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ein

一位疑似患有社交恐惧症,确定患有幽闭恐惧症,可能患有人格障碍的病人。

不会犯错的中国人

發布於

从小学到初中,我们所受的道德教育里始终有教人诚实的内容,这种美德看似与承认错误没有实际的直接关系,但仔细一想,如果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违心对自己错误的发生与之辩解,实际上这也算是诚实的一种表现,当然,前提是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并且酿下了后果,但是还在狡辩。

遗憾的是,这种高贵的品质几乎在每个人的初中二年级开始逐渐被人遗忘或者抛弃。至少在我们那个年代是这样的。而在家庭教育里,尽管我们始终被父母认为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这种状态被网络语言习惯性称之为巨婴-但他们基本上也不会教导我们如何诚实而又有勇气去面对自己周遭的一切。

直到我们读上了大学,学校给我们最严厉的惩罚也只是开除学籍而已。在开除之前,会让我们写上几千字的检讨,而这检讨的内容大多数也是七拼八凑,然后一大堆表达自己意识到错误的句子。内心基本上在焦急当中度过,因为可能写完了这一句,下一句得挖空心思胡编乱造了。基本上通篇也没有向谁道歉的意思,只是突然发现自己即将被这所学校抛弃,而且档案上还会记上一笔,这个污点还会伴随着自己的一生,我们最深切的感受是恐惧,然后是懊恼。

道歉?也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更大程度上是一时的权宜之计。


我们坚持认为自己所做的事都是正当的,如果最终在实现那个结果的过程中造成了某种损失,我们会认为是值得的。比如,我们为了控制武汉肺炎的传播,让某一个从武汉回来的人在家中隔离,并且封死了家门,最终导致家人一同被感染,并且这个家庭只有一名幸存者,但由于取得了控制传播范围的结果,我们仍然不会为这种损失惋惜,也不会想到或者不会愿意去提出这种想法:如果让这个从武汉回来的人到集中的专门隔离点去隔离,就不会发生家破人亡的惨剧。实际上,我们是应该向这种家庭道歉并赔偿损失的,因为这是指挥失当。

道歉意味着承担责任。从某种意义上讲,道歉不是一个人是否有勇气的具体体现,而是一种愚蠢的老实人的做法。这种说法也许稍显讽刺意味,实际上这是确实的。至少在绝大部分中国人看来,道歉就是表示自己在做事之前没有经过脑子,如果一个人经常道歉,那就是他经常没脑子。其实还有这种可能,走路时不小心踩着别人脚了,道个歉倒没啥,因为这种事不仅常常发生,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如果被踩着的人却说把脚后跟刚好有一块糜烂,把那一块给踩着了,这时,道歉的人也许会辩解,最终目的是把自己的责任说到最小,最好的是被踩的人因为一时糊涂最终向道歉的人鞠躬认错。在工作上往往如此,自己挖空心思力排众议强推上马的一个项目遭致失败,自己不仅不道歉,反而会在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上找到一大堆替罪羊,把自己的责任说到最小,或者干脆让那一大堆替罪羊替自己揽下所有的责任,自己则在失败后全身而退。当然,在这些项目上马前和实施途中,聪明的人是肯定会让更多人参与所谓的讨论,因为这样,背锅的人也就越多了。即使有背锅的人还不能满足,因为是自己强推上马的,他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愚蠢,还会穷尽心思为自己辩解,直到辩解没有意义了,或者说越辩解越显得自己愚蠢了,他就会终于泄下气来。


新进的一些说辞其实很有意思。这得归功于我们伟大的辩证思想,是辩证还是辨证,我实在没有要搞清楚的意思,因为这属于更高阶的范畴,我属于俗辈和粗人,分清这两个词的不同含义,我是做不来的。总而言之,把所有事物分成两面,挑出最有利自己的一面,再把其作用无限夸大,最终得出最有利自己的结论,即使过程失控,朝着最糟糕的一面走,但只要在过程中不断给自己造势,去迷惑质疑的人,可能也会得出有利于自己的舆论声势。

于是乎,武汉肺炎终于成了试验品。

最新小道消息是十一月十七号就发现第一例,拖了接近两个月最终承认能够人传染人,而此时的武汉已经接近封城边缘,或者说局势基本上只能靠走极端的方式才有控制的可能。

这两个月干嘛去了呢?封口,搞团拜会,大搞万人宴等等,告诉全世界,这个病其实没那么可怕因为不会人传染人。

但局势发展到现在,我们终于坐不住要求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时候,媒体绕开了各种质疑直接奔向另一个主题:应该感谢我们。因为是我们封堵了城市不让疫情蔓延,牺牲了国内经济让世界其他国家不至于像我们一样停留在家里无法享受自由,是我们勇于公开疫情信息让其他国家意识到疫情的可怕等等。

大多数民众是懒于阅读报纸书籍的,即使有,也仅仅是对文字一扫而过,直接相信每一个文字。如果有视频信息更好,表情配合文字把人迅速带入,从而更让人深信不疑。实际上这真的发生了,在全世界需要感谢中国的强大舆论攻势下,不少中国人理直气壮地站出来纷纷表态,不仅需要感谢中国,还应该对中国付出的沉重代价深感歉意。



我们缺乏对弱者的同情,从疫情之初对武汉人的检举揭发,再到对未戴口罩的人的肆意殴打,最终造成一个野蛮文明撕裂整个社会的混乱景象。我们确实感到罪恶,但基本上只在网上完成虚假的救赎,但不是祈求上帝的原谅,而是喊着武汉加油的口号,因为这是服从大局的,而且对个人的侵犯也是为了完成抗疫战争的无奈之举,他们只是一小部分大家。在平静下来以后,或者浓妆艳抹后即兴创作一首满足本能欲望的关于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顺口溜收获流量。

对于浅薄的思想而言,道歉意味着反省和责任,意味着对每个本应尊重的生命的发自内心的怜悯,这是文明社会所应该具备的最起码的意识,我们是不可能具备的,因为前提是要犯错,而我们永远不会犯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