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一個失衡的城巿

寫在前面的題外話,出埃及那篇水文好像有人們誤會這是叫人移民?那是比喻啊


這篇水文是為 谈谈国徽-以及国徽背后的情感,以及在 對中共不夠尊重-太過鐵頭娃出埃及記 下的各路朋友留言所水,在下務必要節省水源,寫得越短越好

護旗手與燒旗手

燒國旗的行為我自己並不認同,其後解釋一下我自己的看法

同時,我不認為對國旗的尊重,或對國旗的侮辱,就是叛國或愛國。這背後是中共治下的國家認同和香港本土認同的對撞,對於大陸許多人來說,國旗象徵著集體認同的共同體,而對於激進的香港年輕人來說,那是中共劫持大陸後暴政的象徵

我有一些大陸朋友,在微信頭像下邊會掛一個小國旗,他們對國家的認同是發自真心的,我也不會去嘲笑之。而看到香港一些年輕人把港獨的旗幟立在校園,我其實也能略略理解他們的感受

對於護旗的人和燒旗的人,他們背後的想法,我都略為能把握。而為何我不認同燒國旗,是因為燒國旗的人所燒的意象,和護旗手所保護的意象,兩者相差太遠,只會增加莫名奇妙的仇恨

而善用仇恨的中共,也會以此作彈藥作愛國宣傳

香港應該是一個平衡的城巿

香港應該是一個平衡的城巿,不應該涉入太多激進的政治風暴裏面,因為香港頼以維生的是中西方之間的互信,香港作為貿易城巿,它的特質就是要不共不西,太過西化,中共就沒有信心通過這裏運輸中共要的東西,太過赤化,西方又認為整個城巿已經被中共控制,沒有信心在香港投資而沒有風險

東方和西方有信心在香港拿到利益,才是香港能夠生存的一個重要原因。一國兩制有些人被理解為對香港人的 "寬容",其實這種 "混血" 的制度,對大家都好

講究的是一個平衡,香港也本來應該是一個平衡的城巿

就這個角度,政治上無論是那一個光譜,都應該共存在香港,不要太左也不要太右,極端的政治就代表著對這個平衡的破壞,只有溫和的政治,才適合香港繼續生存發展

若果看老左派葉國華在 2019 年 3 月的訪問,34 分左右,可以看到這位親共的老左派說,他理解的高層決定,是不讓建制在香港獨大

也可以看看這位老左派老先生,在訪問後說,美國當初讓中國加入 WTO,是因為期望中國經濟發展後走上 "西式政治現代化",讓中國更為開放。美國這條對華路線其實許多人也提過了,只是中美貿易戰讓不少人覺得美國從一開始就想搞崩中國

而美國對華路線的改變當然與習主席上台密不可分,習主席上台後,眾所周知的一直在集權,一是中央集權,二是將 "散落在民間" 的權力給收回來。黨領一切在以前是 7 分的話,那現在是 15 分

香港在 2012 年前,活得和平,多多少少是因為北京路線沒有改,美國路線也沒有改

但北京路線改了,梁振英來了

梁振英解放香港

梁振英的路線也不是梁振英想出來的,這位特首其實還是貫徹北京的意志,從梁振英開始,香港的中西平衡就被干擾了

有人猜測曾蔭權這位前特首入獄的原因,是因為不夠聽北京話,得罪了北京某些大人物。我自己認同這種猜測,畢竟曾蔭權的那些罪名也不算是甚麼罪名,刑不上大夫,一位北京任命的特前入獄,對北京來說應該是很沒有面子的一件事

除非,北京在殺雞儆猴

你看林鄭多麼的堅挺,看她被建制罵,被泛民罵,還是在台上領導香港,保一個人很容易,毀一個人也很容易

北京下場了,之後又提全面管治權,又讓極左的勢力在香港掘起,看北京風向就要看文滙大公,這麼左的文滙大公也就是 2012 年後的事

所以香港出現了何君堯之類的人,他們與以往的 "平衡生態" 格格不入,香港本來主體是溫和政治,左右逢源的格局,但這個生態被破壞了

建制的新人越來越左,建制的老人則在跟緊中共的同時又想保持曾日的平衡,所以看到有些老左派忽左忽右,非常有趣。這些建制 "老人" 不認同 "太左" 的路線,但又覺得自己能 "平衡中和" 一下建制新貴帶來的失衡

梁振英是這股北京意志的先鋒,當北京在大陸搞國進民退,北京也會指使它的代理人在香港搞國進民退

本土的覺醒

香港建制受北京影響,率先分裂為激進和溫和,以往的左派精英慢慢失去能量,被 "聽教聽話" 的建制新貴所取代

到了 2014 年,佔中爭取公民提名選特首失敗,這時就到反對派分裂,原先的泛民成為溫和派,認為要繼續議會鬥爭爭取普選,而一些年輕人則在西化思想的影響下,認為香港人要用更 "主動" 的方式去抗爭

從那之後,香港自決被提出來,自決還是比較溫和的。之後就是港獨的路線,認為香港不獨立,香港永遠都要受到中共指使,中共想怎樣就怎樣。到了 2016 年旺角事件,勇武抗爭也開始成形,香港人和平遊行了 19 年,卻在 2016 年見到 1967 年老左派 "起義" 的手段

2019 年大家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那基本上就是激進建制 PK 激進反建制,所有溫和手段都在雙方不妥協下完全失效

生態破壞者

像假新聞、抹黑、資訊戰這些手法,在 2012 年後中共就加大力度地用,中共扶持的激進建制是一個民粹右翼,而本土年輕人對中共對大陸的泛化反感,則是另一個民粹右翼

若果要比力量,當然是中共扶持的民粹右翼力量更強,畢竟搞民粹也沒有人搞得過中共,中國共產黨是一個精英政黨,它委任的人要搞事,就不是你罵我兩句我罵你兩句的事

香港生態的平衡,被破壞了。一巴掌拍不起來,若果只有香港本土民粹右翼,那溫和建制與溫和泛民都能作為 "主流" 穩定著香港這隻小帆船

香港就只是一隻小帆船而已

而當北京下場玩民粹,那這個重量級選手對香港生態的破壞,就基本上是無法平衡掉的

溫和的建制也開始想以自己作一個 "緩沖區",左右搖擺,而溫和反對派則是越來越對中共不信任,在 2010 年政改成功後建立的 "北京-反對派互信" 越來越稀薄

到了本土冒起,那激進建制就有更大的話語權,說,你看,那裏有港獨,我們必需強硬打擊

劣幣與良幣

若果北京扶持的激進建制,是一些新的精英,那或者香港的局面沒有這麼差。問題是北京扶的人......連溫和建制的人都知道那不算是甚麼有水準的人,活生生的例子請看何君堯

在英殖年代,英殖政府為了加強認受性,將華人精英納入自己的顧問決策圈,這是舊有的華人士紳政治,鍾士元先生 / 李鵬飛先生回歸後是自由黨建制派,但是他們過世後,是跨光譜的紀念

而自 2012 年後,其實是更早之前,中共扶持的 "建制新貴",則是 "你本來不是精英,但你願意跟隨黨的路線,那黨扶持你為新的建制精英"

組織看中了你

政府越來越不顧學者的意見,建制的人越來越變成橡皮圖辛,只要你家庭成份夠清白,又能有 say yes 的看齊意識,那中聯辦就會助你起飛,何君堯也是起飛的一員,先是委任為太平紳士插入新界利益圈,然後就是走極左路線圈粉,西環幫手集人熱、配票、擺平新界不同利益山頭的關係,一條龍服務

劣幣驅逐良幣

帝王心術

皇權猜疑相權,中央猜疑地方,打散香港上中下層的和諧格局,將精英分以治之,利益、統戰齊下,民間扶持民粹,黑白兩道插入空降兵,不同的位置打入自己的人

特首不能夠有太高的民意,民意不冷不熱不上不下剛剛好,若果一個特首民望太高,那挾民意而不聽中央話又怎能呢?要倚靠中央的特首才是好特首,要人緣較差的特首才是好特首

2012 年後,北京路線改變下,有了梁振英這位人緣差的特首,也有了林鄭這位 "單人成軍" 的特首

美國不希望香港獨立

美國並不希望香港獨立,香港作為一個 "平衡" 的城巿,才是美國最大的利益,當然香港民心偏向美國,也是美國希望看到的事

但美國不希望香港獨立,是一個事實,而不是猜想,國際上能說得上話的強權,不會希望香港獨立。這是一些建制的人也心知肚明的事

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

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都知道,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人可以把香港從中國主權下分離出去,沒有人可以在香港扶植一個與中國政府對抗的政權。美國和所有在香港有利益的國家都明白,香港維持「一國兩制」對他們最有利;他們也明白,中國不會容許在香港出現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威脅中國主權和安全的局面,一旦出現了這樣的局面,「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便可能要改變,這是他們不會願意見到的。香港「攬炒」,對他們絕對沒有好處。

美國是香港的董事局成員,是重要持份者,但香港獨立對美國也沒有好處

問題就是誰希望香港有港獨運動?

誰希望香港有港獨運動

希望香港有港獨運動的,包括

  1. 認為香港不獨立,就無法民主的年輕人 (2019 年後變成一些中年人和老年人也認同這講法)
  2. 激進建制,因為他們的能量是愛國而來,沒有分離主義的出現,就沒有他們表現撒哭的舞台,他們說要殺盡港獨,問題是他們同時也希望港獨越多越好,不然就要提早退休,把表演舞台還給溫和建制

你說何君堯有甚麼拿得出手的成績?不就是打港獨嗎?啊,對調和新界地下勢力,何君堯也是很有一手

香港是一個失衡的城巿

香港是一個失衡的城巿,經濟上因為頑固地堅持走 資本主義 1.0,不更新換代,讓中間商賺差價的 "愛國愛港商人" 尋租維港

政治上因為北京路線改變,而生態無法回到以往你賺錢、我賺錢、一起賺大錢的平衡

北京認為只要 "加大力度" / "加大宣傳" / "加大滲透",就能忽視 2014 年以來的混亂,DQ 議員之類的操作,忽視了議員背後皆有選民的基本政治意識,脆弱的信任變得更加脆弱

香港只是一隻小帆船,它能生金蛋,但它也只是夾在中西兩邊的小帆船

一面國旗,各自表述

一面國旗,各自表述

有人得益於改革開放,家裏村通電了,兒子考上了大學 (全村人都會慶祝,2020 還是這樣),入了城巿戶口,娶了好老婆,在體制內工作,生活安安穩穩,年終奬發 4 個月的人工,不時還能去外國旅遊

國家航天登月了,有了航母,還是第二大經濟體,科技文創都在世界排得上號,微信頭像掛一面小面旗那是發生內心的自豪 - 我是中國人的自豪

而香港呢?一些激進年輕人則是完全不同的感受,你和他們講愛國真是雞同鴨講,完全不在一個頻道。有意思的是,北京扶持的人馬好像沒有放棄過這種雞同鴨講的 "努力",然後一遇到燒國旗的事,又歸為香港教育問題

這是認同共同體的對撞,不是簡簡單單的教育問題,或是激進建國咬牙切齒的叛國問題

他們從未真的想去了解年輕人的想法

但他們從不猶疑去扣年輕人一頂叛國的帽子

老左派都沒有這些激進建制的鬥爭精神

鬥爭回來了,我們現在都是敵我矛盾定義下的主要矛盾

葉國華這位老先生老左派,在 2019 年 3 月,反修例剛起風時,接受訪問,而到了 2020 年的今日,華國華老先生又接受訪問,說這些做長輩的、做官的要體諒年輕人,要用對話、教育的方式解決問題,要寬容 (訪問 4:00 之後)

若果有人再問我為甚麼不和激進的示威者割席,那我只能回答,那不是我自己的意見,那是跟隨中共多年的老左派的意見,理解和對話才能解決問題

要寬容

不要說年輕人是蟑螂,動不動就去到叛國。他們連國家的意識都沒有,何來的叛國

不要是緊跟自己的,才認為是自己的子民,那不是合格的牧羊人

心胸與寬容

這份心胸,這種大度寬容,在北京再強硬路線下,我不認為會出現

中共又起用了他鬥爭的法寶,那就是仇恨、恐懼、制造 "階級差異",沒有黑五類,就造一個黑五類,建立一個共同的敵人,那黨軍國民的黃河大合唱就能壓崩對手

只要一日像何君堯、李梓敬等人還被樹為 "典型",一日香港就不會停止鬥爭,香港人也不會停止抗爭

新冷戰下的避難所

香港已成為新冷戰中共和西方交鋒的前線

這場運動不符合很多人的美學,但的確,這就是為自由的抗爭。只要是中共還在利用恐懼與仇恨,那以自由為名的抗爭,就仍會繼續

法國大革命高潮後有白色恐怖,這已是失衡的城巿,撕裂的社群,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我自己不認同 "一鋪清袋式" 的破局,不認同破局必需拉其他人下水,我也不認同要對建制派趕盡殺絕,雖然激進建制那群人很想把所有反對派趕盡殺絕

在充滿敵意的世界寬容越來越難,香港本來也不是一個幸福指數高的城巿,人人都鍾意返工,但人人返工放工都唔會太開心

無聲無色的戰火在蔓延,只能祈望人們有間歇性的寬容,為新冷戰的避難所增磚添瓦,在抗爭的同時保持間中的清醒與冷靜,默默撐過很長時間的黑暗,直到新的應許之地展現眼前.......

韓國人光州事件等了 10 年,香港或者會更長更久







1 人支持了作者

士紳已死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