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總有路走 - Tiffany 復康之路 - 第五天

發布於
修訂於

2021年2月23日 - 血壓上壓118 下壓73,心跳87,血糖 8.2 (Yeah!!)

Tiffany:「我有一些人想說感謝,您幫我記下,我怕我之後會忘記了。」

我知道太太所說的「忘記」,不是善忘,而是真的「忘記了」。因為中風的入院期間,她完全感受到自己突然身體機能下降了,一些很容易,嬰兒才學做的事情,她竟然會做不到。

Tiffany:「我怕有一天,真的忘記了。」

凌晨3時24分,睡到一半,打開Whatsapp時,同時看到Tiffany在輸入文字:

我:「發生甚麼事?」

Tiffany:「醫護人員突然很忙,也有布欄圍著門口及病床,應該有人死了。在搬她出門。」

我:「是不是住院期間第一次遇到?」

Tiffany :「是啊~~」

我:「那您驚不驚?」

Tiffany :「驚死?我不怕,人有生死病死,怎會驚? 若果有預算,有心理準備,其實不怕;但是在沒有心理準備下,好像現時這樣,年初七預算新一年的開工,派完開工利是(紅包)後,突然暈倒,之後中風送了入院,現時還要半身不逐,情況來得太突然,就會突然唔知點算(不知所措)。因為沒有預備儲備。」

Tiffany:「現時我很比心機練習,早上起床時,仍睡在床上,我就會練腳,嘗試好像踩油門及抬頭膝蓋;下午吃完飯後,因為已坐了起來,我就會練手,嘗試用眼望著一個點,再令自己的左手移去那一點,過程中很辛苦,要很用力,今天做到一次。但是,我已經全身是汗。」

她跟我形容「忟憎」的情況,並不是網友所述的埋怨,我沒有「埋怨啊」,我沒有埋怨任何事及任何人。我只是覺得「不服氣」,所有動作都很容易做,完全是BB學大小肌肉的動作;但是就是這麼簡單的動作,要很用力才做到一次。「很容易」的動作也做不到,故此才「忟憎」「不服氣」

Tiffany:「今日,我第一位想多謝是職業治療師麥姑娘,與及她的助手。」

「我忘記了問她的助手叫甚麼名字,我一定要記得他們的名字,不能看到任何人都叫姑娘、護士及醫生。我們機構是做『品格教育』的嘛,若果連對別人的稱呼都做不到,就談不上尊重。 所以,我會記下他們的名字,與及最好的稱呼。」

「今天,麥姑娘及小助手帶了一個小玩具給我,讓我可以學習推及拉的動作,我也拍了片給您看。您不要小看這30秒,我已經全了全身的力氣去做這動作。」

「小助手很細心,她看到我做得很辛苦,便一步一步教我呼吸,原來呼吸與用力很有關係,呼氣的時候將小工具推出去,吸氣的時候拉回來。」

今天,Tiffany便用了這小工具不住練習,練習完成後,汗水好像水珠一樣流出來。

「今日的練習,好像一位很用心機讀書的同學,很努力,但是不知道答題技巧,便很難獲得 A 的成績一樣。」

她現時很努力練習,她說每天會練大約6小時,天天都相當疲倦,但她說很想脫離現時「半身不逐」的境況。

「我一定要努力,康復的過程,病人自己都要有責任,而不能將所有責任都放在醫護人員當中。這裡大部份都是中風病人,但她們只是在職業治療師來到時便做一做運動,治療師一走,這裡的病人就唔做練習。」

她很想將這些分享經歷記下,更問我:「寫這些內容出來會不會令人覺得很煩,大家會不會無心機看? 不過我看到一班很盡責的醫護人員,我是真心想感謝他們,與及想讓大家也知道他們的付出。」

我:「應該不會覺得煩,我看到之前的留言討論,有不少仍在患病中的網友也經歷醫護的治療而慢慢康復,雖然有些網友沒有表明身份,但看他們的留言,應該也是醫護人員。暫時觀察,不覺得網友們感到煩厭。與及,一星期一至兩篇長文,有心看的人自然會看;若沒心機看長文的人,自然會跳過。」

Tiffany:「您要知道,我沒有埋怨人,也沒有埋怨病,更加沒有埋怨醫護人員。我只是不明白這事怎會發生在我身上,與及是甚麼原因;若果我知道原因,我就能避免下一次意外及患病的發生!」

「我不怕難難,我亦很願意做!我只是沒想過很多簡單的動作也要人幫忙。」

Tiffany是年初七 (2月18日) 在公司中風,之後急救,在19日凌晨2時正式住院。住院五天的時間,完全處理不了「大小二便」,昨天開始要使用「成人紙尿片」。

「連BB仔也可以做到的事情,我竟然也辦不到。發覺好像BB一樣『瀨屎瀨尿』都已經是恩典,因為我連大小便,自己都不夠氣力去排出來。就算吃了通便藥,也要用盡全身氣力才可以排出一點點。」

跟著,她哭了出來:「我不覺得要用成人紙尿片會很沒有尊嚴,並且覺得是很好的發明。我只是覺得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需要大小二便時,終使用了全身的力,好像虛脫一樣也是辦不到;有時卻會突然失禁而自己也不知道。弄髒了衫褲及床單,很不好意思要勞煩姑娘及清潔姐姐幫我換,很過意不去。」

她入院了多天,很多時候心情也很沮喪,有時一邊練習,一邊眼睙就流了出來。「試過有一次,姑娘突然從遠處走過來幫我沬身及沬面,原來我竟然在流口水,而我竟然完全不知道。」Tiffany一邊說一邊哭。

「那一刻,我好驚,我怕連自己的口都控制不了。現時她們知道我有吞嚥困難,已經不會再派餅乾給我,只給脫脂牛奶,怕我吞不了下去。我最怕是未來會錄不到音。」「您要記住啊,盡量要喝無糖的豆奶,會比脫脂牛奶更加好。記不記得啊?」

她說現時與網友的交流,好像大家Online探病一樣:「我很喜歡大家Online來探我:「我知道大家都覺得我心急,但是我心急也很正常啊,因為我想盡快康復好轉。早兩個月,身體生蛇,這麼痛我也沒哭出來,但是今次真的很沮喪。」

昨天是入院五天裡,說話最不清楚的一天,一些口部肌肉控制不了,並且牙肉有腫脹。但是,Tiffany 的思路卻清晰了,她說換了用紙尿片及換了全新的衫褲及床單後,感到乾淨了,可以休息得到瞓到覺。「我這五天也不能入睡。」

「 Michael,我知道已經很長,但我想寫最後一段。」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因為內科病而入院,更是第一次住進香港的公營醫院。但是,我真的感到這一班醫護人員很專業,最少是我遇到這一班醫護人員,他們真的很盡責。因為疫情原故,病人的親人未能來探病,變相要將一些安撫病人情緒及比較私人的護理事務也壓在醫護身上。我看到他們做完『日更』工作,休息幾小時便要再追『通宵更』。我看到他們在體力及精神上都很累,雖然如此,但我看到她們仍很有愛心去照顧一些婆婆。」

「你知道嗎? 有一些婆婆的身體狀況真的很差,搬動病人需要很多體力,有時更要清理排洩物。這些都會是厭惡性工作,就算人工很多,若沒有愛心,他們並不能夠持續不斷地做這些事。」

「雖然,我不知道合不合適,但我真的覺得香港政府真的要加人工給他們,甚至要加至高過私家醫院。」

「他們這麼願意去服務病人,又不怕辛苦,若連人工也不及私家醫院,怎能留著人才呢?因為她們真的是香港良心,最起碼我遇到這一批醫護人員是這樣。我很欣賞他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年初七,太太突然中風入院

太太中風入院48小時後

感謝大家 - 暫時太太 Tiffany 診斷為「小中風」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