" ??? 這種人就是 "愛國愛港", 開玩笑呢???

這就是 "愛國愛港" 所推薦的政治路線??? 無所不用其極??? 由一個政府去做 ???

https://matters.news/@wangchenyint1/转-我混入黄丝内部两月的真实见闻-zdpuAn6Twz1JBoW4vsseFqVAbA8GFiiQyiNTWeWU89eGUwQVE

分享一篇奇文

https://matters.news/@kuigang0818/90後眼中的香港制度問題及未來挑戰-zdpuApcYLFqYgxgMmwZehamGjNJUZ4YWhDbbSCyfQiGmuEU4x

我引他原話, 與君共勉

“六七暴動”對香港人的意義深遠,它是香港現代史上的重要分水嶺,香港由此進入現代化。這個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是白給的,這是我們爺爺那一輩人爭取來的。暴動之後,香港進入黃金10年,也可以叫黃金12年。黃金10年,這是英國人的說法,因為麥理浩在香港呆了10年零6個月,所以我們要談黃金10年或者黃金12年,離不開麥理浩這個人。這是一個很神奇的人,香港歷史將會永遠記住他,因為他也是改變香港歷史的一個人。對於香港問題,我最深刻兩個人:一個是楊光,他的這場反抗刺激了改革的到來;一個是改革者,麥理浩。

兩害取其輕, 我取誰?

我就算兩邊都不取, 我都不會選擇政府, 因為政府是權重那一邊

90後眼中的香港制度問題及未來挑戰

對於《香港羅生門》(2)(3)下面 @清楚 先生評論的回應和補充

香港「奇文共討室」(1) - 《我混入黄丝内部两月的真实见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