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ma95

电影爱好者

认识电影,权威和信心

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在权威和自我之间摇摆,但是当我全然的信从自我我又是不自信的,我又需要权威来帮我佐证我的选择是否正确,而这种正确的肯定欲望让我能获得更多的电影类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逐渐发现自己。

我又一次打开一部叫做《艺术桥》的电影,这部电影很冷门也很风格化但是评分很高,我从一份骨灰级影迷的片单中得知并尝试去看。第一次看到几分钟处我放弃了,因为这部电影没有故事镜头变化也很简单,对白有些意思,演员经常会对着镜头说一些对白,我意识到这是一部以文本和跟观众交流的电影,我曾经有过类似的体验,由于这部电影没能在前几分钟内吸引我我转而看其他电影了。今天我又再度打开,因为我觉得现在放松心情适合欣赏这部电影,可是看着看着我发现我根本没心情看,因为冗长的对话让我感觉没意思,我都没在认真看只在滑手机了。最后我关掉了它,可是当我关掉这部电影,我觉得我应该写写此时的感受,于是就到了这里。

对一个看过没几部电影的年轻人而言,权威对我来说很重要,让我了解一些我不了解的知识,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电影体系,这个过程中也会形成一些偏好。我发现往往我早期喜欢的一些电影一些演员导演他们总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左右我对电影的判断,我也常常回想,如果我接触这部电影早些会不会我对整个电影世界的理解就不同了,事实上有很多电影会颠覆我对电影的理解,尤其是那些风格特立独行的作品,而了解到这些作品也正是因为对权威的信任。

当我渐渐对电影知识,电影史,以及电影相关的一些背景了解之后,我发现每个权威他们在评判电影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偏见,但是轮到一些比较特别的电影他们的观点又都一致,比如那些影史上风格强烈的作品,如果他们都这么说而你的观感却没有如此的时候,你会修正自己的判断,因为他们都这么说,你会从自己的时代与电影成片时代的差异寻找答案,你会为自己的鉴赏水平是否有待提高寻找答案,这是个不好受的过程,可能这个过程会持续很久,也许你想要的答案在另一部作品里,但这种权威带给我的修正效果一直持续。我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们在评判电影时有偏见呢,我觉得是我在形成电影整体类型结构时产生的,这种结构印象来自大量的观影经验,我凭借此来对这部电影的达成程度做出评测。这些结构中包含了我的一些模糊的标准,因为没有清晰的逻辑标准我全凭感觉,有时我会看摄影构图,有时会看人物塑造,有时只是看它有没有打动我,如何打动我的等等。这也就形成了我看一部电影时必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其实也在修炼自己 的眼力,看到以前我没看到的或者纯粹就是吐槽。随着这个过程的持续,当我的感受和那些权威给出的评价有出入的时候我开始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了,因为我知道这些权威可能也会受一些个人因素或者其他比如说政治因素的影响而做出某某判断,这种偏见也是变化的,它会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所以我也对自己的判断有了信心,而这来自对权威的不断重述和再发现。

可以说权威交给我一些东西,又交给我不要全然的迷信这些权威,至今我也在这个过程中持续,我很想摆脱权威的束缚,但我又需要一些指引,因为我的理解还不够全面还不能随心所欲,现在很少电影能让我放下心中的评判,正因为此也让我少了电影带给我的沉浸感,如果下部电影能够带给我这种感觉,我觉得我一定会很喜欢这部电影,但这又未尝不会成为我心中下个被颠覆的想象。anyway,电影会一直引导我,我通过电影也在成长自己,发现自己。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