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solar system

兔主席的福克蘭戰爭

福克蘭戰爭,或叫馬島戰爭,是阿根廷和英國在 1982 年爭奪福克蘭群島的戰爭,據說阿根廷政府發起戰爭的理由是因為當時阿根廷國內有經濟危機。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阿根廷政府想用愛國主義勝萬惡的殖民主義者英國,從而充喜國內低迷的士氣,重建民眾對政府的信心,穩固執政合法性

以此為諷,在這次疫情下,各地都自顧不暇,但無論是台灣口罩之亂,還是香港醫護罷工,像兔主席這樣的微博大 V 與意見領袖 (KOL),竟然都有餘力去觀察香港和台灣這群小丑又在做甚麼,也真是難為他們了,自 1 月 20 日以來兔主席的微博竟然一半都是關於香港台灣的

兔主席兩篇文提到近日的香港醫護罷工之亂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7879775961177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7880459632703

兔主席文中說他知道封關的問題是跨光譜的共識,這點兔主席的認識是沒有問題的,目前八成民意支持封關,連建制明星如梁美芬議員都提出過封關方案,梁美芬議員的封關方案字面上比我支持的方案還要強硬

然後兔主席列出若干理由,認為封關事涉眾多,政府必需慎重考慮。但百忙中不忘關心香港的兔主席,卻在林鄭如何應對封關一事上沒有一語半句,若非林鄭以 WHO 之名說封關是岐視,那麼香港何以會有如此憤怒的民情?反觀澳門一早就限制湖北人員入境,香港卻是一直滯後反應,前一天還說不檢查高鐵,後一天就發現高鐵訪港旅客有感染者

若果不是香港政府應對疫情高度失智,何以事情會演變至此?若果兔主席這麼喜愛公共政策分析,那麼兔主席要不要考量一下甚麼叫 "民眾對政府信任" 這個重要因素,這才是香港醫護罷工不可或缺的脈絡

正因為香港政府繼逃犯條例再一次的自說自話,所以連一些理智的建制派人物都出來說話,例如曾鈺成

同時,就算醫護罷工,在香港理解香港醫護的人同樣不少,批評香港醫護的人,不少都不知道 2003 年香港醫護付出過甚麼,當年 20% 感染的人都是香港醫護。但這些在兔主席眼中就叫 collective psychopath,卻不知道現在情感上理解醫護的人都不只是那些所謂的年輕人

台灣口罩之亂的民意被忽視,香港封關和香港醫護背後的民意同樣被忽視,港台民意就都是民粹是 collective psychopath (兔主席用詞),好像兔主席之流自己才是真正的民意所在

以福克蘭戰爭為諷兔主席,只是想表明當大陸紅十字會各種問題,當湖北人目前在全國各地受到的待遇有點粗暴,當武漢有感染者未確診就死去,當澳門在歐洲買到 2000 萬口罩但香港 2000 人排隊買口罩時,這些熱愛關注港台的人還盯著千里之外一群與自己生命毫不相關的醫護在為民請命,這真的很令人感動,兔主席百忙中不去關注關注這些民意,卻在香港台灣問題貢獻他專業的公共政策分析,真是充滿著共產黨人犧牲自我的 "省際主義精神"

兔主席還在自己微博附上標題是這樣的一文

日本专家:中国疫情初期应对没有不当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8173423378617

或者 post 這樣標題的文

《我们应该降低抗击“新冠病毒”这场战事的级别》| 美国《连线》杂志最新文章表示:面对新冠病毒,全球反应过度

???

眾所周知中國最大的敵人就是日本和美國,兔主席這種曲線救國引敵國文章的行為也是相當的令人佩服。兔主席引這些文的論調是 "中國疫情初期沒有應對不當",或者 "全球反應過度",或者在兔主席眼中,

武漢那幾名造謠的醫生似乎也不算甚麼 "應對不當"?

兔主席或者認為和中國友好的北韓、俄羅斯、新加坡封關也算是 "全球反應過度"?

令人更欣慰的是兔主席引用香港第一健筆屈穎妍 1 月 29 日的文,文章標題是

這種新型病毒叫謠言

這篇文講的是疫情爆發以來種種的謠言,第一健筆屈穎妍這篇文本身沒有太大的問題,問題在於屈穎妍在 1 月初引用人民日報,認為武漢肺炎並不嚴重,只是謠言,然後在 1 月中因為在店裏看到別人戴口罩覺得政治意味重不舒服,建議店員不要再戴口罩

這些種種才是兔主席引屈穎妍文最大的打臉之處

另一打臉之處是兔主席在 1 月 25 日,在引一文,大意是不用過度恐慌,認為肺炎傳播程度可以參考流感,很不幸的是現在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了 20000,而且肺炎傳播程度參考流感到底是甚麼神仙自我安慰,為何不參考 2003 SARS?為何不參考正經的專家意見?兔主席這位博士是認真的嗎?他沒有醫生朋友嗎?

恐慌真可以稍稍停止了!参考流感,还可以估算一下野味肺炎的传播程度。如图,2017年流感季的数据,导致达呼吸道感染的重症比例是每10万人中150个人。
以武汉700万主城常住人口、890万人城镇常住人口和1100万人全市域人口(含周边区县)对应,这就分别是10500~16500人。对应的死亡(80%是老人)大约70~100人。这就是流感活跃季的威力。
现在真实的被野味肺炎传染的人数当然还是个谜,英国帝国理工的最新估算是4000。置信区间是1000到9700。按4000算还是只有流感传染率的1/3,按最高算也就勉强持平。而且这里的流感是只算重症,而野肺的一些轻症也包括进来了,按描述是很轻的,辅助服药即可很快康复。

自 1 月 20 日疫情在大陸 "公開" 以來,兔主席在微博發的文近一半都是關於香港或台灣的,另一半關於疫情,而且關於疫情的文中還不泛自我打臉的文,或者是 "美國專家" "日本專家" 這文出口轉內銷的維穩文,這樣我只能用福克蘭戰爭來嘲諷兔主席的行為

事緣在 hk01 看到兔主席的文,對兔主席一直沒有任何好感,有機會嘲諷兔主席我就嘲諷一下

https://www.hk01.com/議事廳/429638/武漢肺炎-內地大v兔主席-港醫護罷工與反修例運動一脈相承

[兔主席]回大陆在港留学生的信:如何与当地年轻人沟通交流

看看台湾人歧视陆配的嘴脸

丑陋的香港人

武漢肺炎461
22
2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