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ThankYouC

我是米高。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在這一年,香港的社福機構及宗教團體面對極大困難,有一些已開始進入臨界點

其實,我知道不止是社福慈善團體,商界更是嚴峻。但是因為我們近幾年專心辦社會企業,交流的人當中,90%以上都是社福機構及宗教團體。所以,我只能分享這一個範圍。

今天早上,收到一家曾經探訪的神學院電郵,打開時,真的嚇了一大跳。怎會有這麼巨額的負債? 到底欠了誰的錢? 為甚麼會達到這情況?

這事,在我腦中停留了很久。知道這家神學院一直都有不少商人支持,讓他們每月可以維持數十萬的開支,兩年前也看過他們的財務報告,大約每月最多虧捐數萬元。相差兩年,竟然變成巨額債項。

除了這所神學院,過去一年也有很多社工朋友,因為不同資助項目終止又或者遲遲未有新的批款而離職。很多社福機構及宗教機構,一直都沒有甚麼老本,特別是一批50人以下的機構,機乎每月都清倉,甚至要經常由董事去填補。

特別是現時大環境,個人的工作也不穩定下,捐款給小型社福機構也會同樣不穩定。過去半年,一直都知道不同機構的困難,但是收到代禱求助信,是我近半年的第一封。

在我們成立社會企業時,太太跟我說,我們不用怕未來的轉變,因為我們的投資者是上帝。他有最多的資源,我們專心去做便可。神想我們繼續便繼續,神不想我們去做,便安著他的意思。

在我們的社會企業上,太太的信心及目標遠景都比我大。

今天下午,我也收到社企總會的一封電郵。內裡是有關現時各社會企業的調查。

當中有一道問題,便是若疫情持續至下半年,我們社會企業有多大的結業機會。

實際上,我與太太已預算這社企會做至我們死的一刻。故此,沒想過會結業,除非上帝覺得我們應該完結。但是,若填了沒有,又可能減少了政府支援其他社企的逼切性。故此,我選了一個沒講大話,又不完全正確的答案「少於2成機會」,零機會也是少於兩成。

我知道很多社福機構、宗教及慈善團體已到達臨界點。希望大家均能一一跨過困難時刻。

後記:我這一篇,原本是先於Steem發佈,再修改一些內容轉帖回Matters。在一邊修定重寫時,心中在想,若這些社福機構、宗教機構或神學院倒閉,會有甚麼影響呢?

心裡盤算著。。。。。。其實,影響比想象中少。甚至,可能倒閉了也沒有太多人關心。唯一失望或要轉介的人,便是在受助中的群體,可能便需要由義工隊去支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