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yKwong

主權在民,香港獨立。中學讀理商,大學讀社科,一直喜歡哲學文學,希望未來的工作能和將知識普及和傳播有關。我的網誌 dannyhowangkwong.blogspot.com

今宵多珍重

發布於

從近日kobe byrant因直升機失事而意外離世,到最近來勢洶洶的武漢肺炎,都不禁讓我感慨生命之流逝是十分突然的。當切身處地感受到自己的確有機會會隨時死去時,就看化了很多事情,執著也少了。

作為一個00後,沙士時我只有3歲,基本上對沙士沒有任何印象。在小學時期,曾偶爾見到一些人會用鎖匙來按升降機的按鈕,後來先知道原來經過了幾年,一些習慣仍然影響着香港人,有些人還未走出沙士的陰霾。現今的武漢肺炎比沙士更嚴重,中國已爆得不受控制,而香港卻被垃圾港共政府的政治考慮而遲遲不肯封關,中共送的「大禮」看來是硬收的了。


中共送大禮

忽然覺得住在天水圍挺好的,自成一角的社區;住在工廠大廈也不錯,與市區隔絕,也不會有支那人走到工廈區。

容許我悲觀地想,我覺得此疫要是真的在香港爆發,我總有種預感不管是熟還是不熟的人也好,此疫會奪去我認識的人,也有機會是我自己。由此而生的念頭,就是感到活在當下的美好。從前讀書給自己很大壓力,現在是隨心而讀;從前做任何事都會有目的要達成,現在只要開心就好。但是唯一放不下的都是香港。我還是想看到香港獨立的那一天,看到中共政權倒台的那一天,看到光復香港的那一天。重光後的香港,到底是何景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我在武汉2——武汉肺炎比想象中严重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