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愛情城堡” 活動參加帖 - 「我不單自作多情,更去罵人」

發布於

我從沒想過會寫愛情帖,因為我對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關係及情感交流很冷感。實際更是,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有沒有「愛過人」,不要是@DrYuan。汤圆 醫師點了名,我也沒想過參加,只贊助了獎金。另外,我也不懂寫小說,只能寫一些敍事敍述的內容,所以唯有將過往與太太認識的經歷,中間加一些真實對話來寫這一篇活動參加帖。


「我不單自作多情,更去罵人」(全一集)

我被人問過無數次「最好的朋友是誰?」,我一直也是回答「是太太」。

當再被追問:「那第二最好的朋友呢?」........

我回答: 「啊....... 我想不到。」

一般也會再追問: 「那麼平日您外出娛樂時會約誰? 」

我也回答: 「同太太外出, 與及, 我不外出娛樂。」

一般發問者開始生氣: 「您這麼喜歡打籃球,打保齡球,也會約人去打波吧?!」

我很認真地回答: 「我外出打籃球或打保齡,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去打。」

說到這裡,普遍發問者已經放棄。但我不是在作弄他,而是真的這樣。我到現在,除了太太外,只允許過一個人在我們家存在或過夜,那是我們多年的保險經紀,因為我們所有最私人的資料、金錢財政,一一都交由他去處理,是我們夫婦最信任的人。當然,他也沒在我們家逗留過一晚 ^_^。

我不覺得自己有「社交障礙」,只是覺得「一個人去做不同的事情很舒服」,要不是工務或商務,我根本不會約人吃飯,但在離開了居住地方,去不同地方旅行又卻會約網上認識的朋友「見見面」。

在認識現時太太前,我其實跟她只是FACEBOOK 上的網友,十年前認識,慢慢在FACEBOOK 上加深了交流,甚至在FACEBOOK上互相取笑。突然在FACEBOOK認識了三年的某一天,在太太 (當年的網友),她出席一個活動,來到我所住的大廈隔壁。當她在事後將「那活動」放上FACEBOOK「打卡」後,我竟然「衝了出來」不停罵她:

「您為甚麼來到我家附近不來找我?」
「您為甚麼不通知一聲,是不是有不見得人的事要辦!」......XZLJQ)#U$@#)DLFGJ$@!!!!

嘩! 真的像「傻了一樣」,現時回想也覺得自己有「精神病」。

其實在那一天之前,我們一次也沒見過面,甚至連電話號碼也沒有,但卻覺得這人(現時的太太)一定要「來找我」。

太太的專業是「家庭輔導」及「心理輔導」,但是她沒有在網絡上用這一個身份示人,只是輕輕鬆鬆與人交流。經過這一事,太太覺得「這個米高有問題」,一定要見一見。

故此,太太大膽地約了我出來「見見面」,但是約出來的地方不是她的輔導室,而是香港接近每一區也有的「明星海鮮酒家」。

我收到「約見面」的訊息時,心內「飄飄然」,而我亦按時到達酒家,並帶了一個「兩磅的小豬蛋糕」

(哈!~) (現時回想,兩個人去酒家吃飯,更帶一個兩磅蛋糕??? 怎吃呢?)

整個第一次見面的過程,確實相當有趣,太太被我的一些安排嚇了一跳。一邊傾談,一邊了解。她覺得我「很奇怪」,便突然問:

太太:「為甚麼在網絡上可打很多字? 但出來碰面,我問甚麼東西,您卻只有幾組字?」「好很意」(有趣),「好奇怪」,「好搞笑」(很可笑)

太太:「為甚麼只有這三組字?」

我:「啊。。。。。。」

太太在這一次碰面時發覺,原來我不懂得「講說話」,說話的溝通能力很弱很低,除了工作、電腦、籃球及漫畫外,無一懂得,連當然在播放熱播的電視劇及主角,甚至「黃子華金句」,真的無一懂得??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太太也是第一次遇到我這樣一類人,因此她覺得我這個人很值得「研究」,而我也想被她「研究」一下。慢慢地,我們的溝通變成了「研究及治療」的過程。

太太:「您看完這一套劇,說的『好得意』,意思是『A. 電視劇情節很好看』,還是『B. 角色做得很好』, 又或者『C. 拍攝技巧很好』, 最後是『D. 以上都不是』」

我: 「啊!....... A........」

我們的正式溝通,便是從「選擇題而開始」。像極了愛情~

2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活动提案:“爱情城堡”

3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