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solar system

不是叛徒的袁彌昌

最近袁彌昌做了一個專訪,令我覺得搞笑的地方是 youtube 中,袁彌昌說他用 google 搜自己的名字 (這麼無聊,搜自己的名字),搜到一篇 "叛徒袁彌昌" 的文,這篇文是我水的,本來只是想反串黑深藍和激進建制,沒想到 matters 可能是 SEO 做得太好,令到袁彌昌一搜 google 搜到這篇 matters 按理沒有甚麼閱讀量用來自娛自樂的文

袁彌昌當然不是叛徒,或者說還好香港還有類似的人。我自己對袁彌昌還是有正面的觀感的,就算他的老婆容海恩在建議內是一個湊票數湊形象的工具人,但我還是覺得袁彌昌夫婦還算是 OK

最近那個專訪中當然有很多很有意思的地方,大概是他老婆容海恩被逼走後,袁彌昌更能放開來講。袁彌昌說他還是希望香港能 "中間路線" 一點

袁彌昌說:「現在的情況當然更極端,不是藍就是黃,第三條路就是希望政治能夠跳出單純的藍黃鬥爭,不要過度被意識形態牽著走。當然,中間派不是和稀泥,大是大非一定要講。

對於逃犯條例緣起,袁彌昌說這不是北京的意思,而是 "下面班人" 想搞政績

我認為事情不會去到政治局常委的層次,不會是韓正或者習近平決定,是下面有班人自己睇到個機會,就脅持了成個北京。北京唔通會話屈服跪低?我不是想為北京開脫,但客觀上是北京面臨中美貿易戰,又有華為被搞等等,北京的思維當然會很對抗性;但 6 月 12 號是誰人喝停林鄭的?不管如何,立法始終是停止了。」

說本地建制很多人不敢講真話,中共收風系統失效

「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就證實原來北京的收風系統完全失效,他們派其他人來收風,都收不到風,因為本地沒有人敢說真話。這個情況自從中共 19 大(2017)之後就開始,大家看到習近平很強勢,所以慢慢就不敢說真話。老實說我對駱惠寧也是有期待,因為他就是繞過了很多關卡空降,是個直接收風的設置。一直的問題是本地情報經過一層一層送上去,能有多少實情上到去,很值得懷疑。港澳辦有時也會找我,我會盡力講下建制派之外的東西。很多人經常吹有外國勢力,我會說真話,而北京的人其實也知道本地很多阻礙,所以到某種情況就會找體系之外的人確定某個說法究竟是真是假。

至於袁彌昌口中說 "很多人經常吹有外國勢力,我會說真話",激進建制嘛。所以說激進建制的外國勢力論真的有毒,最搞笑的是激進建制敢講,而對口的上峰也敢信,反正把鍋丟給美帝是最大的政治正確

講香港的 "地產霸權"

「建制派有甚麼看法?在他們有看法之前,the die is cast,大局已定,到 9 月選立法會的時候,就會有很多人說『我當初就已經反對送中』;條例是衝著很多商界和社會賢達來的,但經民聯當初敢不敢像田北俊當年反 23 條那樣反送中?香港問題是甚麼?是利益集團的問題,當初北京要香港回歸,就判定要統戰商界。到 2008 年的時候,統戰得更加熱烈,那麼特區政府看見『上有好者』,更加放軟手腳,地產商慢慢就坐大,你也看見 2008 年之後社會上才開始有『地產霸權』的說法。梁振英做特首,也有代上面去清洗地產商的意味。現在商界醒覺了,也許是感受到上面的敵意,現在有一些新的可能性:有些商界會跟泛民主派走在一起。
不同人對香港患了何病,總有不同診斷。有人認為是香港沒有民主,有人認為是香港沒有主權,有人認為是北京不肯放權。袁彌昌的解釋,似乎同樣希望超越「對抗政治的兩極」。
「香港其實一直是資本主義 1.0 。外國自從一二戰之後,階級矛盾得到很大舒緩;民族問題也要妥協,例如印度幫英國打仗,打完後她就要獨立。香港主要是二戰後建立的移民城市,是靠最原始的資本主義成功,沒有做任何改變。到後來外國像美國傳統基金會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那些,又不斷吹捧香港經商很自由很好,體系就一直沒有改。就算沒有中國問題,貧富懸殊都足夠香港爆炸幾次。
「有人會錯誤地以為,一切是泛民和中國的對抗問題。實際上香港政府是 80 年代的產物,小政府到不得了,大部份問題都沒解決到。大陸當然是想壓縮『一國兩制』,但民眾上街不會說沒有一點經濟因素的,深層是有的。例如武力抗爭的年輕人,除了政治和自由之外,其實背後都一種經濟上的無出路感,所以我說香港欠缺社會民主主義,在政治對抗之外,其實也有其他東西很切身,例如如果好工都落在內地人手上,我們最後變了幫內地人打工,這就不是處於政治對抗的維度;中間派可以做甚麼?幫年輕人創業、上流,令他們對未來有回希望,就是傳統政治對抗以外需要做的;怎樣令香港有『經濟正義』、『世代正義』,這都是藍黃對外以外,更值得思考的問題。

看看,建制還是有理智的人的,溫和建制中也不是沒有人才,只是激進建制必需削,我們都靠深藍 connect 啊

袁彌昌說他老婆也只是打份工

「建制派議員其實都是返工,事實上不能每個人都像何君堯,如果個個都是何君堯,大家就好麻煩。容海恩沒甚麼特別的政治主張,都是民生議題投下票,做下服務。這對我來說是一個 blessing。雖然不想說,但在李梓敬事件裡面,她不是鬥爭型的人,所以她會有那種反應。」

好吧,只是打份工這一點,就是維護老婆了

袁彌昌講的東西並不新鮮,新鮮的是他是少數幾個曾在建制知道建制運作而站到台前透露訊息的人

希望這篇文也能藉由 SEO 大法和 "叛徒袁彌昌" 肩并肩,這樣袁彌昌下次無聊搜自己名字時,就會看到這篇水文,加粗加大,法力無邊


叛徒袁彌昌

搬運 - 袁彌昌 - 管治聯盟及其異化才是最層次矛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