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回應一則歧視及騷擾

發布於

剛剛在SEN(學習障礙)的群組內,看到一則討論得很火的訊息,是有一位教SEN年青人學音樂的家長,分享受到鄰居歧視及受騷擾的情況。我剛剛在凌晨三時半看到,用手機打了一個小時的字來回覆。覺得這回覆可在 Matters賺LikeCoin。啊。。。不對。。。覺得可以與大家分享一下(正經 Mode),回覆文如下:


我也是年紀大的亞斯(近五十歲),不過我不是教音樂而是教IT,100%學員都是SEN,教了2000人。

當然,有時也會遇到歧視,不過數量極少,絕大部份的人都是明白我們的狀況,或者是可以建立關係去傾談,讓他們了解。

在我與學員上下課的經歷上,確實也有面對過一些歧視言語,最常當然是「有問題就唔好出街啦!」,但慶幸是現時未有騷擾情況。

我們也會有不少義工來幫忙,但過程中用了最多時間是調節義工心態,從「來幫忙」的目光,轉變為「欣賞SEN」的目光,整個過程其實比教一位SEN更耐更難,差不多要三個月時間去教一位義工。主要原因是平常人很難才能放下「同情心」及視「SEN是有病人」的心態。要建立同理心很難,但教SEN及幫助SEN成長,卻必須要有同理心。

不過,太太很用心去教義工,因為這能令社會多一個人有共融心態,便是對SEN多一份尊重。

在我們過去十年的經歷上,最難並不是教SEN,他們的學習能力及專注度其實很高。

最難是令社會上明白他們的長處及共融。

記得有一次我帶幾位剛下課的年青人入電梯落樓,因為他們說話大聲,嚇倒同電梯的人,按了較低樓層立即出Lift。

我們是抱著社會上的平常人並不明白SEN人的狀態,來做現時的工作。(我與太太90%是義務教,沒收費;但也會有10%收費的部份,是收去中心的出隊錢,不過已經是由我們的SEN年青人成長做導師後去教,由他們教才收費,收入會成為這些SEN年青人的導師薪金)。

我們做了這些事十年,明白當中最難處不是堅持是否教SEN,因為他們的能力比想像中強。

最難是令社會上的人明的SEN的人的狀況。與及有沒有共融心態。這是現時我們夫婦努力在做的事情,故會與年青人們一起去參加分享、比賽及由他們製作動畫去傳遞這一個訊息。

不過,短期內要改變整體思考很不容易,亦很難。但是,若果堅持教SEN也可以做到,向外間傳遞共融訊息應該也可以同樣的堅持。

選址教授亦是一個令我與太太頭痛的地方,不怕課堂時的培訓情況,但怕出入電梯時會影響樓層鄰居。因為確實有很多人不明白,一定會避開。

起初我們為避免這些事的發生,特登租了兩層及全棟的村屋,上層我們自住,下層是他們來上課用,雖然村屋交通不方便,但年青人卻是最開心,因為獨立了出來,不會騷擾到他人,在屋內相當釋放,學習狀況很高。我們找了很多年,上年才找到一個很好的伙伴及場地。

我們自身的經歷,鄰里關係比教SEN要更用心,因為當鄰里關係建立得好,其實不單幫到SEN的年青人。

有很多時候,其實如其他留言所述,可能對方也是SEN。

從數據上,香港有6-7%是SEN人口,若每人最少有三個親密同住家人,即24%-28% 的香港人同屋便有SEN。這一個比例是相當高。即是在大街上,每遇到每四個香港人,便有一位同屋是SEN。

這個回覆得有點長,因為回憶了不少畫面,有喜有悲,但是用心去建立培訓㼈境,長遠對學員很重要。這一條當SEN導師的路很不容易走,樓主要加油。 互勉。


Matters在我的經歷上,是對SEN相當包容共容的平台,甚至遇到很多同路的亞斯人。大家也願意分享過去的經歷及狀態。

感謝大家的包容及支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