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香港人才明白的爛泥式鬧交

發布於

香港人有一個有趣的特性,便是自嘲能力超強。甚至鬧交時也是一種「拚迤」(粵音:盤 Pea)心態,懶懶散散地鬧交。

其他地區的人可能覺得很奇怪,鬧交時,必然是「責任不在我方」的態度,狐假虎威,裝兇作勢。並且為了要鬧贏一場交,出盡千方百計。但是,當遇到香港人的鬧交方式時,卻會完完全全沒有了「鬧交的勝利感」。

「是啊,我就是癈青的代表。」

「癈佬又如何,最重要我覺得自己還未夠癈呀!」

「啊,懲罰我啦,為甚麼不來懲罰我? 我已經好驚啦。。。快點來懲罰我。」

「啊。厲害,你贏了。這場交,你贏了。 飲杯,我輸,我自隊三杯,仲爆樽比大家睇。」

自嘲式的文化是香港一個很強烈的近代文化。不知是否在「工廠妹萬歲」開始、還是在許冠傑「半斤八兩」,又或者是周星馳的「無厘頭」小人物總女有出頭天,還是黃子華的「棟篤笑」血淚史。自嘲文化成了我們一種百毒不侵,又或者完完全全沒有那種「玻璃心」的地道文化,甚至乎差點變成了核心價值。(現時只是有共鳴感)

例如最近的美國要排除Made in Homg Kong出口貨物字眼,大家可以搜一搜網絡,您會發現,「竟然」有大量鼓掌,「好啊! 支持!」「快點除名!」

不是「香港人」,未必很明白這是甚麼道理及心態。

黃子華有一段棟篤笑「魚蛋論」,完全表達了香港人的心態:

香港人鬧交,並不是為要鬧贏一場交,而是要對方輸!

我無需要贏,但只要您輸,咁就皆大歡喜了。

這一種文化,不單在日常生活,或社交網絡,還有出現在社會運動,甚至是國際線,也是比比皆是。

這種文化,與威武強者論是截然不同,甚至產生極大的文化差異,這實在極難令其他國家的人明白。

唯有同樣「活在絕望中苦笑」的香港人,才有的共鳴感。

聽完一場有笑有淚的棟篤笑後,明天繼續過著行屍走肉的生存之戰。


(這篇文,是推薦這個 #爛泥協會 的投稿文章)

您也想加入「爛泥協會」嗎?

立即點擊上面的標籤,或下面的關聯文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日爛泥協會之…#爛泥協會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