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Marxist

only Marxism can save the Marxian System

一些關於香港的思緒...


緣於看到 短評-危機常態化下的香港政治-進退兩難的特區政府 有感....


沒有黨派的行政長官

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個不受共產黨民主集中制管制下的一國兩制,它在大國間的夾縫之中,不中不西,經濟上因此受利,政治上也有比較奇異的設置

行政長官不能加入黨派,立法有黨派,但行政無黨派,一個解釋可以說是對建制派和非建制派都視為等同,但另一個解釋,也可說中央不放心任何黨派在香港有過高的影響力,這個任何黨派包括了建制黨派與親北京黨派,杜絕了香港本地黨派輪流坐庄的可能

因為這種行政長官的機制,後來董建華引入高官問責制,其實可以換個更貼近的名字叫委任制,語言的確是一門藝術

高官問責制,或就直接說委任制,是希望有團結在自己身邊的自己人,而不是開會見到這裏有一個刺頭,那裏也有一個刺頭反對。港珠澳大橋原了泛民在杠,其實當年香港政府內部也是因為有杠的人而沒有動工

中央的不信任,兩邊的無能感

當中央的不信任加強,或者國策從放羊變成積極管治,那麼建制黨派或是反對黨派,在現有機制下也會比較乏力,制度上他們無法成為足夠對抗中央的豪強,除了在媒體上放放風高級黑一下自己的老闆,好像也沒有太多能做的事

這種 "無能觀感" 不止是較激進的政治光譜的視角,也是溫和派對溫和派自己的某種評語

建制那邊和反對派不同的一點是,即使帶 "無能" 屬性,卻也能在維多利亞港分餅的宴會上有一席之地,新貴若果希望加桌成為談笑風生的一份子,那為了區別與老人的不同,需要貼緊中央的新指導精神,沈浸在愛國志士的超現實 VR 體驗中

被拘束的反對派,在無能中螺旋下降,有時只能以六四作為刺激勵志,卻也與中國發展的速度與香港民情的轉變脫節,無所適從下,建制溫和能因為無能狂怒而暴食 / 或出離建制,而泛民溫和則是無能狂怒下分裂 / 激進化...

中英談判時,不論是中方還是英方的談判桌,都沒有香港人的一席之地,在鐵娘子夫子摔了那一跤後,香港的兩局議員代表鍾士元去唐人街 10 號求見首相,在鐵娘子耍了一頓太極後,才道出到鄧小平說 97 年一定要收回香港

既然各方情緒都是真

建制有人的路線希望中國好,香港好,香港好,中國好,香港能加入大灣區的發展有新的機會,他們有些人也是真愛國愛港,與負重六四泛民為路線不同。而準革命化的路線的人,其情緒又非虛構,並非能簡單歸因為受金錢資助,打 CIA 的工,或被洗腦

那各方的情緒既然都是真的,只有部份如何君堯一樣的影帝演員,拍桌朱凱迪都要計算拍桌的角度,尋求表演的最大化,那這件事到底如何才能收科?

在 2010 年時,還可以見到妥協的存在,2014 年後撕裂越來越大,2019 年林鄭點燃了炸藥筒,打開了潘多拉之盒.....

【短評】危機常態化下的香港政治:進退兩難的特區政府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