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243 

【尋找末代國師】2016年青海行(5)

DoubleA

隔天一早在快捷酒店洗完臉後,我只想待在這個舒服的環境,將最後一天浪費在西寧這座夏都身上,老媽一直心心念念青海老酸奶。大概是高原的關係,西寧的陽光好像比平地還要些毒辣,再加上融雪的煞寒、旅途的疲累,我已經沒有剛開始的衝勁,加上佑寧寺給我的失望感太大,我不知道如何應對那種失落。

【尋找末代國師】2016年青海行(4)

DoubleA

事後回想起來,佑寧寺初訪之行還真是讓我失望至極。我帶著很期待的心情去佑寧寺,這是我這趟旅程的目的。在吾屯心滿意足的J,此刻也才有興致陪我前往。我對佑寧寺的想像是史料所形容的湟水北岸諸寺之母,就算比不上塔爾寺如此富麗堂皇,那也應該與隆務寺並尊吧。

【尋找末代國師】2016年青海行(3)

DoubleA

會去吾屯完全是J的主意,在去之前我連這個地方都沒聽過。他一直想進藏村,想坐在炕上喝酥油茶、吃氂牛肉。圖、 坐在炕上喝酥油茶、吃氂牛肉是當地藏家的傳統圖、 其實就像是奶茶的酥油茶圖、 生平第一次吃氂牛其實也是我答應他這趟旅程我們一定會進入藏村、體會藏家。

【尋找末代國師】2016年青海行(2)

DoubleA

下車後,J和我先大力吸把空氣,活動活動坐僵的屁股,然後打量這座城市。青海地方的自然環境雖好,象徵文明的建設也少。但好山好水背後,也暗示著這裡其實有點荒涼。我們隨意找了間藏族經營的小旅店下榻,擱下行囊後,就在鎮上蹓躂。同仁是個以隆務寺為中心的小鎮。

【尋找末代國師】2016年青海行(1)

DoubleA

出發去青海的前幾天其實有些躊躇,這些年去大陸那麼多次,要不是去北京念書、到上海找資料、在東北做田野,就是回福建的老家。對於西邊,除了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之外還真是一無所知。圖、 尋找國師這次也是趁著一個研究的機會,想要走訪一位1949年來台的藏傳佛教喇嘛,七世章嘉呼圖克圖(1891–1957)身前在大陸的故居。

【柬埔寨】柏威夏寺:移動的邊界・謎樣的神殿

DoubleA

許多人都以為吳哥王朝就是今日的柬埔寨,這種看法實在太小瞧了吳哥的魅力了,整個東南亞境內遍佈著大大小小的高棉遺址,較為允當的說法為柬埔寨只是高棉王朝的精華區,吳哥只是它的發源地與首都。高棉是個大帝國,但是從13世紀後高棉進入了黑暗時期,隨著周邊列強國家的崛起,以吳哥為中心的勢力也因逐漸分崩。

【越南】峴港順化:在山海交錯的火車上遇見越南柯P

DoubleA

峴港火車站不大,可能比台鐵的二等站還要小,儘管峴港是越南的第三大城市,但這樣的規模很難與其做連結,背後也反應了越南民眾可能不甚喜歡搭火車。火車不僅班次不多,乘載人數也少。不過這條從峴港到順化的鐵路,可是被稱為世界上最美的鐵道!圖、峴港火車站 到了火車站後,我們才發現車子延遲了10...

【越南】順化:皇城往事如煙

DoubleA

順化這個地方的氣息讓我總覺得酷似南京,既失去了政治首都的地位(河內 vs. 北京),也遠離後來的經濟中心(胡志明市vs. 上海),而且還在戰爭中受戰火摧殘。南京有1937年浩劫,順化有1968年屠城,兩城何其相似。圖、午門一隅 到順化的那一天是個出大太陽的好晴天,儘管已經是11月...

【越南】會安:燈籠王國與海上絲路

DoubleA

會安的身世跟鹿港很像,兩者都是靠天吃飯的商港。會安在15世紀時是廣南國的重要港口,在15到18世紀時中國與日本趁著季風轉換期在秋盆河(Thu Bon river)一帶交易,因此留下了會館與日本橋(又稱來遠橋)等古蹟,而後隨著西方人的到來一躍成為海上絲路的重要中繼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