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Ding丁毅

北美精算师

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记得去年夏天,对门有个老爷爷,留着爱因斯坦那样的小胡子。他每天下午都坐在门外消磨时光。有时候是看报纸,有时候听音乐,有时候就是看看行人。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从未上前搭话。大多时候都只是点头问候,微笑示意。他六七十岁的样子,笑眯眯的。让我们格外觉得当不起的是后来相对熟络以后打招呼的时候,我们都只是招手或者点头,而他有的时候还会站起身来,甚至会笑着给我们鞠躬。如果我们是开车回来,他便是在给我们的车屁股鞠躬。有才和我多次都觉得可真是担不起呢。他这么友好,又有个貌似很严厉的老婆婆当老婆,让我不由得就脑补出他是个二战幸存的犹太老爷爷。肯定不是真的。但在我的心里,他便一直有了这样一个背景故事。我还想着,等疫情结束以后一定要拜访他,让他给敦子当犹太爷爷。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然而今年到了,疫情过去了,敦子五个月了,这个对门的“犹太爷爷”却再也没有出现。我才恍然意识到,在不经意的时候,对门的邻居已经换了人。那个爷爷和他的无比善意还没来得及结识便已经消失在了人海。


就像我们家阳台上那个破花盆,每年夏天都会凭空长出一株绿植,兀自生长。我常常惊羡于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和随遇而安的心境。今年果然又来了一株。而去年的那株,想必已经化作春泥。来不及说声感谢,想到这里竟有些泪目。那天给老鱼讲一期一会。让有才讲的。我不敢讲。老鱼太天真质朴,又年近花甲,恐怕承受不了这么丰富而伤感的概念。其实一期一会就如同虚无主义,表面看似消极,其实有着很积极的面相。然而也总让我先潸然泪下,才能转而成为泪中带笑。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这两盆假草是我的第一个老板,罗兰送给我的。当时我还是个临时工。罗兰长我三岁,帮我度过了刚刚开始工作之后的局促和不安。我之所以能够进而获得后来的全职工作,自然也是得益于罗兰的正面评价。或者起码他没有任何的负面评价。可惜的是在共事还不到七个月的时候,他跳槽了,继而搬到了密西沙加。我见证了他的一次精算考试失利,和继而成功之后立刻给远在上海的家人打电话的情景。也听说了他千里单骑去温尼伯向嫂夫人求婚成功的故事。而他见证了我的三次考试失利,打网球扭到脚。他临走的时候还把大部分家具以极低的价格留给了我。好多家具我们现在还在受益。而这两盆假草便是其中的赠品。

罗兰给我的影响很深远。他培养了我喝咖啡的习惯,以及咖啡社交。我的第一个咖啡杯便是照着他的咖啡杯的样子买的。他用的那个背包我也寻觅了很久,最终找到了,但因为太贵,还是放弃了。一个很不起眼的背包,低调老实的样子,但其实还蛮贵的。就像罗兰,来自一个很富有的家庭,却很容易结交。他带着我一起和他的朋友打牌,一起健身,一起翘班去他的公寓搬东西。他的朋友们成了我的朋友。在他的影响下,我从一个闭塞的城乡结合部小镇做题家成了一个在异国他乡的公司有了几个朋友和一点社交的新移民。

或许我们之间的友谊其实很浅,但这份浅浅的友谊会很长久,就像这两盆塑料假草。它们不似青草那般生动,但它们会一直存在到地老天荒。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朋友不需要旗鼓相当,只需要心意相通。有时候遇见在错的时空,踩错了最初的几个脚步,也还是有机会长成适合彼此的样子。敦子他新竹姨之于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朋友。我俩之间除了同为水瓶座之外,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同有有才作为朋友。而且本来我们仅仅只是有才的朋友这样的二级朋友关系。但感觉各自随机的变化之后,祛魅了好多之前互相之间的嫌弃。也许我们两个都变得更加有才了,于是才能够更好地做朋友。有的朋友各自奔天涯之后才更加地成为了朋友。有的朋友奔天涯之后就相忘于江湖。


“啦.............

想她

啦.............

她还在开吗

啦.............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

散落在天涯”



被风吹走的是妮可和科伦。他俩也没散落在天涯,而是散落在了爱莎科锐格。当时我们仨是“赫赫有名”的酷猫帮。而今他俩要结婚了,在他们选定的要终老一生的农场。我不知道妮可当时的悔婚有什么前因后果,也不想要道德批判科伦有嫌疑的横刀夺爱。只觉得两个能玩到一起的朋友就这样玩一辈子也挺好的。就像这株当初他们给我们暖房的植物。我们的友谊似乎经受不住太多浇灌,也似乎处于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但实际上,它百分之百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好。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有些花就是这样,看着好,但闻着臭,所以只能放在阳台上。有些故事还没讲完,是讲不完,因为讲故事的情感若是没有共鸣,故事的意味便要变质,还不如留白。那些心情真真假假引入了虚伪和口是心非自然难辨真假。强求不来的就祝福吧。我陪你走这一段路,留待今后回味。我感恩你的陪伴,希望你不介意我笨拙的成长。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那片我成长的土地,在我成长的时候是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那时虽然目盲,但肆意生长了一番。当然算不上意气风发,好在身边有朋友,心中有牵挂,指路有明灯。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啦..............

想她

啦..............

她还在开吗

啦..............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

散落在天涯“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而我们有一盆豆瓣绿。此后余生,请多指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