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兩頭放火. 為何不割席? 和何君堯病床照片

發布於

今日發生這樣的事

有藍絲中年人被人潑火水被燒


有交通警察開槍近距打中手上沒有武器的黑衣

同是交通警察用電單車撞人



又是瘋狂的一天. 

關於潑火水燒人那件事, 我第一反應就是

別這麼瘋, 理智點好不好, 燒死人怎辦?

然後我這種的評論若果放在連登, 就會被批評

燒得好, 最好燒死. 拍手. 
你現在講藍絲權益, 那我們手足在新屋嶺被打骨折, 被強姦, 被自殺又怎計?
去死吧左膠!
冷氣軍師沒有上前線不要批評, 謝謝, 核彈都不割席
交警開槍打人呀
帶風向, 你是不是鬼?

然後就是對罵的循環. 

有人說 matters 會 "連登化". matters 要連登化還任重而道遠. 


當然有人也和我差不多看法的, 認為這種燒人行為很不妥

關於 "核爆都不割席", "相信前線"....come on...甚麼叫核爆都不割席? 這些瘋狂的行為影響整個運動, 有害無益


同一時間, 周梓樂過世, 有警察說 "開香檳慶祝", 用 "曱甴" 這樣的詞

@江月 同志在光復 matters 也用上 "曱甴" 這種詞, 還有 @Alex 同志也說香港人死幾百萬也沒所謂, 金融那部份的人不死就行

我笑笑

這真的是兩邊點火, 兩邊的極右之戰?


有同志很好奇, 為甚麼有些和理非反對暴力, 不支持港獨, 不支持仇陸, 還不割席?

好問題, 同樣的問題其實可以問, 警察濫暴濫捕這麼嚴重, 都用上 "曱甴" 這詞叫和理非 (沒錯, 用曱甴來叫和理非), 為甚麼沒有人和警察割席?

何君堯天天講 "曱甴" 啊. 要注意的是, 建制中非常少人用 "曱甴" 這詞. 用 "曱甴" 這詞的都是激進建制. 為甚麼溫和建制不和激進建制割席?

就這個問題, 我真的很理解 "為甚麼不割席"

何君堯被刺, 後 8 個建制的成員去探望, 跨黨派跨利益集團

民建聯葛珮帆, 直選議員

民建聯梁志祥, 直選議員

民建聯周浩鼎, 直選議員

工聯會麥美娟, 直選議員

新民黨容海恩, 直選議員

自由黨邵家輝, 功能組別

旅遊界姚思榮, 香港中國旅行社副董事長, 功能組別

金融界陳振英, 中國銀行香港顧問, 功能組別

這些去探望的人中, 沒有哪一個令我厭惡到他們被刺殺我會幸災樂禍. 這些都算是建制派的正常人. 但他們探訪的何君堯並不是正常的建制派. 

要講從這 8 個人中找最討厭的一個, 那就只是周浩鼎. 但周浩鼎會在香港被刺殺? no....

這些人和何君堯一樣撐警察, 支持政府, 講的東西就和中央黨媒差不多, 但為甚麼何君堯就是最令人討厭的一個?

因為何君堯也在點火, 而且走在第一線點火. 

為甚麼建制不和何君堯割席? 還和病床前合照 (這張合照政治意味比較高...)

腦補一下這張照片的其他細節

  1. 工聯會麥美娟是建制正常人, 但工聯會的會長吳秋北是和何君堯一樣的超凡愛國者, 曾用 "曱甴" 形容李嘉誠. 這位吳秋北和何君堯一樣, 是空降兵, 何君堯空降新界鄉議局, 這位看不出有甚麼政治經歷的吳秋北空降到工聯會. 工聯會不是普普通通的政黨, 1967 年的左派反英抗暴就是工聯會發起的
  2. 自由黨代表商界. 自由黨在逃犯條例上一直是分裂的, 自由黨的幾個元老不太支持逃犯條例, 但另一方面自由黨張宇人是行會成員. 自由黨內戰哈哈哈
  3. 同代表商界的經民聯沒有人來 (或者有去探訪何君堯, 但沒有合照), 代表地產界的經民聯石禮謙最近的訪問若果被港澳辦看到, 大概會被打成支持暴徒?


何君堯遇刺後, 內地媒體護航

http://news.haiwainet.cn/n/2019/1109/c3541083-31661348.html

其二,迫害打击爱国力量。何君尧是爱国爱港阵营的代表人物,是受到许多香港市民支持的政治人物,长期以来,何君尧敢于公开发声,旗帜鲜明反对“港独”,表明爱国立场,敢于与反对派对垒,公开揭露声讨叛国祸港势力的罪恶,成为反对派和激进势力的重点打击对象。修例风波期间,何君尧饱受极端暴力分子的骚扰威胁,打砸办公室没有吓退,污损亲人墓地不见动摇。一个有良心的爱国人士,只不过用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就被敌对分子必欲处之而后快。公然刺杀持不同意见政治人物,是杀人害命的恐怖暴行,是迫害打击爱国爱港阵营的卑劣行径。说到底,反对派就是妄想压制消灭爱国爱港人士的正义声音,制造“有我说,没你讲”的局面,让是非颠倒,让歪理横行。公然刺杀爱国人士,制造政治恐怖,哪里还有什么“民主”可言,香港民众绝不能再袖手旁观、坐视不理了。

嗯...何君堯真的很多事. 這文說

是受到许多香港市民支持的政治人物

我改一改

是受到许多香港市民憎恨的政治人物

一樣搞得通 (滑稽), 而且完全基於事實, 甚至我的 "許多香港巿民" 絕對會比文中的 "許多香港巿民" 人數要來得多

然後又說行刺何君堯 "是想干預選舉結果"

come on...在何君堯遇刺前, 泛民的侯選人也被襲, 那時侯官媒怎不跳出來講干預選舉結果. 我這樣的人也一直反對暴力干預啊.

探訪何君堯的那些議員, 任何一個上街都不可能遇刺. why 何君堯就被刺, 然後就第一時間有人幸災樂禍, 還有人質疑是自編自導自演? 

不是污名化受害者, 而是這個到處點火的受害者, 本來在香港就很污名化啊. 

據我所知, 探訪何君堯的那幾位, 沒有聽過他們用 "曱甴" 這詞. 為甚麼不割席呢? 為甚麼還要特意在病床拍照, 表示 "我來過?" 

這與和理非不和激進示威行為 "不割席" 或者或多或少有相通之處?

我其實很理解這些人的不割席行為

而甚麼叫割席? 公開發聲明說 "從今日起, 我們恩斷義絕" ? (滑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