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喝!

一場擴大化的戰爭 2

發布於

因為我水了一篇 2020 美國選舉大規模舞弊,有一位 matter 友特意表達了 TA 的憤怒,說左翼沒有人好人。

先說 matter 友文章的效果,我沒有生氣也沒有感到被冒犯被攻擊,我是感到無奈。

我憤怒的是所有所有的左翼。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說,所有左翼沒個是好人。這兒有福音派基督徒說他們淫亂。說什麼有左媒記者手淫。省下你們的低水準言論吧。淫亂那是重點?偽善才是。所有左翼都是與中共同夥一家親的。他們以和平知名把自由世界完全撤防繳械,葬送整個自由世界才是重點。
  • 支持川普 = 反共
  • 支持右翼 = 反共
  • 支持右翼 = 不支持左翼

似乎也是不少人的共識。

其實因為知道社交媒體上直發我自己的觀點會引來我支持川普的朋友不快,所以我就躲在 matter 發文。


左右翼的界限並沒有這麼分明

支持左翼,不代表一定反對右翼。支持右翼,也不一定反對左翼。

比如有 LGBT 、科技大公司的人支持川普, Paypal 創始人 Peter Thiel 就是這樣,這種少見的異數在右翼都存在,左右翼這種東西有時真的很難說。

而那位 matter 友對左右翼的定義,則主要是 "親和中共是左翼 / 左翼都是親和中共",而右翼都是反對中共。

華爾街大投行裏面,不乏中共紅二代紅三代鍍金的人物,華爾街用這種方式來和中共實權人物作利益交換,這都不是新聞。問題在於,華爾街裏面都是左翼?

川普任命的財長 Steven Mnuchin,本身就是多年 Goldman Sachs 的人,現任財長他爹也是多年高盛人。Blackstone 的 Stephen Schwarzman 同樣公開撐川普,但 Blackstone 在川普就不做中國相關的生意了嗎?

How Blackstone Became China’s Real Estate Connection

華爾街的人又投共和黨又投民主黨是常態。MAGA 敍事中華爾街也是 deep state (但華爾街的確某程度上是 deep state),那川普任內有過針對華爾街的重大舉動嗎?

亂說兩句,川普其實可以下令把香港中環、上海新浦東的那些美國大投行全部回師美國,這就真的非常攪炒。但大家都知道這不可能,不只是民主黨在中國有重大利益,共和黨何嘗不是這樣,大家都彼此彼此。

說川普的支持者在中國沒有任何利益,但川普女兒 Ivanka 本人就在中國還有生意。

China grants 18 trademarks in 2 months to Trump, daughter

以上都是片面之辭,今年 2020 年不少華爾街金主都在支持拜登。

世上那有這麼多純粹事,政治那有非黑即白。


左翼就等於親共?

而支持拜登的美國左翼就是親共?

而左翼的媒體先鋒紐約時報 NYU 的記者都被中共驅逐了,這能有多親共。每次搞關於中共的大新聞,NYT 都不會缺席。

香港問題

A new law takes aim at dissent, creating a challenge to free expression. We documente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speech.

新疆問題

‘Absolutely No Mercy’: Leaked Files Expose How China Organized Mass Detentions of Muslims

這到底能有多親共?而 NYT 的讀者都是左翼居多,是左翼其中一個大本營,那美國左翼到底能有多親共?

然後拜登家族和中共白手套何志平有關係暴露出來,民主黨和左翼就等於親共,左翼就偽善了,左翼就都是壞人?

Emails reveal how Hunter Biden tried to cash in big on behalf of family with Chinese firm

然後右翼都是好人,都是為自由世界而戰了。

政治這麼簡單,或者也沒有這麼多人頭痛,早就世界和平了。


對川普投注的希望

香港和台灣不少人們,因為對中共大量的不滿,所以把希望都投注在高調反共的川普的身上,好像川普真的能代表自由世界一樣。

那美國傳統盟友,加拿大、歐盟、澳大利亞紛紛道賀拜登,就是都被中共收買。好像歐盟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共施壓不曾存在過一樣。英國的 Boris Johnson 也承認拜登當選,那英國是否又被中共收買了?是不是英國在香港問題上甚麼都沒有做過。

醒醒,世界不是圍著香港轉的。

這些美國盟友不附和川普有他們各自的理由,很多和中共沒有關係。

以共和黨參議員 Marco Rubio 作例,Rubio 說一直都很撐香港很反中共,但其實他可能也無法完全共情香港黃絲經歷過甚麼,Marco Rubio 是因為他爸他媽是古巴人,他就是共產黨國家移民後代,所以深深厭惡古巴共產黨,他才這麼反同是共產黨的中共。

但要說 Marco Rubio 對香港情況有多少理解,日常放多少精力在香港上面,不好意思,佛羅里達州有更重要的事他需要去關注。

而很不幸的,一直撐香港的 Marco Rubio 在最近,已默認拜登是下一任美國總統。

Sen. Rubio Joins Small Group Of Republican Senators Calling Biden 'President-Elect'

那 Marco Rubio 又是不是突然轉左,被中共收買了?


反川不代表就是親共

左翼反對川普 / 右翼支持川普的理由很多,也根本和中共根本沒有關係,然而一堆香港支持川普者就對著美國左翼說 "你們都是偽善" "你們被中共收買"...

這種情緒在我的社交媒體上不少朋友是這樣 (但我社交媒體上也有不少人反川)。為了避免社交媒體遭遇戰發生,我就躲來 matter 水文,將貼近自己想法寫下來。

那即使美國全藍了,同是反共的海外維吾爾人就直接放棄游說美國國會了嗎?Nancy Pelosi 不用爭取?美國還有一半人支持民主黨呢,就直接放棄掉?說美國被左派掌握,美國已死?

那香港自治法不用民主黨默許嗎?眾議院 2018 年在民主黨手上啊...

那假設有香港 / 台灣 / 維吾爾左翼的某某某,TA 超反對川普,在氣侯變遷、同婚、持搶、大小政府、對外政策上都和川普相反,那 TA 就不爭取共和黨的人支持?

參議會很大機會還在共和黨手上,那左翼的人就因為反川所以不用和共和黨打交道?

而右與左之外,美國還有不左不右時左時右的人,這些人又怎辦?


不是解決掉中共就世界和平

中共有弱點也有長處,中共黨內不是都是支持極權,大陸內部複雜無比,政治和社會議題的複雜性若果只簡化為「右翼 = 反共 / 左翼 = 親共」,那只是在坑自己。

中共有許多長處,中共黨內也有許多能人。

而反共的人,也同時有許多弱點,反共的人,也有許多我根本不認同的人。

這只是想更貼近現實而已,在一場不對等的角力上欺騙自己,與自殺無異。自知者明,中共就是曾經不自知,才搞出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

能自知才能減少自己的弱點,在角力中才更有優勢,自知不足並改進,才能在危險中生存下去。

問題不只是出在中共身上,香港 / 台灣 / 新疆 / 美國內部也有一堆短期內解決不了的問題,並不是解決掉中共就世界和平,並不是民主自由後就會世界和平。

波蘭人用了幾十年時間等共產黨消亡,蘇聯當年也是全球霸主。而波蘭人的歷史比香港曲折沈重得多,波蘭人對蘇聯的恨意也絕對比香港深得多。

那美國當年在冷戰期間,邀請赫魯曉夫訪美。當年見赫魯曉夫的還是艾森豪這位共和黨總統,那當年的共和黨是不是又親共了?

那當年的波蘭人反抗力量,是不是就要全力反美,反美國共和黨。

波蘭民主化後,後續有一堆問題,當年反共的反對派四分五裂,過往有反共光環領袖,也陷入了權力的鬥爭,陷入了腐敗的傳聞,失去了民主的光環。

現在波蘭政治也變得民粹化,被他的 "自由民主" 歐洲盟友說教,說波蘭不夠 "民主自由"。

波蘭的經歷,是一些美國左翼 + 美國右翼反對川普的理由 (美國也有反川的右翼),恰好理由也是因為 "自由民主"。那到底甚麼是 "自由民主"。

川普的政策也有其合理合情的地方,是替全球化下被遺忘的人們發出他們的聲音,反川也不是要反對川普任內所有的政策。

人性有許多弱點,並不是反共就能消除掉。

親共也有道德意義上的好人,並不是親共就必下地獄。

世界本來就有許多灰色空間,二戰戰勝德國靠的不是對德國有沒有足夠的德國,而是對敵我雙方的認識夠不夠深,並不是單方面聚焦說德國怎差德國怎混蛋就能在戰爭中勝出,反而是德國的種種長處日後不時被提起。

而就算戰勝掉納粹德國後,德國還是會繼續存在,然後有一天變成歐盟支柱......













一場擴大化的戰爭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