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列韵

一点分析哲学,一点价值理论,一点机制设计,偶尔会有键盘政治

到底有几个小明?

在形而上学这个学科的时空概念中,存在两种不同的本体论。一种是持续论(endurantism),一种是接续论(perdurantism)。前者认为,任何一个三维的个体都以完整的方式在时间轴上的各个位置存在(existing wholly and completely at each of several different times)。而后者认为,任何一个个体的本质其实是一个四维的物体,三维是空间轴,而一维是时间轴,我们每时每刻观察到的三维物体其实是一个四维的个体在一瞬间的三维截面,而所有这些在时间轴上三维的截面堆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物体。

显然,后者强烈地违反人们的时空观的常识,那么后者的支持者就有必要首先说明,为什么自己的理论更加正确,接续论的拥护者认为,这是因为只有接续论才能处理一个重大问题——个体的性质的变化。

假设有一个上班族,我们叫他小明,小明在夏天休了年假,跑到沙滩去,晒得很黑,假期结束,他不得不回去在写字楼里上班,由于写字楼里没有阳光,到了秋天,小明皮肤又变得白皙了起来。

那么这边存在一个问题,夏天的小明和秋天的小明,是同一个人吗?根据持续论的观点,这肯定是同一个人。然而,接续论的拥护者声称,如果要支持持续论,那么就必将违背形而上学领域的一个重要定律。形而上学里有一条“同一的不可区分性定律”(The indiscernibility of identicals),又叫莱布尼兹定律,粗略地说,就是如果你认为两个个体是相同的个体,那么它们必须拥有完全相同的性质,然而,夏天的小明拥有皮肤黑的性质,秋天的小明拥有皮肤白的性质,他们怎么会是一个相同的个体呢?如果认为他们是一个相同的个体,那就和定律矛盾了。

然而,为什么接续论可以不和这条定律矛盾?因为在接续论里,夏天的小明和秋天的小明的确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夏天的小明”是小明这个四维的个体在“夏天”这一段时间轴上的部分,“冬天的小明”是小明这个四维的个体在“冬天”这一段时间轴上的部分,既然是不同的个体,那当然不用遵守这个定律,然而,这也不是说这两个个体没有联系,这两个个体都是四维的“小明”这个总和体的一部分,他们通过时空接续性,相似性,因果性这些性质联系在一起。

因此,接续论者指出,接续论表面上反常识,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能给出一个不和常识矛盾的答案,那就是这两个小明确实是不同的个体,但是都是“小明”这个四维的人在时间轴上的一部分。

然而,持续论的拥护者却认为,持续论未必不可解释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贸然谈论“夏天的小明”和“秋天的小明”,本身是堕入了对手的语言陷阱。他们认为,小明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只是同时具有“在夏天很黑”和“在冬天很白”这两种性质,只要我们在性质的后面加上时态进行详细说明,这样的困难就可迎刃而解。

而David Lewis(1986)则提出反论,认为持续论的这种处理方式虽然能避免违反莱布尼兹定律,但是代价却非常高昂,为了避免矛盾,我们必须将一个事物的所有性质后面都加上时态,那么一个物体的所有本有性质就变成了二元关系性质(因为存在着和时间的关系,比如“在夏天很白”),二元性质就变成了三元性质,以此类推。也就是说,一个物体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本有性质,这又和我们日常语言中的用法不符合,因为我们日常思维中是认为一个物体是有其本有性质的。

然而,Lewis的论证并不非常有力,因为Merricks(1994)指出,Lewis误解了持续论对于时态的处理方式,并不是只有把物体的性质后面加上时态才能解决问题,他们其实只是想表达“在夏天时,小明很黑“,而同时,”在冬天时,小明很白“这两个命题,而这是不违反莱布尼兹定律的,因为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只要点明了时间,小明时时刻刻都是小明。同时,我们又可以看到,这里的”黑“”白“都是物体的本有性质,由此,接续论者在这个问题上的攻击是站不住脚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