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前路越來越清晰 及 簡單

原本想參加「明日之後」活動,但原來昨天完結。那麼就成為自己的心聲回顧。


這個疫情,我90%以上時間都在家裡。從這一張30天的步數圖,您會看到我只出了三次門,餘下的二十多天都在家裡。

少了來回公司的舟車時間,也少了待在餐廳呆等的時間。反而多了工作的時間與及整理文件計劃書的時候。

我搬來這一間屋差不多兩年,早兩天在整理書房,發覺很多書房內的書及東西,根本兩年都沒動過,把心一橫,立時封了一箱。這個疫情令自己覺得過往繁多的工作及項目,很多時候都是為做而做,並不是真正或真的有需要去做。

這幾天與太太傾談未來的工作安排時,兩人的內心都是只想做好兩三件事,其他事情,可不做就不做了,可不接就不接了。

最近參加了「十年」做主題的Matters撰文活動,當中令我想起很多十年前的事情。十年前的時候,每一天早上七八點便回到公司,工作一輪後便是商會的事務,之後又一輪工作會議,晚上又回到商會的各項大小聚會及項目會。接近每一天都是凌晨才回家。心中及朋友之間,都將了「忙碌」成為「成功」的代名詞,一天五六場不同的「跑會」並不罕見。

有一次與會友穿著西裝坐的士過海去紅磡開會,那一刻的士司機竟然問我們「是否去殯儀館?」 哈,當刻真的笑噴飯,但是,現在回想「的確會忙忘亡。」

忙碌令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很疏離,也令自己身體變差,記得有一天下車回家時,竟然半身麻痺,行不到路,要坐在街上大半小時才能行走。又試過一次,在凌晨二時開完會後,回家自己煮東西吃,吃到一半,竟然整條舌頭動不了,立即坐車往醫院急症。

我想,十年前的我,應該沒有想過十年後的我,竟然會是半退隱狀態。人生走了一大半的路程,我不相信以我已虛耗過度的身體會有七十歲的命。或許只餘20%-30%左右的生命時間,也可能更短。在以往自己沒有去想或沒有時間去想,但在疫情下,卻越想越清晰。甚至很肯定自己最想做甚麼,與及不想再做甚麼。

原來,可做的事,與想做的事有很大的分別。

昨天,自己坐在書房及書枱前大半小時,望著書房內的所有東西,發覺「竟然沒有事要急著做」。這一個心情其實外人沒有特別感覺,但對我感受很大「原來整個書房的東西,其實都只不過是貨倉一樣,極大部份都不重要」。

想一想,其實餘下或許只有二十年左右的壽命(可能更短,不可能太長),能做好的事情其實只夠時間做三五件事,何不專心做好他們。

疫情好像令我的心態變灰,但是,卻是令我的心態更積極。以往是忙忙忙,依靠參加會議及出席不同活動再貼上Facebook擦存在感。現時已不用再做這些事情,並且無比的清楚及清晰,很少有這一種「沒選錯」的感覺。就算以往做得最成功的項目,自己也有一種「摸著石頭過河」的半迷失感,但是今次很不一樣,反而很清楚知道是選對了方向,可以與太太一起,將一個項目持久做下去,甚至做到臨死的一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