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單單討論「亞斯」已經很好玩

我自己也想不到,可以在Matters這裡遇到不同性格的亞斯人,亞斯伯格(香港譯作亞氏保加)是被定性為自閉症的一種。很多人誤會了自閉症(大陸稱作孤獨症)是一種病,我太太有一位專門服務亞斯人的前輩,他分享道:

「亞斯伯格只是有一些心理缺失,而這缺失可以是情緒或人際交往,因為是缺失,而不是壞了,所以與病不一樣,不是用治療,而是啟發。」

因為我是當面與他傾談而不是文字,故此便將大意寫下來。

這一類小孩常被人取笑,因為往往融入不了社會的規則。但是亦相當有趣,亞斯人有一套特殊生活規則。我自己的腦子裡,也有著自己的一套規則,試試透過本人與大家分享一下:

我有天跟太太說,我幼稚園時代有很多生日相片,縱使不是我生日,我也會叫著要拍生日照。其實便是想頭帶那頂生日皇冠。

印象最深是小學一年班時,我當時很愛儲「膠擦」(象皮擦)也經常用一個肥皂盒帶回學校炫耀。因為太愛「膠擦」,故不捨得用「膠擦」來擦改鉛筆錯字,有錯時便用鉛筆頭的小膠擦來擦,但是這小擦頭其實會擦得很骯髒。當時老師問「為甚麼不帶膠擦?」我回答「我沒有。」跟著同學便指我的書包內有大量「膠擦」取出來後,最後被逼要用我珍貴的膠擦來擦東西,更被老師說我講大話。

在亞斯腦中,有著另一套的規則。

膠擦在我眼中是「收藏品」,收藏品的價值及身份已不是膠擦。那次要逼我用收藏品來擦東西,我大哭了一場,並一次過掉了所有的膠擦。之後改為集郵。(集郵後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收集。)

直至長大後,我媽媽有次跟我說「很多事也不要緊,因為您與其他兄弟不一樣,很特殊,所以想法會與別不同。」

剛剛看到大家討論台灣最有名的亞斯人柯P。我自己覺得其實亞斯人的想法,也不應該用來作為犯錯或忽略的藉口。但另一邊,可能他也不是用來作藉口,而是真真實實的不知道。

雖然我也年近半百,但是有很多人際交往,我是完全不懂。這麼多年來,我也是一一「避開」。有不少人覺得我是「避開」,很想去改變我。但是,我其實是沒有避開,而是我覺得這樣很舒服。例如:

。自少便很開打乒乓球,但是一直以來我也是對著牆壁打

。我最愛的運動是籃球,但是我很少約人,連兄弟我也很少約,都是自己去打

。我是短跑校隊運動員,一直以來都最愛自己一人做訓練,因為想做甚麼練習便練甚麼

。出來社會工作後,學了保齡球,每星期也自己一人到保齡球場打兩個小時

我喜歡自己一人,最重要不會麻煩別人的時間,又不用約來約去,怕別人其實不想參與。

因此人與人的社交,便慢慢感到多餘。

我太太經常說「他只差不懂光合作用,故此才要外出吃飯接觸人。若果他懂得光合作用,他的世界根本不需要人。」

人際交往也是這十年來由太太訓練而學懂,要不然,我其實如一個機械人。每天的路相近,衣著相近,下班後的娛樂也相近。基本上,若有天我失聯,只要找三四個地方便可以找到我。若果這幾個地方也找不到,那麼,我便是真正的失聯了。


因著日常的工作要面對很多自閉症或社交障礙的孩子。有時,與一班亞斯的年青人傾談時,該段時間是我工作上的最開心時間。因為好像在與他們傾談時,看到青少年時期的自己。突然也令一班自閉症小孩突然開放了出來,甚麼也願意講,因為他們也很想改變進步。而我也願意與他們分享自己跨過同樣問題的經歷。

舉一個相當經典的例子:

普遍的亞斯人在某一些課目成績很好,但綜合成績很一般,有些是極差。我是數理科目成績很好,數學更特別好,而英語是極差,我到初中三年級也不懂寫自己的英文名Michael。考試默書一直都是零分。當我升到初中三年級時,突然發現「原來英語不及格是升不上中四(高中一年級)」我想過很多不同方法,最後,終於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方式,因為我發現自己雖然英語很差,但仍能順序由A至Z寫出來。而我的短期記憶相當好,故此突然想到將全篇英文默書的所有英文「字母」及「標點符號」背下來。對啊,是字母,因為我連一個很簡單而完整的英文字也不懂得串寫。竟然這一次的嘗試,令我取了72分。之後更有多次九十多分。最終可以騙得英語合格升班。

亞斯人是有一些缺失,社交很弱,不懂得看人情面色。但是,他們會為自己的困難想出很多與別不同的規則秩序。有時自己與一班自閉症年青人傾談時,更會感到他們的想法是驚為天人!全世界只有他才想得到!!

可能亞斯人會很麻煩,遇到一些事會尋根問底。但是世界上很多人口說「議事論事」「對事不對人」,老老實實,普通人那會對事不對人? 普通人是立場先行,再看關係,最後才去探究內容。

但是,亞斯人卻是一班真正「對事不對人」的人,有時亞斯人對一事很緊張要問過明白,他是真的想問過明白,而不是世人以為「啊。。。在質疑我?」

有時亞斯人愛理不理,平常人以為他們忽略了甚麼,其實他們沒有忽略人或事,而是他們那一刻根本沒當這些東西的存在。亞斯人太容易回到自己的星星世界,繼續天馬行空,想這。。。想那。。。

與人討論亞斯人,其實是很好玩,也讓我們更認識普通人的社交及處事方法。不過,大家也可嘗試用接納 或 好奇心的態度。特別是當大家遇到一些自閉症的青少年,可以多用聆聽去代替意見。因為,這一班孩子的成長路上,其實是由大量的言語傷害及目光傷害堆砌而成。能走過,已經不容易了。

@Sunline @不明飞行兔 有興趣接力寫這主題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6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