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一個川普引起的血案

由美國動蕩延伸的左右分岐

香港黃絲作為一個鬆散的意識形態聯盟 (反共反深藍聯盟),最近內部再起紛爭。這次是源自於一篇 Guardian 的報道,其中香港眾志的敖卓軒指在香港有 "一小部份但令人注目的" "極右的" 川普粉絲,這引來香港許多將香港未來寄望於川普的人們不滿。

這些人們一個不滿是香港眾志黃之鋒等人,對於美國 Black Lives Matters 的支持,另一方面是自己被標為 "極右",疑令人想到 "納粹" 之意。

His Washington-based Demosisto colleague, Jeffrey Ngo, said he acknowledged the Hong Kong movement was imperfect and there was a “small but vocal” group of far-right pro-Trump people in the movement who celebrated his rhetoric.
“Others may be reluctant to speak up because they see such imperfections of the US movement as looting and the indiscriminate destruction of private property,” Ngo said. “But I believe these are mere distractions from what’s really at stake: systemic racism.”

正如在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所見的,美國這次因警暴而生的動蕩,令以 "反共" 為理念的統一戰線出現了 "左右之辯",其中對於撐 Trump 不撐 Trump 而致反 Trump 都會引來持續的爭端。

在香港黃絲作為 "反賊" 的統一戰線,這種左右分岐也一直存在,早在 2014 年偏右翼的人諷左翼的人為 "左膠",偏左翼的人諷右翼的人為 "法西斯",陣營中處於中間的人則對這種爭論無奈。

統一戰線能建立,林鄭月娥和中共是最大的推手。逃犯條例給美國藉口入局,同時助選蔡英文,在這點上或者林鄭月娥才是 CIA 的最佳線人。


從袁弓夷老人看川普支持者

有趣的是,川普在香港的支持者,並不只是有年輕人與支持本土的人,像最近頻頻接受訪問的實業家袁弓夷,作為一個 70 歲的老人,其言論可以說是川粉,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卻又不排斥香港自決前途,認為打倒中共才對中國好。

袁弓夷老人這種複雜的政治取態,恐怕也超過平常對 "黃絲" / "川粉" 的概念。

但袁老先生這種取態,其實也是有亦可尋,其一是袁弓夷祖藉寧波,家庭以前在上海一帶做生意,中國共產黨建政後,以公私合營的理由共產掉袁家的資產,袁弓夷母親信基督教,因此在大陸勞改 20 年。

改革開放後,袁弓夷作為港資,與唐英年父親 (梁振英競選對手)、李鵬飛 (剛過世的自由黨元老) 等人入內地設廠投資,見到不少大陸政商的離奇事。

現時他已 70 歲左右,川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取態,令到這些反感中共的老人在有生之年重燃希望。反而是美國民主黨,與大陸政商的關係顯得不明不白,其提倡的對華接觸政策似乎過於綏靖只為搵錢,美國媒體又總體偏左翼,對中共的態度似乎不夠強硬,這些都是香港撐川普的人認為只有川普才能救香港的理由。

因為香港輸不起。

有趣的是袁弓夷的兒子袁彌昌,所提倡的路線和他爹很不同,袁彌昌認為川普下台有助美國重新團結組織國內與中共奕棋,讓香港稍為回到昔日的生態平衡。目前作為老爹的袁弓夷人氣遠超他的兒子袁彌昌。


新冷戰已開始,美國政策已轉向

然而不論川普是否當政,中共與美國的新冷戰已形成,美國政策也已向圍堵加碼,鴿式接觸減少

美國已 扭轉 1989 年六四後的 "悶聲發大財" 路線,舊日美國的路線,是讓中國經濟發展,與國際社會接軌,有助於中國構建更開放更透明更文明的社會,同時美資也能進入 10 多億人的龐大巿場發大財。

這種舊日路線,華爾街的人高興,全球化傳教士高興,民主福音教會高興,中國情結的美國中國通高興。當然與此同時,美國鷹派仍做自己的事,南斯拉夫大使館炸了,空軍和海軍不時對恃,或軍售台灣加固第一島鏈,科技上對中國亦有大量的保留。

而資本累積大成功的中共,則用金錢與大陸巿場作為引誘,外資在大陸設廠時,不時還附帶科技轉移的條件,中共這種以錢換科技的行為有時你情我願大家都開心,有時則用上厚黑學心狠心辣將外資的立身根本都挖掉,用完別人就踢開別人這種外資在大陸吃悶棍的事,也不是甚麼新鮮事

隨著胡綿濤後期,習近平上台,中共不斷集權與加強威權主義,美國的政策也一改鴿式為主的政策,轉向新冷戰。而 COVID 19 將美國經濟 "一朝回到解放前",也引起了美國民意對中共的極大不滿 (雖然美國防疫成這樣和美國民眾作死不無關係)。

所以無論川普在 2020 連任與否,中美關係都不會回到 1992 年。

新冷戰?中美未來比冷戰更危險 中指

總而言之,在往後幾年,美中高強度對抗是常態。即便換了民主黨總統,美中關係再也無法回到從前。如果美中只是輿論戰、法律戰、外交戰和貿易戰,即便再激烈,或許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擦槍走火甚至爆發熱戰的可能都存在。

所以我自己認為,香港人不必太憂心川普被人 fire 掉,畢竟美國對中共的共識已經形成,美國的民意也早已翻到另一邊。撐川普的人,和反川普的人,大可各自爬山,不必互相對罵。


川普的極限操作

儘管川普連任,可能繼續一邊說 "習主席是我的 buddy",一邊在 twitter 發 "CHINA!!!"。但川普效應不應僅僅考慮其對中共的 "鏡頭表現",還需要考慮川普上任以來,對整個非威權政體陣營,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對美國政治生態的影響。

川普上往以來,得罪了相當多的長久盟友,川普輕浮的言行與單邊的政治舉動,都一直在削弱美國作為 "自由世界" 的領導地位,尤其是 COVID 19 美國成為最大的病毒國後,美國的弱點越來越暴露世界人前,動搖盟友對美國領導的信心。

再者,川普的言行,也一直加深美國的社會撕裂與分化,右翼民粹的操弄若果說在波蘭和匈牙利還能叫 "illiberal democracy" 的話,但在多民族的美國就是一個潛在的國家安全危險。李光耀用盡全力壓制新加坡可能的種族矛盾,而川普則有意地利用白人基本盤,不顧更全面的美國大局。這本身我自己認為川普連任,不利美國社會和諧,他這幾年已證明他無法有效團結美國社會。

同時,川普的多次對美國憲政擦邊球的操作,令人警惕美國在川普領導下,會不會挾民粹而越來越置憲法於無物。劍橋分析和川普競選團隊的關係,也一直說不清道不明,這些擦邊球以至可以說是作弊的舉動,危害了民主政制的本意,會更加削弱國際上對民主政制的信心。

美國作為 "自由世界" 的領頭人,它的一舉一動真的不只是自己的事,2008 年華爾街的自私讓全世界買單,川普上任以來的舉動,也一直動搖人們對於民主體制的信心。所以即使川普將 "中共" 立為外敵,川普本身對美國以至國際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是不能忽視的。

在國際社會,不只左翼的人不滿川普,右翼傳統保守派的人,也在不滿川普。波蘭和匈牙利的 illiberal democracy 令人警惕,若果美國成為下一個匈牙利,想想到底到時世界變成怎麼樣。

個人而言,我對共和黨沒有甚麼意見,但我希望共和黨找另一個靠譜點的人參選,劍橋分析之類的灰色手段也不應用在選舉上面。


香港同路人

香港支持川普的人,將香港的希望投射向川普,這是可以理解的,撐川普的人也不只是年輕人,也有中產甚至甚有閱歷的老人。

本土 / 眾志 / 傳統泛民 / 無法簡單分類者 的統一戰線,應有更多的互相理解與包容,不需要動不動就指別人是中共間諜,或是賣港求和,彼此其實都出過力。民主社會,需要先承認他人也是社會建設的一份子,是公民社會的持份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