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醫院見聞 - 砒霜 Support

(以下為太太筆錄的分享,內裡的「我」為太太Tiffany)

今天,是我腦幹大範圍缺血性中風入院之後的第四十天了......

這一所護養院,位於非常偏遠的舂坎角,是出了名人煙罕至的荒山野嶺;一個人面對這裡的人、事、物,我...... 正在每天努力適應中~

Lulu 媽媽是機構其中一位 SEN 家長;知道我無時無刻地很努力令自己盡快康復,她十分關心我在護養院的湯水和營養是否足夠。坦白說,我真心覺得這裡的飯菜比起律敦治醫院的清水白烚烹煮方式,現時護養院的味道已是相對很到位,很 OK 喇~

轉院至這護養院才數天時間,便讓我遇上穿了香港醫院管理局 Patient Support 制服,粗口爛舌,剛入院時竟然聽到 Patient Support 對一位九十幾歲的病人婆婆大聲呼喝:「我嚟做乜!我嚟強姦妳啊!!」(白話:問我為甚麼找您? 我來強姦妳啊!!)

嗯..... 真的好!原來,「黑社會阿姑」(Patient Support 病人支援人員) 是可以收著香港政府萬多兩萬港元的薪酬,穿著代表「醫管局」的綠色 Patient Support 制服,以「砒霜 Support」(Patient Support) 的身份...... 公開「出嚟做世界」(白話:橫行霸道)。

我怕一向愛護我的 Lulu 媽媽會擔心我的情緒及健康,所以完全沒有告訴她我在那一所護養院。因為,連病人最基本的「求救 Call Bell」也給這些粗口爛舌的黑社會「砒霜 Support」(Patient Support) 阿姑別有用心地掛高了,以防止我及其他病人可以按「緊急支援」的救命鐘......

亦即是說,就算我已癱在病床上,當有需要大小二便時,雖然「便盆」經已放在床邊,但因為病房隨時會有男醫護出入,我必須要把隔簾拉上,才可如廁......

但...... 這些比黑社會更兇狠更巴閉的「砒霜Support」阿姑却命令我:「若非到死人冧樓的緊急情況,記住呀!妳都不要隨便按鈴......」(我寫得盡量文藝了一千萬倍,因為網友們都是相對有教養有文化的正常人 ^.^)

這幾天,看著窗邊的一片大海,我常常感到很沮喪,很無助,為何我中風之後,連坐也東歪西倒,完全平衡不了自己。以前從來難不倒我的高度,我現時却想爬也爬不起,手想攀也攀不到......?!連一個「救命鐘」也無能力坐起身觸碰......

現時,在疫情下,醫院禁止探病,故此親友家人都不能來醫院探訪。他們不能保護病房內的我們的人生安全,甚至不少病人及病人家屬也不敢出聲投訴,生怕自己的家中的父母妻兒單獨一人留在醫院,可能會受到冷言冷語冷眼對待。投訴?那可能只會令病人更暗無天日,每一天更苦不堪言。

Lulu 媽媽今日煲了湯,山長水遠,由九龍專程走到南區的舂坎角,交給更亭的醫院職工再轉送給我。除了湯水,她還特別買了一個日本最新版本的「iWand電子針灸」給我,令我可以自己做無針針灸......

當我收到Lulu 媽媽的物品時,我真的哭了..... 不是情緒失控的原故;是認真的感動,百般滋味在心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