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yKwong

主權在民,香港獨立。中學讀理商,大學讀社科,一直喜歡哲學文學,希望未來的工作能和將知識普及和傳播有關。我的網誌 dannyhowangkwong.blogspot.com

日記更新

最近都沒更新,被環境影響了心情,追lecture、睇reading,大學好像當作一切正常進行,卻忽視了同學的感受,到底大家真的有心情上堂嗎?此種困境正是實實在在的異化 (alienation) 體驗。

回到正題,從近日香港眾志從台灣國邦交國中成功購入大量口罩,我有種體會:我們的世界可以很細,但是世界觀要很闊。香港人的世界觀有多闊已不必花太多着墨,各人從不同網購平台買口罩便可見大家不會像坐而待斃。

那只解釋了後句,前句從何來?My little airport在情人節當天上傳了他們2019年的live完整版,我完整地聽了3遍,所有歌曲都能勾起共鳴,實在不簡單。

但為什麼終於 穿過海灣來到老遠

卻很想返回我的屋邨」

my little airport live 2019

香港,一直都是個移民城市,這句正好表達出我們這代人已經改變了香港的定位 -- 香港再也不是一個跳板,通往西方世界的港口;而是一個在轉變中的地方,變成一個安居樂業的地方。

即使此刻能到未被武漢肺炎入侵的國家也好,這國家也不會是定居所,即使穿過海灣來到老遠,卻很想返回我的屋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