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何謂香港中產反中的典型心態?

發布於

事源是我在 同志, 為何如此憤怒? 中 @Alex 同志回了這段

新移民勇武有啥奇怪。当初好不容易移民香港,本以为是人生巅峰。结果回头一看,被留在国内的亲朋甩出老远。这种失落可以让人疯狂。
中产闹事有啥奇怪的。一个城市的衰落,中产受的冲击本来就最大。对阶级可能下降的恐惧感本来就最深。说到中产,我刚好不久前看到一篇某香港中产人士的文章,全篇控诉了自己在职场上如何面对大陆人的竞争而力不从心,愤怒港府为何要让大陆人抢香港人的工作。号召大家积极参加游行,不然以后所有的工作都被大陆人抢走了。这不就是典型的中产嘛。
至于id, 我没无聊到挂id. 不过前几天还看到某人写的到香港不到一年,被香港人夸几句广东话说得好就感激淋漓。暴乱开始后比本地人对打砸抢活动更积极。不过在你看来,这一定是深受港人民主感召的表现了。

我一個反應是神奇的邏輯, 第二個反應是問 @Alex 同志看了甚麼文章, 要他奇文共賞. 然後 @Alex 同志就把 facebook 上一篇文轉了, 他自己取了一個標題叫 香港中产反中的典型心态

@Alex 同志說

你对人性真的一无所知,还好意思说别人没逻辑。说到中产,我刚好不久前看到一篇某香港中产人士的文章,全篇控诉了自己在职场上如何面对大陆人的竞争而力不从心,愤怒港府为何要让大陆人抢香港人的工作。号召大家积极参加游行,不然以后所有的工作都被大陆人抢走了。这不就是典型的香港中产的心态嘛。

又說

这网站有些人喜欢拿香港中产说事,好像香港所谓中产是了不得的东东,他们所抗议的对象一定是十恶不赦的。当我指出香港中产的反中其实是面对大陆竞争力而担心阶级下降时,他们还不肯承认。
下面是一位所谓香港中产的脸书文章,我觉得很好的反应了香港中产反中的典型心态:在职场面对大陆年轻人竞争的力不从心;对大陆人成为自己上司的不甘(如果上司是外国人,大概就没有这种不甘了);对自己后代阶级下滑的恐惧;对大陆人的仇恨。 

看完 @Alex 同志這些言論, 我認為 @Alex 同志若果下一輩子很不幸投胎成為了他最討厭的香港人, 那他就是香港本土極右. 

@Alex 對新移民勇武的解釋是這樣的

新移民勇武有啥奇怪。当初好不容易移民香港,本以为是人生巅峰。结果回头一看,被留在国内的亲朋甩出老远。这种失落可以让人疯狂。

雖然新移民勇武更應該是指 1997 年後移民香港的人, 但紐約時報最近有一篇這樣的文, 文中不少地方很好地說明 @Alex 同志說 "香港新移民追不上國內親朋友, 這種失落讓人瘋狂"

容我嘲諷地說, 很多勇武連前途都不要了, 入新屋嶺骨折還有死亡傳言. 你跟他們講 "追不上內地親朋友", 你跟他們講經濟? 你跟他們講錢? 不要把腦補當成現實, 胡錫進都懂去香港親身搞訪談呢, 你自己就在新加坡腦補出一個全是個人利益的反修例運動?

@Alex 同志轉的那篇文 香港中产反中的典型心态 (這標題是他自己下的), 說是要 "傳播真相", 容我再嘲諷一下, 你轉的 "真相" 我很早也知道, 我只是沒有想到文中所講的東西竟然被你詮釋成這個仇陸的地步. 

我在連登會被叫成 "左膠", 這個左包括支持港陸軟融合. 就算是我支持陸港軟融合, 也不代表我不清楚中資大舉進入香港除了經濟原因外, 還有政治原因, 比如路透社在 9.12 這篇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ongkong-protests-soe-exclusive/exclusive-china-prods-state-firms-to-boost-investment-in-crisis-hit-hong-kong-idUSKCN1VY08C

不要說路透社都是編. 路透社在之前已經放出過林鄭錄音. 

香港從大陸輸入人才, 經濟原因是一個, 政治原因 @Alex 同志請你不要策略性忽視. 同樣的事情在新疆也在做, 只不過香港這裏大多數是漢人, 新疆那邊是維吾爾族人. 

好聽一點這是政治同化手段, 難聽一點這是政治控制手段. 當然對於港漂同胞來講, 他們也只是為了個人的生涯發展來到香港, 如同漢人被各種優惠政策吸引到新疆. 

我不會說這種手段甚麼, 我覺得很自然. @Alex 同志, 你要不要搞清楚這個背景才來分析 "香港中產反中心典型心態" ?

就算我是一個支持陸港軟融合的 "左膠", 我也認為這種政策無疑會損害香港本地人的利益, 容我引 @不明飞行兔 同志講的

北京上海也被外地人占据,一些北京人上海人也会想让乡下人滚回乡下,这根本不新鲜,一些北京上海土著「反乡下」也是你所谓的「面对乡下竞争力而担心阶级下降」。

但香港中產支持運動就是因為你講的原因? 你的歸因也太單薄了吧? 香港中產很多人連民主不民主都沒所謂, 但共產黨要透過逃犯條例把自由幹掉他們才上街 (這才是他們的經典心態)

@Alex 同志或者你轉的那文作者, 是在中資公司任職的. 中資公司是會動員員工去參加建制政治活動的, 文中你也能看得到

每次遊行中資機構都要交數,派多少人出來撐遊行,做中資機構的都大概知道;選舉中點樣在公司內做宣傳幫建製派,大家都心中有數。

我都不知如何形容你的策略性忽視, 若果你目前工作的新加坡公司要你去支持香港廢青, 你肯麼? 又例如文中說

每次香港發生這些大是大非,在群組裡,公司裡,都聽到一些好難聽的說話,例如: 沒祖國香港點會咁繁榮、拍手叫好揍那班大學生、快點出動軍隊讓他們滾回家。

我就問問你了, 香港人就不是人了? 你竟然把這篇文當成香港中產仇陸的經典心態分析文? 你都把作者寫的這些地方策略性忽視掉了?

或者你下一步會說, 那作者可以不在中資公司幹啊. 請看看國泰航空, 這根本不是中資

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72573/逃犯條例-遭國泰解僱失港龍工會主席資格-施安娜轉任總幹事

請看看滙豐, 中國平安是第一大股東

http://bank.jrj.com.cn/2018/11/07081125313173.shtml

麥當勞是中信的

https://www.hk01.com/中國/128507/中信收購中港麥當勞業務-麥當勞-中國-公司更名-金拱門

還有香港媒體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472207

就算跑到美國, NBA 發一個 stand with hk 的 twitter 你也會被打壓啊 (滑稽) 

香港人能跑去哪? 只剩下移民了. @Alex 同志說, 對啊, 那香港人不移民就好, 跟 @Alex 同志你和 @WhoMatters 同志一樣移民就好, 移民完還可以繼續打擊香港人, 多麼的快樂

香港中產移民是可以移的, 但香港那些移不了民的人呢??? 香港人的下一代可以跑去哪?

你或者會說大灣區? 先說明一下啊, 我從來沒有對大灣區很反對, 我在 7 月前還跟人說不要太害怕大灣區呢. 

@Alex 同志啊, 不知你聽過一個光頭警長叫劉澤基, 他在微博很火, 還被邀參加了國慶. 這位警長最初是想把子女送到新西蘭, 然後現在要送去深圳國際學校.

竟然是送去國際學校

我看到這新聞後笑得很開心, 竟然是送到國際學校, 我覺得這是一個公關災難, 這位警長就說送到深圳讀書就算了, 我對深圳教育也沒有甚麼岐視, 不認為在大陸讀書就會被 "洗腦", 我沒有那麼害怕大陸教育系統. 但這送去國際學校真的是笑死我了, 這是嘴上愛國然後用腳投票嗎? 

這位劉澤基警長, 和很多中共高官都差不多, 嘴上都說中國甚麼都好, 就是把下一代子女送到 "國際". 能送美帝就最好了, 也不怕美帝有一天把心一橫, 把中共高官的子女都抓起來, 然後對中共施壓. 中共還是相信美國法治的. 

那些在街頭押上前途的年輕人, 把前途都押上了, 暴動罪可以坐 10 年. 難道這些香港人就不是人? 可以被央視說成是 "蟑螂", 說成都是 "港獨"? 

你把子女送去新西蘭, 送去國際學校. 那香港人的子女就都是 "蟑螂" "港獨", 一定要強力鎮壓, 一定要動用國家機器全力抹黑的?

然後我現在在一家中資公司任職, 我的子女可能就在街上, 看到大陸同事在微信群說 "快點派軍隊開槍". 我是甚麼感覺?

@Alex 同志, 你不覺得你轉那篇文是在砸自己腳?

當你講香港中產典型心態時, 不要把你自己極右的部份投射到別人身上, 即使別人身上有 "右" 的元素, 也不代表這就是他行動的全部理由. 香港中產那有甚麼精力心力搞政治, 很累的好不好, 若果不是逃犯條例有些人你都看不到他們上街. 

香港的確越來越排陸, 我也不會去否認, 都在往 "極右" 那個 "右" 轉. 但 @Alex 同志你覺得就是 "左" 的? 別說笑了, 你這是叫極右和極右的戰爭, 在你眼睛除了極右的因素在作用還有甚麼? 

講真, 在 matters 你能看到香港本土極右? 但在 @Alex, @WhoMatters, @kurutoga2k7 等同志身上卻清楚看到 "大陸本土極右" 的身影. 你們需要去戰鬥的是連登, 不是在 matters, 因為在 matters 你們就是唯一的極右啊

最後以陳婉容的經歷結尾

最近有件事令我很難過(當然每天的新聞都令人很難過),覺得或許應該寫出來。
我認識一位大陸來的研究生,是個科學家,是做甚麼研究的就不寫了,免得他身分暴露。我跟他不熟,但見面會寒暄。上星期是反送中開始後我第一次踫見他。我們在巴士上聊工作,聊生活,然後他問起回家的事,我出於好奇很想知道他對運動的看法,但又不想直接問(因為我不想吵架啊,網上吵就很累了,現實生活中就別吵了),於是我隱晦地說:「很想回家啊,可是香港……現在這樣子。」
我說「現在這樣子」,沒說是誰令香港變成這樣子——可以是政府,可以是廢青。夠隱晦了。
他點點頭:「也對,現在這麼混亂。」
可是我還是有點忍不住:「你有追蹤香港的新聞嗎?你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
沒等我說完他就說:「不是很清楚,我們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研究很忙哈哈。」
我也打哈哈:「哦,也是。」
之後趕忙換了一個話題。
回家後就想,可能他政見不同不想跟我吵起來吧,又或者他真的不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但無論怎麼說都讓人難過,他又聰明又博學,無論是不關心還是不認同運動,都是令人有點無奈的。
今天下午我又踫上他,這次不是在巴士上,是在某大樓的走廊。
他特意把我拉過去,跟我小聲說:
「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香港的事,只是在巴士上,很多人……隔牆有耳。」
我點點頭。
「如果被別人聽到,可能會有點問題,會牽連到其他人……我是認同運動的。我知道發生甚麼事。我知道昨天有人中槍了,一個小孩。五大訴求我也知道。只是就算來了這裡,我們也是很難高調說甚麼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 where the eyes are, who the eyes are。」
我說絕對明白,這足夠了,我們心領。
但特別特別難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香港中产反中的典型心态。

同志, 為何如此的憤怒?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