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y--XueYing

女權主義者

親歷理大圍城之戰

去年因為先去成都參加大兔組織的女權工作坊,然後又去了廣州參加寫作坊,想著到了廣州不得不去看看香港,正在經歷反送中運動的人民是怎樣在戰鬥。不過因為帶小朋友,所以沒能深入經歷,就記得港鐵到香港的火車上,列車員妹妹非常漂亮,而且和善可親,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和感受到與我們不一樣的華人工作人員,因為與高鐵上的乘務員完全不一樣,她們總是冷冰冰,雖然是同樣的漂亮,但是氣質和感受是相當不同。我想,這真是香港的優點。

11月因為護照的事情回了湖南,就又去了廣州和香港,正好是趕上理大圍城,其實我剛到第一天,完全是我隨便找的一個酒店,因為它很新,評價不錯,結果我發現床很硬,很不喜歡,價錢也不算便宜。 第二天一早出門,是因為聽說理大的學生和警方對峙起來,正好離這個酒店不遠,我就查了地圖,慢慢走過去,結果發現不對勁,下坡路根本沒什麼行人,然後從下面匆匆走上來一個人,說下面有催淚彈,不要下去,然後我又往上走,往左拐,立刻感覺到催淚彈刺鼻的氣味,眼淚頓時就出來了,特別難受,完全睜不開眼睛,我想這就是催淚彈的滋味啊,幸好這時旁邊路過一個女生,她很nice的拿出一小瓶眼藥水似的東西,滴到我眼睛裏,馬上就不疼了,眼睛也可以睜開了,然後我就和她聊起來,她說她是從美國留學回來,在公司工作,但是在網上會做翻譯,給英語世界介紹香港抗議情況,在現場的時候有過幾次差點被抓的經歷,但僥倖躲過了,突然發現我忘記了她的推特帳號是哪一個,希望她一切都好。

然後我繞了一圈,找到了接近理工大學的門,靠近一個博物館的地方,我上一次還去過那邊看展覽,然後買了兩本關於女性的書,然後我看了一會,發現不對勁,這邊都是警察,而且市民很少,不是像新聞裏那樣激烈對抗的場面,警察還很兇的一直讓我們往外靠,完全不是我想像的抗議的樣子啊。如是我又繞了一圈,繞到博物館那一面,才發現學生的抗議隊伍,他們在校門外,在那個圍牆的後面,在街面上,用紅磚搭了一個堡壘!學生們穿著黑衣服,拿著雨傘,記者們背著長槍短炮,忙碌的工作著,其實進到這個圍牆後面,就是對壘的現場了,但是群眾並不直接在學生後面,而是站的比較遠的地方,有個女生在類似入口的地方站崗,盤問我來做什麼,我說就是來看看,她很不高興的讓我過去了。然後就看到了剛敘述的場景,一會戰鬥就開始,警察扔催淚彈過來,學生們往後跑,我也往後跑,那個女生看到我,大概意思是你不要在這裡搗亂了,但是我太想看學生抗議的場景,就沒有離去,跑在我旁邊的女生外國記者好像眼部被催淚彈的煙霧影響了,很難受,我趕緊把我手裡的小藥瓶遞上去,她看了我一眼,就滴到眼睛裏,然後又馬上拿起相機衝到前面去,她真是太勇敢了。我就後悔沒有把整瓶藥水都留給她,後來我放在褲子口袋都浪費了,可惜。但是當時她手裡拿著相機也沒法拿。我看到碎磚掉在地上,趕緊撿起來扔到旁邊花壇邊,怕記者們跑起來踩到扭腳。有個記者還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他大概不知道是什麼人。

再後來抗爭更激烈了,警方的水炮車上來了,把一切都染成藍色,學生們掛在教學樓樓上的白底黑字的標語牌也被染成藍色,真是可怕,戰鬥這麼激烈後,我害怕了,又怕影響到學生們,就離開了,來到後方,有一些群眾在聊天,但是並不多,我聽到一個大陸來的男性在給香港年輕女生講六四,我很想加入交談,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中年男性不想理我,我邪惡的猜測是因為那個很和善的香港女生是個年輕漂亮的女性,他不想我打擾他交談,現在想想我女權的敏感告訴我,不能讓年輕女生一個人和中老年男性聊,怕她被欺負,所以我沒有完全離開,即使沒加入談話,再就是他是一個喋喋不休的男性說教者,不希望有人影響他的上課時間,特別是有一個這麼好的聽眾,感謝前幾天在推特上罵我是mansplaining的人,因為我批評了林毛毛,根本不算什麼女權主義者。

再後來我就離開了,又走到另一邊,好像是隔天了,家長們坐在理工大學外面抗議,孩子們都在學校裏出不來,被警察包圍,好不容易逃出來兩個,從天橋上下來的,立刻被警察帶走了。太可怕,太可惡。

再就是下午的時候,我看到年輕人們在外面排成兩行齊心協力傳遞東西,非常受感動,應該是給學校裡面的學生傳遞物質,可惜過一會兒警察就來了,開始放催淚彈,學生們立刻四散奔逃,我也隨著人流進入到一個樓底下出入口,看看警察老不走,有些人又進入到樓道裡,我也趕緊隨他們進去,還好進去了,和善的守門人讓我上樓梯,就發現一個理髮店,人們都坐在裡面躲避,我也不好意思進去,沒想到理髮師們很好,給我一個位置,跟旁邊坐的簡單的聊了一下,是和我一樣比較年紀大的,和她們說了我大陸來的,也沒有歧視我,警察就在底下街道上狂奔,人們保持安靜默默在二樓玻璃窗看著,還好躲進來的,不然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後來人們就四散了。

還有一次在旺角,我對著前面奔逃人群的背影拍了一個照片,有個男的很警覺的問我拍什麼,我說我只是拍了背影,旁邊立刻有人勸說沒什麼,這件事情讓我感覺很不好,我覺得他們有些過於擔憂,當然也是擔心被拍被抓。需要聯繫群眾,而不是杯弓蛇影。

還有一次晚上在旺角也是被警察趕,我還提醒學生們警察來了,我只會國語,不知道他們懷疑我了沒有,那次好像也抓了不少人。

還有那天想回去,走在紅勘那邊立交橋上,看到理工大學那邊好大的煙霧,我拍下來,做了好久我微信帳號的頭像,那天紅勘港鐵站就關了,沒法走那邊回大陸,我就去了高鐵站回去了,還有海關查我買的書,嚇死,法輪功的宣傳冊被我扔垃圾筒了,還怕被攝像頭拍到,高鐵站就和大陸很像了,到處是攝像頭,還是港鐵好很多,好在那個人看了看我的書,台版的齊邦媛的書,就放我走了,我跟他說大陸有出版,還有一次被檢查行李,也是嚇死,真是太可怕了。出海關是一直有人查行李的,後來一次走澳門回大陸,就完全沒人查,只是入境珠海時要把行李放安檢機,我跟著一個老頭後面隨人流出去了,沒被叫回來查行李,可能是從澳門入境時人太多,他們不管。而從香港入境是完全不同的景象,而且人少了非常多。可能本來從廣州到香港的也不算多,至少不如深圳那邊多。

就寫到這裡了,下次寫去香港六四紀念館的經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