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hneHuang

Life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 Fiction must be credible and make sense. 因為謊言繞地球跑了半圈,真相還在綁鞋帶,所以寧可讀寫小說。 讚賞公民支持聯結:https://liker.land/daphnehuang/civic

【言起教育】凱凱的成績單(Liker ID:daphnehuang)

發布於


凱凱極度煩惱。

他這學期選修的一門課被教授當掉了。

生平第一次,成績沒有及格。

被當不是他的錯,或是說他不認為是他的錯,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跟父母解釋。

他可以想像他的恐龍怪獸媽媽看到成績單會如何震怒。


凱凱的媽媽林子靖,在禮教嚴苛的家庭背景中成長,認為孩子如盆栽,要細細綑綁定型,從小立規矩,長大才像樣。凱凱和他爸爸王國豪卻認為她是虎媽頭上長對龍角,是怪獸家長中的超級大恐龍。

凱凱從出生開始,她就照著書養。中英法三語都得學,小提琴課,籃球校隊,一樣都沒落下;親友往往讚譽他家教好有禮貌。事實上,他自小就懂得當個(表面上的)乖孩子有很多獎勵,可是有時候卻覺得大人們的嘮叨實在讓他喘不過氣來。所幸在10年級時,情況有所改變。


凱凱多了個意外的妹妹,她分散了恐龍媽媽的精力和注意力,把他的學習交給家教。他得以探索自己的興趣,以自己的步調成長。申請大學時,他也懶得考慮英美名校,而是選擇離家近的UBC,和高中時代的死黨們繼續抱團讀書打遊戲。

凱凱的高中好友之一Chris,是個小有名氣的專業遊戲玩家。在Twitch 上粉絲過百萬。另一個好友Max的爸爸,是某遊戲公司的高管。在Auto Testing 自動測試還沒有成為常態之前的數年中,凱凱常有機會幫遊戲公司測試開發中的遊戲或相關軟體,賺了不少零用錢。上大學時他也很自然的選擇 Business & Computer Science,商業電腦系,打算畢業後創設管理遊戲公司。像許多在溫哥華出生長大的CBC一樣,他對自己的前途非常有計畫,也有野心。


凱凱這學期有個意外的煩惱。

Max本來要和他一起選修一門電腦軟體課,兩個人也說好一起做小組作業,但是Max補位成功,順利註冊了另一門必修課,因時間衝突,只好退掉他們共同選修的科目。

凱凱雖然不開心也沒辦法。UBC註冊選課的次序完全是達爾文主義,弱肉強食,註冊選課的時間段是按照成績排列的,成績越好,越能在第一時間段選到自己想修的課。熱門的必修課Max能搶到位子是極度幸運。所以當Candy帶著小雷找上他組隊,他遲疑了一下,也就順勢答應下來,沒想到惡夢就此展開。


Candy小他兩級,和他不是同個高中畢業。兩人的孽緣是從Candy的媽媽要為她找個英文家教開始。

Candy的媽媽Cherry,是子靖的客戶。子靖本來推薦凱凱高中時的英文家教諾瑪。但是諾瑪口碑極佳,想上她課的學生候補隊伍排得很長,Candy排不上,因此Cherry把主意打到他這個諾瑪的「前學生」身上,帶點脅迫性質的希望他每個禮拜抽一個晚上幫Candy補習補習。


凱凱並不想「陪小姐讀書」。

他試著和子靖講道理:「媽,諾瑪有她的專業知識,我沒有。」

Cherry在旁邊搶著說:「她教過你什麼,你就教Candy就行了。」

他對這種不尊重專業、理所當然的「山寨」思維,啼笑皆非。

他受不了兩隻大怪獸家長在旁邊虎視眈眈,一言不合就會把他嚼碎吞下的氣勢,只好答應試一個學期,到諾瑪有空缺為止。最重要的是Cherry 付的家教費,夠他買一組想了很久的新遊戲和配備。


Candy 那時11年級,一年前才從大連轉學過來,上的是以藝術課程聞名的Lord Byng 高中,專攻視覺藝術。她油畫水彩畫底子不弱,喜歡的卻是以電腦軟體畫漫畫,特別是BL漫畫,更是韓國男子天團BTS的粉絲。那句 ”Once you Jimin you can’t Jimout.”,就是Candy教他的。

Candy英文不差,但是組織和表達方式非常「中式」,有時候寫出來的句子讓他啼笑皆非,只能耐下性子解釋。她的英文程度不是問題,但不專心、總是魂飛天外的學習態度很讓他頭痛。第一堂課,她就眨了眨貼了假睫毛、畫了濃濃眼線的大眼睛,看著他:「你長得好像古川雄輝唷!帥捏——!」

他裝作沒聽到,回去谷歌了一下,才知道古川雄輝是在日劇《惡作劇之吻》裡飾演男主角入江直樹,在加拿大求學長大的日本男星。子靖看到了,笑著說:「你爸爸高中時期也有『小柏原崇』的綽號耶!」欸???他再谷歌了一下,發現柏原崇是第一代入江直樹的飾演者。真是什麼跟什麼嘛!

本地土生土長的CBC和來自亞洲的新移民,各有各的小圈圈,通常不太會玩在一起,喜歡的音樂、遊戲、影視娛樂也不太一樣。那幾個月他和Candy多半在聊天,她說他聽,有時糾正一下她的文法,談得多寫得少,所幸Candy悟性不差,期末成績還是拿了A。對Cherry來說,Candy成績單上的A,就代表她對他這個家教的滿意分數。


兩年後Candy進入UBC視覺藝術系,成為他的校友。

Candy拉小雷和他組隊時,他不是沒有遲疑過的。

小雷來自長沙,先在UBC專為國際學生設置的 Vantage College 讀了11個月,第二年才開始和普通學生一起修課。小雷是溫哥華人刻板印象中,典型的中國富二代,頭髮染成時髦的奶奶灰,低腰牛仔褲低得露出內褲,有時還有幾個洞,開豪車泡夜店,也不經常來上課。不過作業好像還是有按時交。


期中考過後一個月要繳交小組作業。他做完他的部份就交給Candy整合,也沒有多想多問,就上線和Max去給Chris加油捧場了。

小組作業發回來後,他看到上面一個大大的零,差點昏厥。

「怎麼回事?」他瞪著Candy,眼裏滿是怒火。

她期期艾艾吞吞吐吐,不敢看他。

「呃⋯⋯懷特教授發現小雷交上去的那段code,是從前年某個學長放在網上的作業解答中抄下來的。因為涉嫌抄襲,所以這次作業我們整組零分。」

他氣得渾身發抖。

小組成績佔學期成績40%,意思是不管他再怎麼努力,這門課是當定了!

從小學開始,他還沒當過一門課!


他情緒低落的回到家,發現子靖和她的幾個朋友正在邊喝下午茶邊聊天。

「⋯⋯網上新聞都爆開了,學校的發言人也出來說話了,應該是真的。」Max的媽媽邵語華以一貫冷靜的語調說。

「這種醜聞會不會影響學校排名?」子靖憂心忡忡。

「你們看看這廣告詞!什麼鬼『教育機構』會推出這種『陪寫服務』?根本就是代寫!下面是不是還要強調美女帥哥家教?」對競爭對手的存在極度敏感、開數學補習班非常成功的李明霞聲音比誰的都大。她讀道:

「面對Vantage學生做作業一頭霧水、找代寫又被發現的窘境,我們特地推出了作業陪寫服務。只要將作業要求發給我們,我們就會為你們整理思路,提供素材。在具體寫作的時候,會有我們的導師在旁提供及時的指導,從而保證大家及時完成一份高質量的原創作業。」


幾個敏感詞讓他心裡一沉。

子靖看到他:「回來了?過來跟阿姨們打個招呼。」

「語華阿姨、明霞阿姨好!」

「晟凱回來了,要不要吃點心?」

他沒胃口,搖搖頭:「您們在說什麼?」

子靖把電腦螢幕轉過來:

UBC180名學生成績「突飛猛進」!教授大怒取消成績!
卑詩大學UBC Vantage College的180名學生在今年的歷史科考試成績非常好,很多平時只能拿五、六十分的學生考了滿分。⋯⋯

邵語華點開另一個鍵結,UBC學生喜歡看的UBC Confessions在臉書上匿名爆料的社團。

「助教都出來爆料了,應該不會假吧?」子靖搖頭嘆息。


「我還以為『陪寫服務』就是和學校裡的 TA office hours 或是和 Tutorial session 一樣,坐在那邊等學生問問題,或是幫學生解答問題,只是這些學生的英文還不太流暢,需要會中文的助教幫忙。卻沒想到中間彎彎繞繞的門道這麼多。」子靖說。

「大溫地區為中國留學生提供的作弊服務早就已經產業化了,包括代寫論文、做作業和代考等服務。」

子靖繼續讀著新聞。


「這些小孩根本不是來讀書受教育的,他們就是來拿張紙回去交待的。我們的小孩這麼辛苦讀書,拼死拼活才好不容易申請到大學,我補習班的小孩們也都很勤奮用功,亞裔學生的名聲都被這些人搞砸了。」李明霞越說火氣越大。「看看,還寫打油詩呢!」

讀書不成請槍手
打道回府辱家聲

「橫批就該寫『不知廉恥』或『斯文掃地』。」

「不,該寫『什麼教育?』!」

「這些孩子也是很可憐的,離鄉背井,壓力那麼大,學費又那麼貴。」

當學校開起學店,作弊就會成為生意。」邵語華也搖頭:「原本立意良好,幫助有天份但是語言比較弱的學生的計劃,被『教育機構』鑽空子了,這公關危機也是夠嗆了。」

她繼續說:「我只希望Max身心健康,道德品格良善,找到自己天賦,成為自由的人。這是教育的本質也是目的。」


凱凱很猶豫,不知道是不是應該乾脆利用這個機會坦白,加一把火,讓大恐龍一次爆發個夠。

他鼓起勇氣:

「媽,我跟你說,我⋯⋯」



某位朋友讀完《鬱卒》,擔心凱凱的發展,要求我寫個番外篇。

故事的靈感是從新聞來的,原始鍵結附在文章裡。

讀完如果喜歡,請支持我的寫作計劃,謝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言起教育

鬱卒(4)(完結)

【讓愛發電】幫真相綁上彩色的鞋帶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