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昨晚睡至凌晨,身體越來越不悉,以為要立即送入醫院

昨天晚上睡至凌晨四時左右,身體越來越不悉,右上腹及背部開始有痛楚感覺,之後痛至要坐下來,已不能躺下。

期間,越想越不妥當,立即掃Youtube 的醫師影片,想了解痛楚部位是甚麼內臟出了問題。

但越看越辛苦,隨即起床坐至書枱,先量度自己的血壓、體溫、血含氧及心跳脈搏。

當量度時,血壓原來已經超過 190,而下壓更超過 130。我每隔五分鐘量一次,連續量度三次都超過 190 上血壓。 當時,體溫算是正常的 36.8 度,血含氧也有 96% - 98% 之間,唯獨是心跳脈搏越來越低,以往我的脈搏是70-77之間,但是每一次量度都在下跌,最後跌至57。


隨即找降血壓藥,另外喝大量的水,大約喝了兩公升的水。

因為,我的頭腦仍是清醒,只是身體的內臟很辛苦,我的橫隔膜及筋骨好像被質壓著的感覺。

那一刻,我很擔心隨時內臟出問題或爆血管。故此,若果真的不幸入院,我也想在入院前,用信紙寫下當時的情況,並且好像「遺書」一樣留下心聲給太太。避免突然「意識神智不清」或者真的有意外倒下。

在寫「遺書」的過程中,大約每10分鐘再量度一次的血壓,慢慢從 190 以上的血壓,開始下降至160 左右,再慢慢降至 150,最後停在 143 的上血壓,而脈搏也從57 回升至 77。

這一個過程中,內臟、橫隔膜 及 筋骨的痛楚漸漸消退,直至早上七時左右,就完完全全不再痛。

出現這一件事,令我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在太太中風的這段時間,我發現身邊的朋友中,很多都出現癌症,有一位跟我同年齡的朋友,更在 6月3日癌症離世。

故此,這段時間我也去了醫務診所做每年一度的抽血及心肺 X 光的身體檢查。有關的報告在 6月14日就可以看到。

我的血壓一直很不正常,我是知道這種超高血壓必定是心血管或內臟出了毛病。故此,過去一年間,努力調節飲食。最近更積極減磅,希望減去那「肥胖」的脂肪身型。

說實在,我對生命或世界是沒有甚麼想留戀。唯一最放心不下,就是我比太太更早離世,若餘下太太的話,就會令她添上不少麻煩及混亂。

我在身體最痛楚的時候,也開了錄音程式,除了寫「遺書」外,我也錄了「遺言」。而這一個「遺言」,我用了祈禱方式來錄,一錄就錄了二十多分鐘。

當中,我向天父祈禱:「希望不要這麼早離世,我不用很長命,只需讓我比太太多活一天就足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