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ontheDK

假装在思考

哭,都给我哭: 论有组织的祭奠

先看几张图

不同视频下的先后截图

如果说祭奠是为了表达哀思的话,那么有组织祭奠,特别是公权力自上而下组织的祭奠,基本上与哀思没什么关系。

二者的区别,就在组织这两个字上。组织虽然是人的集合,但当组织本身行动时,便有了和个人不同的,自身的逻辑。

从古到今,有权组织祭奠的往往都是政治领袖或者宗教领袖,都是组织的顶层。通过祭祀这一外化的行为,组织,这个本来抽象的概念也得以具体展现,同一时间展现的,还有组织的权力结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讽刺的是,阵亡的将士,被同一撮人派出,被同一撮人祭祀。

时至今日,这种“祭祀垄断”上升到了新的境界,就在前不久,社交网络大批悼念李文亮医生换来404删帖的背景下,我们在404这天,组织了一次对他们的祭奠。再一次证明了,有组织的祭奠和表达哀思没什么关系,“祭祀垄断”升华为“表达垄断”。

我们连哭,都要被规定好时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