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白

左派群众 认识很粗浅 没什么有价值的观点

反思?分化?从二极管到Ryzen 3990x

我一直认为这次疫情有足够的深度和反转,能够让一部分人打破制度万能论的窠臼进行一些更严肃的思考,这种反思不论对哪国人,哪种制度的拥护者都是有益的。改变现实的动力不在于塑造一个完美的彼岸,而是存在于对每一次漏洞的观察和进步的试探。

从我的观察看,CCP的一大合法性来源就在于每次遇到波及范围较大的突发情况,都被人期许能带来不差的结果。这样一种制度特点在于它必须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而在特殊时期进行高效的处理,它对稳定性的偏执恰恰来源于它本身在没有构建任务或没有实现特定期许时不稳定的常态。

反之较为普遍的代议制民主有着较为通畅的反馈渠道,特定间隙的反馈周期和随时接班的在野党,因此执政方可以不执著于处理好每一次危机,因为一次失败不会带来永久性的失权,它随时可以成为挑刺的在野党在未来的再次上位。因此不仅是热火朝天的选战,经营在野势力和笼络社会支持者同样是其必须顾及到的重点。那么它本身能力范围有限,采取特殊手段介入的阈值也更高。

我想这两点在这一此疫情内展现的较为明显了。举一个例子,李文亮医生(党员)和Captain Crozier(军官)都承担了体制内采用非官方渠道释放消息,导致自身被官僚系统反噬的结果。他们也都在被称为“吹哨人whistleblower”后染上COVID-19。但是如若Captian Crozier也去世,其激起的舆论威胁并不会比李文亮在中国激起的舆论威胁更大。因为其一: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铁票仓对whistleblower的身份认定本身就存在分化,从而这一问题弱化成了党争层面的问题,而不是对体制的否认;而李文亮的whistleblower的身份同样在不同受众群体里产生了分化,但却是体制派和反体制派的分化,而且这一分化的力量对比则严重依赖于CCP对整体疫情防控的结果。

对于各种体制真正的拥护者来说,并不需要架设起一种宗教式的虔诚信仰来说服对方,相反现实中存在足够多的真相可以拿来宣传和鼓吹,用没有根据的质疑和笃定的眼光判断,最后的结果总是将错误愈架愈高,直到现实中也无法忽视。

80年代的苏联人不会因为每次五年计划的成功报告就把真理报当饭吃,他们还是要到国营商店排队买土豆炖牛肉,同时在厨房耳语中讨论特供的黑海别墅和鱼子酱。90年代的俄罗斯人也不会因为盖达尔和叶利钦的电视讲话而看不见解体难民和民族仇杀,更不会在连续吃了数年燕麦粥烤土豆后依然相信在地中海私人岛屿度假的阿布拉莫维奇资助的高呼维持自由主义的电视台能给每个人带来土豆炖牛肉。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真相和理性的力量不仅在于它是真实的,而且在于坚持真相和理性能够防止你不被你所鼓吹的事务绑架和异化。哪怕是面对一个越来越极化的环境,也希望我们都能认识到,虽然智识的相近不能弥补立场的对立,但能拉低交流的门槛。

为了不打脸,欢迎爱心哥入驻评论区:D

摸鼻男和龙虾怪:D




建议COVID-19更名为打脸病

騙不了這個世界之後

连如何哀悼都要被规定时间、规定方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