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yan

女權主義者

女性到底承擔著多少家務

發布於

剛剛在瀏覽新聞,發現一位住在廣州的台灣作者是位女性,她寫去年在廣州經歷疫情期間封城的生活,因為我之前也住廣州,所以非常感興趣她的文章,結果還沒讀幾段,就發現女性真的是背負著家庭沉重的枷鎖,幾乎所有家務事都是她來做,不過她還有請家政工,還算是中產生活。

前幾天讀到的潮汕媽媽們,要管理家庭過年的時候的各種祭祖活動,所以她們寧願不要過年,太累,但她們好像是沒有祭祖的權力的,多麼可笑,承辦祭祖的工作的人,卻不能參與祭祖的活動,只是因為她們是女性,女性真是生來就被他們安排的低人一等。

還有前幾天台灣親共的爛立委,吳斯懷,提到疫情原因,要隔離幾千人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誰來採買,誰來打掃衛生,誰來準備過年的事情,先不說他考慮過年優於疫情是多麼可笑,就說他腦中所想的這些需要大量工作的活計,絕對不是他來做,而是他默認的是女性的工作,他最怕的是這個,說明他之前都被伺候的好好的,對於過年。

前幾年有一次我考慮到過年老人家太辛苦,大家集資去賓館過年,其實我外婆挺想趕時髦去賓館過年的,可是我表弟說,就在家過年吧,其實他在家從不做任何家務活,都是表妹們在做,至於過年,他當然只要享受就好,完全不考慮背後的辛苦。

我說的太多了,摘錄一下這位媽媽,妻子,寫作者女性的過年家務活吧。

“1 月之後,我開始了忙碌的生活,除了寫稿和照顧孩子,同時準備接待從台灣來廣州過年的公婆。我預訂了除夕聚會的餐廳、安排了過年的旅遊、儲備好一家過年的伙食,甚至安排好初四女兒生日時,帶她去烘培教室做蛋糕的驚喜。”

“其實,不是只有我們不敢出門,其他人也都足不出戶了。原本預約了初二來家裡打掃的阿姨,也臨時說不來我家打工了。初一開始,我的任務就是確保家中七口人的溫飽,但是就連這點,也愈來愈難⋯⋯。”

“至於網購,許多主食也被一掃而盡,當我還在猶豫要買哪個口味的水餃,下一秒鐘部分口味就已缺貨了。還好,年前我儲備了不少食物,雖然冰箱即將見底,但還不至於完全斷糧”

“初三的一早,老公安慰著心情低落的我。我暫時忽略手機裡各種紛擾的訊息,穩下心情,打包我與孩子的行李,把家裡打掃乾淨,同時幫老公儲備食物,中午過後就要準備獨自帶著兩個孩子搭飛機了。兩天後我還有一篇公眾號的文章要在中國上線,內容是寫我和孩子的春節生活,因為早在 1 月初就已預先寫好,內容和現在的狀況早已脫節,所以我還要找時間改稿。”

作者信息“相信「生命的真諦,在於努力尋找真實的自己」。從台灣、英國、美國,再到中國;從每天窩在臺北 101 的外商產品經理、到宅在家的全職媽媽、再到更宅的自由撰稿人,隨著地域與腳色的轉換,每走一步,都讓我更貼近我自己。持續分享自己最真實的發現,也期待每位讀者最終都能走向真正的自己!”

這位媽媽的歷程從外商產品經理到全職媽媽,到自由撰稿人,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找到真正的自己,但是我們知道不會有一位男性像這樣完全的投入自己到家庭生活中,忽視了自己的事業,感覺全職媽媽的一個出路,就是做可以宅家的寫作者了,比如寫1982年的金智英的那位作者,她們幾個媽媽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互相說起自己的學歷,都是大學本科生,如今卻變成了育兒嫂,沒有任何外援。

如果男性可以來一段這樣的歷程,而且說從不後悔,那女性也無話可說,男性是否可以一肩挑工作,一肩挑育兒,還有大量繁瑣的家務工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