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中國 / 英國 / 香港 / 自治領 / 白手套 / 人格分裂

發布於
修訂於

這話題又是覆讀機。


初年中共聯手英國

二戰後衰落的英國把新加坡都「一國兩制」了,香港沒有變成自治領之類的東西 (都變成自治領了民主算甚麼) 的一個理由就是中共,中共和英國人交流,說英國人你在香港搞新加坡化,會被視為對中國的惡意

The secret history of Hong Kong’s stillborn democracy



香港要做繼續做白手套,只能又中又西

那中共聯手英國人不給香港走新加坡的路,後來怎在 80 年代又搞「民主化」呢?因為其時香港發了達,成為中西方的白手套,香港是一個你不管我不管一起發大財的地方

1984 年中英聯合聲明中有這麼一條

https://www.cmab.gov.hk/tc/issues/jd2.htm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同聯合王國和其他國家建立互利的經濟關係。聯合王國和其他國家在香港的經濟利益將得到照顧。

有這麼一條

(十)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地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經濟、文化關係,並簽訂有關協定。

所以香港政制又中又西,才令外國投資者放手。民主化看來就很對西方胃口,讓西方人安心說「哦,香港現在雖然你話事,但你其實也不太管,還是那個發大財的地方,那我放心,不怕我把錢放你那,被你用甚麼理由扣著」

所以後來香港基本法,把普選納入為「既定議程」,那本來就是讓西方人安心,同時讓香港人不那麼恐共的 (回看 80 年代前中共在大陸的事跡,很難叫香港人不恐共)。要不然外藉法官為甚麼這麼多呢?那就是讓西方人放心的,覺得在這樣經商的法律,還是可信的,不是中共的一言堂。

所以後來中共說甚麼「英國人不給你民主,我給了,你不感謝我還反對我?香港人是白眼狼」,這就真的有點斷章取義了,中共這種語言藝術也不是第一次,看看土改完又收回去之後又搞承包制,看看中共當年對政協的定位,對民主黨派的說法,所以在香港這套話術只是再次把中共這部份的基因顯性了出來。


千古罪人彭定康差一點就做不成千古罪人

那香港民不民主化本來是中共聯同英國佬壓著,後來中共為了讓香港白手套繼續是白手套,又聯合和英國佬搞民主化。

那後來彭定康為甚麼要做「千古罪人」,在殖民末年加速民主呢?

全因為 1989 年中共搞了一個六四,沒有其他原因。

六四事件,讓西方認為中共始終有斯大林的基因在,需要更多的壓制中共,其二是香港人因六四事件產成移民潮,但還是有人走不了,彭定康就順勢利用恐共的港人民情,搞民主加速

然而,彭定康差點就失敗,地產商大商家反對彭定康政改,地產商大商家說,你英國佬為了名聲和地緣政治考量爽就爽了,我們這些有錢人幾年後還要面對新老闆呢?新老闆不高興,我們還能有飯吃嗎?

現在過了 20 多年,李嘉誠等人被中共視為「忠誠不絕對」拿來批判,其實由始至終,大地產商大商家都是站中共那邊,只有其中一小部份,覺得中共對香港作為白手套應有的「自由」壓制得太多,才出來說兩句,現在這些人大部份一是「我愛國愛黨」,一是「我保持沈默」,一是「我還是走吧」,或者是複合的「我愛國愛黨,我保持沈默,我還是走吧」。

2019 年後社交媒體說甚麼「李嘉誠是黑衣人幕後金主」,這就真的太有趣了,最有趣的是那些有一定年紀的人明明記得回歸前回歸後的一路發展,還附和這種工聯會 + 政法委搞出來的地攤文學。

而後來變成反對派的人呢?後來變成「反對派」泛民的人則說彭定康改得不夠大,讓香港人在中共鐵蹄前的護甲還是不夠厚,回歸後的制度還是更偏向中共,讓香港人失去自主,所以泛民的人也在攻擊彭定康。

不止如此,英國內部也有反對彭定康的聲音,說彭定康你這樣搞激怒中共,真的合乎英國的國家利益嗎?我們在中國的投資會更不順利。1992 年鄧小平已經南巡敲打了江澤民,說要繼續經濟改革,那我們要爬住時機佔領中國巿場。

彭定康政改差點失敗,是因為那不是英國佬說怎樣就怎樣,而是議會投票投出來的。最後投票結果,彭定康政改險勝。


澳門基本法並沒有普選承諾

對於中共,最主要的考量,就是讓香港保持白手套的工具價值下,對香港的掌控力盡量加強。

中共真的很想在香港基本法寫民主化嗎?看看澳門基本法,澳門基本法並沒有普選承諾。

普選承諾本來是多方的折衷之計,中共想給外國人看「發大財的地方,還是發大財的地方」,讓外國人安心的考量,外國人有地緣政治的考量。

最後才是香港本地人的考量。

A 類香港人覺得有自由無民主也可行,只要中共不是在香港搞大陸那套就行,香港本地不可能和大陸抗衡,我們要盡力維持一個脆弱又人格分裂的平衡。

B 類香港人覺得有自由無民主不可行,只有民主機制,才能抗衡中共對香港的伸手,中共的政治文化將在香港無孔不入,何君堯就是這種文化的先鋒。

C 類香港人覺得無自由無民主也可以,愛黨愛國跟著黨走就行,看看這些人大陸發展多好,香港人變井底之蛙了,融入大灣區,我們有更好的發展,何需看西方人面色。

D 類香港人,我只想養家糊口,政治甚麼的我不懂,不要煩我,可不可以不搞甚麼政治。

E 類香港人融合以上想法,比例不一。


光譜只有小部份重疊

黨國的光譜,和香港只有小部份的重疊,這是造成一波又一波沖突的根源之一,很多事情就是雞同鴨講,最好就是我不管你你不管我各不相管,但聽說這是叫「精神上獨立」。

黨國並非沒有可取之處,香港反抗者並非沒有缺點。

幾十年前的妥協,幾十年後國際形勢的變化,民粹的興起,都讓香港這個一開始就有人格分裂的地方維持不了脆弱的各方平衡,然香港不人格分裂,又如何做白手套呢?買航母時,是用了香港和澳門做跳板,各種科技轉移有些禁入大陸,但不禁入香港,只有人格分裂的香港才能這樣。

但中南海的大人物說,你這不屑兒孫怎能人格分裂呢?你只能愛我,你不能人格分裂。

如此,領導已發話,香港人當學習愛國愛黨的情操,學會欣賞黨國的美,這種美學培養只能從小抓起,讓我先唱國歌,再去紀念毛主席誕辰,我決意治療自己不可救藥的人格分裂。


更大與本地

也希望香港的人們多去北京、上海、深圳多看看,多看看大陸最新的政治社會理論,多看看大陸最突出最優秀的人,事實上已有不少人是這樣做。

大陸的成就非否定黨國就能否定,過於堅固與激情的敍事或動人,但終究世界由不同的光譜組成,單個光譜並不能反映更大的真實。理想的香港應為一個更包容的城巿,香港並不是海參崴有軍事戰略意義,它的精神應更為開放。

然同情,很多人並沒有這些機會,或為生活所困,或為情緒所果,對本地的同情是最優先的,大陸那邊同理,這是人之常情,亦是無解之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講記004】陳健民看反送中——陳健民教授講座回顧(下)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