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ein

一位疑似患有社交恐惧症,确定患有幽闭恐惧症,可能患有人格障碍的病人。

中国人的两个群体?华人和中国人

發布於

事先声明一点,我将广泛意义上的中国人分为更加狭义的中国人与华人两类,是从意识形态(或者可以笼统理解为左跟右)出发,不是从境内与境外出发,换句话说,并不是说中国人指内地人,而华人指的长期在境外生活的人。这种区分是因为长期以来的中国人自觉“划清界限”的现象使然。

左与右不带有政治偏见,尽管在自由社交平台上常常有关于左的是否文明的大讨论甚至相互攻击。



推特中文圈流行这样一种看法:在国外,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存在失去本来良好秩序的可能,而如果一个有中国人的地方突然失去秩序乃至失控了,那就一定是中国干的,至少中国人在其中起到了间接作用,导致了失序成为必然。其他语言的圈子是否同样有这种说法,我确实不清楚,因为我关注最多的就是中文圈,偶尔也会用自己有限的英语理解能力去尝试阅读英文,但没有看到过类似情况。

说得过一点,我也许能够这样理解,华人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国人怀有戒心,而这种戒心常常伴随着对中国人的不齿和着急。

中国目前有14亿人口,庞大的人口数量使得国际社会不得不对中国的社会给予一定程度关注。从任何一种角度来讲,即使目前没有迹象能够说明中国人会面临类似于叙利亚的国家危机,但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也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旦发生不可挽回的局面,14亿人口的生存问题最终会导致国际问题,整个国家甚至会扰乱整个国际秩序。

与之相反的却是,中国的对外窗口正在关闭,不少国家的企业正在撤离,互联网逐步对言论收紧,网络审查和密布的摄像头监视中国人的一言一行……看不见的威权和看得见的文宣教导中国人如何做一位热爱自己祖国的公民。这种局面似乎暗示我们几十年前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民族劫难似乎正在上演,与那场劫难不同的是,以前的漫天撒网似的抓捕、游行和迫害变成了精确打击和秘密关押。在国内,绞尽脑汁地想出如何正确而又能绕过那条红线宣泄出自己的愤怒和酣畅淋漓地表达对祖国无尽的热爱,这两种群体形成了两个极端。实际上,随着审查队伍的庞大和AI技术的广泛应用,第一种群体正在失声,他们被冠以“喷子”的名字,也就是“满嘴喷粪”的意思。


他们在互联网上的失声造成了这样一种假象:在不少新闻和社交平台上由于没有了质疑或者否定的声音,使用这些平台的网民可能会认为新闻是真实的,评论是真实的,整个平台本身就是事实。如果有人较真质疑新闻的真实性,就被讽刺为智商不足需要充值,或者直接被冠以“杠精”,意思是专门抬杠的人。

祖国的强大不容许被质疑,被否定,甚至被羞辱。哪怕有一些国外的外交官仅仅代表个人的立场对祖国指出语气已经十分轻微的不痛不痒的点到为止的不足,也会激起一些人的激愤。作为还击,他们往往被称之为“小粉红”。与带有侮辱性的“喷子”来讲,要“小粉红”的称呼要礼貌得多,意指不明不白突然热爱起祖国的那群人。


没有深层次的思考或者懒于动脑子去思考事物的前因后果,也没有耐心去追求事物的极致或者本质,也没有静下心来的努力去缓和自己浮躁的情绪从而享受洒到身上的阳光。抖音、b站、微信、今日头条上的自媒体等等,信息爆炸的社会,他们只要有时间,没时间也要挤出一点时间来享受这些只有味道没有营养的信息。停留在本能层面的中国人在自己的圈子里生活得惯了,就懒于改变自己所生活的环境,没有能力去质疑,只是一味地用自己不知道在哪里的底线去接受别人要求他必须做出的改变-事实上真是如此。

爆炸的信息容不得半点问题,如果有问题,那就是提出问题的人有问题,比如智商或是文凭。而在某些新闻平台,有人甚至认为是使用者手机出了问题,歧视使用某一品牌的人。于是,一大堆的舆论形成洪水之势冲毁思想筑成的残垣断壁,然后谎言围成一座坚不可摧的长城。我们不得不发出最后一声怒吼:厉害了,我的国。

周边的变化是实实在在的,几十年前还吃不起糖,如今吃奶油还怕长得太肥了;几十年前还举着火把穿越田埂,现在只有柏油路了,田埂都是在遥远而又偏僻的农村;我们所使用的BP机不到五年就被淘汰,冰箱几乎都快成快消品……哪里不强大了呢?人家美国花了几百年才建设好的国家,我们用三十年就快追上了。于是,眼睛看得见,耳朵听得见,手摸得着的东西成了评价一个国家是否足够强大的标准。稍微有点心的,还会比较3D打印技术,航空母舰战斗机等等,但也只是停留在专家对媒体公布的层面,他们说什么,就信了。要研究,太累,也挣不了钱。

没有人去探索哲学和宗教问题,因为马克思已经代表了宇宙的终极,尽管仍有不少人认为终极问题是存在问题;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在宗教上开展严肃的讨论,或许会被耻笑,因为不少人看来,只要对自己和家庭没有用,信这种可笑的根本就不存在的泥人干什么呢?几年前,我在某寺庙亲眼见到这样一幕:大雄宝殿正在唱经,一个敲木鱼的和尚看见殿外一位中年人在门外跪在地上拜佛,便笑了一下,好像是在嘲笑。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我至今认为,这个笑本身就带有与宗教不同的味道。

只追求有用的东西:金钱或者一切能换作金钱的东西,生命和一切能延长生命的东西。当这些已经满足了,其他的都没有用。这种功利性的追求可以这样表述:没用的东西意即错误,错误的东西根本没用,中国人也许就是一团只追求其本能得到满足的欲望而已。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注意,如果更长远以后,目前没有用的东西有变得有用的可能,中国人对它们往往没有兴趣,如果目前没用,但明年肯定有用,中国人往往像饿狼一样疯狂追求。因此,在超市里摆放的不少中国制造商品,它们的价格不仅确实低廉,质量也很低劣,因为商人需要更快地为自己囤积资金。中国人没有耐心等待。

从这一点出发,文明和秩序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因为这两样看不见摸不着的繁文缛节根本不会给自己带来实际有用的东西。他们在想象这样的场面,如果插队购买车票不会让别人认为是一种无礼的冒犯,不会引起众怒,他们会肆无忌惮地挤到窗口前购买车票甚至会帮助无法排队的人购买,然后从中收取高额的服务费-这在几年前的中国确实发生过,被称为“黄牛党”的奸商几乎霸占了火车站的售票机,买空长途火车票然后高价出售给无法买到回程票的农民工或者学生。这种打破秩序的投机者在最初没有激起社会的愤怒,直到绝大多数人已经忍无可忍,同时,政府也已经认识到这种行为已经威胁到社会的正常秩序,最后才不得不出手。然而,经过两三年的有效控制,这些奸商还是死灰复燃了。


国内的种种乱象让心怀梦想而又有经济实力的人失去了等待的耐心,他们选择远走他乡,任由这个国家离他们心中的文明世界越来越远。在一些华人看来,由于自己的艰难而又果断的选择,才使得自己和家人最终过上了没有压力的生活,享受到自由空气的结果得益于自己当初的判断。而依然留在国内并引以为自豪的中国人却视他们为汉奸或叛徒,心里虽然羡慕,但嘴角扬起不屑。他们不知道踏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信仰的人民是巨婴还是一个心智健全发育良好的正常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热爱的这个国家到底会不会出于义务和责任在自己受到威胁的时候保护他们……有太多的不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判断力。如果有,他们应该首先判断去自己,当危机来临时,他会不会被成为牺牲的代价,哪怕心底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

一个真正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他也应该会热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也会希望这些人民不会像被遗弃的动物一样翻着垃圾桶寻找残羹剩饭,不会像老鼠一样睡在下水道或者公园的草丛中,不会因为自己的重病无法医治和拖累家人选择跳楼自杀……这个国家发生了不少的人伦惨剧,每一件都会戳痛热爱这个国家的人的心口,然而,我们仍然不认为有能力去改变它。


这次的武汉肺炎让失去判断力的人仿佛吸食了兴奋剂打了鸡血一样满世界宣传中国的强大,满世界要求感谢中国,他们像极了半个世纪以前戴着红袖箍的那群人。与之不同的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他们摧毁的仅仅是中国文化,颠覆的仅仅是中国的文明,没有触及整个世界;而现在,这群人也许企图毁掉整个世界的秩序,尽管他们现在看起来十分渺小和无力,但这也是一种威胁。


尽管如此,我仍然不会责怪他们,因为我相信他们不是心甘情愿成为这样的,他们也像正常人一样渴望自己能够买到质量上乘的商品,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没有接受到大学教育的情况下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这份工作能够保证劳有所得,渴望自己的家人能够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看见一双大手在帮助他们度过难关,渴望在数十年以后,自己的后代能够呼吸到依然新鲜和自由的空气。他们依然是正常人,有跟大家一样的渴望和期待。

我也相信,在得知真相以后,他们也会有出于良知的判断力,站在正义的一边。他们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只是因为长期以来的自卑和怯懦,还有恐惧,使自己暂时失去了发声的能力。

我还相信,站在镜头面前满嘴跑火车,浓妆艳抹的女主播只是披上了一层巨婴的外衣,脱掉这层衣服以后,她依然是一个正常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