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白

左派群众 认识很粗浅 没什么有价值的观点

今日无题

我最近发现一个世界范围内的有趣事实,在当下社会中,当大多数人出于一种朴素的认知表达出一种倾向后,首先反应过来的并不是葛兰西描述的“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反而是一批举出一堆抽象化的论点和不符合大众认知的少数事例,来反驳这种大众朴素认知的知识分子。

而后作为后者的反动,另一批知识分子加入论战,以代表大众的立场提出另一种学术观点,完成这个议题的学术化争论。至此,这一讨论被完全拉离未经学术训练群体的理解范围。这个社会议题和它的行为主体就此实现了剥离。而后大众实践的盲动和学术争论就变成了平行的两条线,前者陷入一种缺乏组织的庸俗否定中,后者陷入一种无力的纯粹理论批判中,变成一种脱离社会运动的文化象征。

把一种参与分割成两种伪参与,倒也是资本主义规训的有趣现象。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