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拍

一個讀經濟系,畢業後跑去打螺絲,又轉職後端工程師的AS患者

《你好,我是接體員》(劇) 觀後感

發布於
面對死亡,我們能做什麼準備嗎?而當我們以為準備好了,又是真的嗎?

寫在前面:

此篇沒有劇透,暫時也沒有時間閱讀原著,只是想記錄下自己對於死亡這個議題的想法,以及從這齣劇得到的心得。「面對死亡」,真的是很難從他人的經驗來建立自己的心理準備,即便是自己經歷過失去家人的哀傷,在身旁友人的家人逝世時,仍然很難將自己的心情轉化為詞句,給予安慰。接體員,在我內心是一份神聖且重大的工作,無關宗教信仰,他們總是最直接接觸到往生者的遺體,協助修容、化妝、搬移等等,但我真心希望相關產業能少一點負面形象,包含黑道,包含直銷。

--

虧欠

當我們所愛的人離世時,內心常常帶來的第一個想法是虧欠。那一些在生前該做而沒做的、想說而沒說出口的、做了或說了什麼傷害到祂的等等,都會一一浮現來提醒自己。常聽到在鬼門關前,會出現人生的跑馬燈,像是在給自己的過去寫自評表,而重要他人離世時,我們也很常會有跑馬燈出現,過去和祂相處的場景一幕幕浮現,想起那些爭執時沒忍住的難聽話、來不及的擁抱,以及沒說出口的愛和感謝,此時內心的虧欠會讓自己後悔不已。

追思

跑馬燈所浮現的一切,都是生者在追思往者生前的種種,除了虧欠之外,可能還有許多的感謝和有趣的回憶。還記得外公過世後,因著家族成員中有不同的宗教信仰,所以也各保留了時間完成儀式。在家祭的前一晚,大家聚在客廳,分別說著大家對外公最大的印象是什麼,有笑有淚。還記得小時候,每次回到外公外婆家,打過招呼後外公就會消失,過好一陣子才會再出現,而出現時手上會多了大袋小袋的東西。消失的期間便是跑去市場「補貨」,買了一大堆的青菜水果,有魚有肉,生怕我們吃不飽似的,而其中必定會有的東西則是—養樂多。其實也不是我們特別喜歡養樂多,只是外公內心認定小朋友都愛喝養樂多,而這也成了我內心對外公的有趣的記憶。

彌補

倘若逝去的人讓我們內心的虧欠更勝於其他的回憶,就會讓人想要有所彌補,但此刻對象只能轉為身旁的其他人,也許是往生者的另一半,也許是自己的小孩,又或者是周遭的友人。彷彿不這麼做,往生者沒辦法好好地放下塵緣離世,但想彌補的內容適用在其他人身上嗎?而做了這些事,往生者真的能感受到嗎?逝者已逝,這些彌補的作為只是想讓自己的內心好過一點罷了,我覺得能做的,就只有把自己未來的日子過好就是最好的回應。

放下

經歷過內心的糾葛與煎熬,也許還會自我欺瞞,或者是反駁他人,而到最後接受事實,也許可以稱為放下。但放下並不表示遺忘,只是心頭上的痛變輕了,或者是適應了,偶爾想起曾經一起經歷過的事情,眼淚還是會留,但不再影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不用刻意去避免自己跳進回憶的漩渦。

--

對於這齣戲,我不會很八股的說大家一定要去看。看戲的過程中,我沒有像是被打中心臟的那種感受,也沒有真的感動到流淚,只是在劇中的角色所發生的故事,可以投射在自己過往的經歷,或是能給自己一些想法,勉勵自己在未來如何做得更好,那我就覺得值回票價了。

門票在疫情前就已經買好,過程中也延了兩次,等了超過半年終於能進戲院。這齣戲圍繞在家人和伴侶,是很容易入戲的題材,透過詼諧、幽默的方式,以及搭配劇情的歌曲,我覺得很適合不同年齡層觀賞,和大家分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從如蝶翩翩回憶阿茲海默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